路唯思量了片刻後決定做最簡單,也是最考驗耐心的一道葷仿素菜。這道菜是根據老爹教她的雞豆花的做法變化而來的。

路唯將已經清洗好的眨眼怪的肉全部剃出來,然後拿出冰箱裡僅剩的一顆不知名的鳥蛋,將蛋黃和蛋清分離在兩個碗裡。

接下來就是考驗路唯耐心的時候了,需要將眨眼怪的肉剁碎,剁得越細膩越好。

路唯一邊剁,一邊仔細地將肉裡的筋膜去掉,保證最後打出來的肉蓉順滑得就像是絲綢一般。

剁完肉蓉,路唯隻覺得自己胳膊酸得都要抬不起來了,“以前都是用機器一下子就完成了,這個鬼地方居然連個絞肉機都冇有,真的是累死我路小廚了,”

路唯一邊不滿地叨叨,一邊將剁好的肉蓉倒進盛這鳥蛋蛋白的那個碗裡就緒攪拌,一直到攪拌到蛋清完全和肉蓉融合在一起了為止。

準備好了基本食材後,路唯又馬不停蹄地將剛纔提出來的肉骨頭丟進大鍋裡煮,一邊煮一邊將浮沫撇去。這之後又用肖梓木用來濾咖啡的紙過濾了幾遍,讓湯看上去清澈無雜質。

底湯熬好了以後,路唯拿出一個湯勺,舀上一勺肉蓉,然後慢慢地輕輕地放到熱湯裡,直到肉蓉凝固,看上去形似一塊潔白的豆腐。

將所有的肉蓉都煮定形後,路唯將這些定形的肉蓉盛到了一個平時肖梓木放烤肉的盤子裡,碼放整齊。

最後,路唯用複合調味汁調出了一個蘸料放在另一個小碟子裡,讓食客蘸著調料汁吃,就像是吃鹵水豆腐腦一樣。

路唯自己還是很滿意自己的這道創意菜品的,但是係統卻隻是給了一個及格分。

“就這點材料,你還指望我做出什麼精品菜肴啊,蠢係統就是蠢係統,”路唯撇著嘴不滿地抗議。

係統卻無情地給出了路唯不能得優秀的理由:第一肉蓉剁的不夠細,第二湯色不夠清澈,第三肉蓉煮過頭,失去了仿豆腐的鮮嫩,第四冇有去除肉裡的腥味。

路唯對著係統提出的是個理由,竟也是無言以對,“好吧好吧,你都對,是我做得不過好行了吧,隻要你算我合格,能讓我升星就行,”

係統給出提示:路唯升為兩星,得到兩份中級食材獎勵。

路唯開心了一瞬就又耷拉下了腦袋,“獎勵我有拿不到,高興個屁啊,那個人人渣居然在真的把我的手環賣給了彆人,混蛋亓珩!”

“肉做好了冇有啊!”肖梓木探身進廚房對著路唯不滿地質問。

“做好了,做好了,”路唯端起手邊的菜品就往外走。

肖梓木見路唯手裡端的根本不是烤肉,皺眉生氣責問,“你這是搞什麼東西!我要你做的烤肉呢!”

“這個是我發明的新品,比烤肉更好吃,你相信我,這個肯定能招攬更多的顧客的哦!”路唯卻是笑眯眯的,端著手裡的菜品繼續往外走。

肖梓木想要攔都攔不住。

路唯徑直走到那箇中年人麵前,將菜品放到了他的麵前,微微躬身道,“您好,這是我們店的新品菜,請你嘗試一下,歡迎提意見,”

那箇中年人瞥見肖梓木滿臉寫著不悅,笑道,“你這個小廚,是不是揹著老闆做了這道菜啊,你看看你們家老闆的臉,陰沉得像是要下雷暴雨似的,”

“我們老闆對我比較嚴格而已,”路唯笑眯眯地展手示意他可以嘗一下,“您試試吧,”

那個人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盤子裡的白色固體,在蘸料碟裡輕輕蘸了一下後放進嘴裡。

“不是豆腐,”那個微微挑眉,“是肉啊,”

“冇錯哦,我是用眨眼怪的肉做的仿素菜,”路唯笑眯眯地說著。

那個人點頭,“不錯,做到了形似,”

路唯見那個隻吃了一口就不吃了,還見那個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您是覺得這菜有什麼問題嗎?”

“一道菜要色香味俱全,”那箇中年人指了指盤子裡的白色肉蓉,“這道菜最多就是個形似,肉味還是很重的,蘸料都蓋不住,還有肉蓉有點老了,失去了豆腐的口感,”

路唯驚愕地瞪著這箇中年人,他隻吃了一口就能如此犀利地點評出這道菜的所有缺點。最重要的是,他的點評居然跟係統給她的點評一模一樣。

“所以,在我看來,”那箇中年人抬眼看向路唯,“這是一道失敗的作品,不合格,”

這個人的話就像是一盆都頭涼水,把路唯淋了一個透心涼,想要張口說什麼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弱者逞強隻會摔得更狠,”那箇中年人淡淡說了一句後就又看向站在一邊的肖梓木,“還是老闆給我弄點烤肉吧,我還是覺得老闆的烤肉比較好吃,鹹淡適中,肉也烤得恰到好處,一看就是老手,”

“行,我現在就去給你烤肉,”肖梓木滿臉堆笑應承後便轉身進去了廚房。

而此時,路唯卻隻是呆呆地站在一邊,有些不知所措。

“記住,永遠不要高看了自己,也永遠不要低看了彆人,”中年人冷眼看著路唯。

路唯總覺得這個人說話的語氣像極了那個人渣,可是她怎麼看都看不住這個人和那個人渣有一點相似之處。

最後路唯得出的結論是自己想多了,這個人隻是碰巧說話也很犀利很冷傲而已。

“你怎麼不進去廚房?不用去幫你們老闆嗎?”那箇中年人見路唯依舊傻愣愣地站在自己的麵前。

“應該不需要我幫忙吧,”路唯想著自己還是不要進去討人嫌了。

“手藝不都是學來了,很多時候是偷來的,懂嗎?”那箇中年人冷聲提醒。

路唯恍然明白了那個人說話的意思,錯愕地盯著那個人看,“大叔,你說得太對了!”

“對就趕緊進去,還有,不要叫我大叔,”那個人板起臉指著廚房的位置。

路唯立刻轉身朝著廚房快步走,心裡吐槽,“原來男人也是會介意這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