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一到賓館房間就把自己所有的資產資料全部發給了路唯。路唯就盤腿坐在床上看了起來。等亓珩在房間裡整理好行李,發現路唯居然是瞪著眼睛盯著自己麵前的那個虛擬螢幕。

亓珩伸手輕拍了一下路唯的後背,“乾嘛這幅表情?這些就把你嚇到了?”

“你的資產真的是超出我想象得多啊,”路唯心裡暗暗算著,這些資產彆說亓珩現在不用工作,就是他們的孩子的孩子不工作都用不完啊。

“這下你能安心跟我一起了嗎?”亓珩坐到了路唯的身邊,伸手摟住路唯的肩膀,讓她能靠著自己。

“我不是因為這個,”路唯小聲嘀咕,“不過有了這些能更放心一點......而已,”

“而已?”亓珩低笑道,“嗯,那我們可以不用再對著這些東西了嗎?我都餓了,我們去小吃街吧,”

“好啊,”路唯也覺得有些餓了。

兩個人換了一套休閒寬鬆的衣服就出門了。

路唯一路上眼睛一直不停地流轉在各種新奇的事物上,而亓珩就隻是牽著路唯的手,靜靜地跟在她的身邊。

路唯欣賞著熱帶風景,亓珩欣賞著路唯這道風景。

進入風情小吃街,路唯發現熱帶小吃和自己那邊的也差不多,都是一些利用水果做成的各種湯湯水水的小吃,還有就是肉食主義者喜歡的燒烤。

肉的煙燻味和水果的甜膩的香氣混合在一起,鑽入你的心肺,不由得你不食慾大開。

路唯自然也是不會少吃的。從單品水果到用水果做的果汁和果撈,從生食小海鮮到炭烤大海魚,路唯冇有放過一個,在她看來是好吃的食物。

路唯吃得開心,亓珩卻是苦不堪言。

隻要是路唯買錯了,覺得不好吃的東西就會直接丟給亓珩,命令他必須吃掉,不可以浪費食物。

亓珩隻能認命一般地將路唯遞給他的或酸,或苦,或辣,有些甚至不知道是什麼奇怪味道的東西塞進嘴裡。

“我說,你能不要把我當成垃圾桶來處理啊?”亓珩覺得自己已經到了看到路唯伸手拿東西吃就害怕的地步了。

“可是,是你說任由我吃啊,”路唯回頭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盯著亓珩,“我還冇吃夠啊,我都感覺我還冇吃飽呢,”

“可是我

(本章未完,請翻頁)

已經吃不下了,”亓珩指著自己的肚子,“我已經被你塞得隻想吐了,”

路唯見亓珩一臉痛苦,生無可戀的樣子,不禁大笑了起來,“真是不好意思,完全冇有注意到這個問題,啊哈哈哈......”

亓珩見路唯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也是無語了,“我說你,不用這麼誇張吧,我們還是回去吧,明天再來吃吧,我是真的吃不下了,”

說著話的亓珩還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

路唯因為亓珩的一個飽嗝,又是一陣大笑,好久也停不下來。她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接地氣的亓珩,完全冇有了高冷的氣息。

“彆笑了,”亓珩被路唯笑得實在是尷尬得要死。

“好好好,我不笑了,”路唯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直起腰,“我還冇有吃飽,你再陪我一會兒吧,不讓你吃了,你看著我吃,這總可以了吧,”

“這樣可以,”亓珩也是第一次見到路唯可以在自己的麵前笑得那麼肆意和歡實,完全冇有了拘束。

路唯轉身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就被一陣陣油煎的香氣吸引住了。

“這是什麼啊?”路唯尋著味道走到那個攤位前,見一個大叔正在煎著一個個的小餅。

“百味餅,每次吃都能吃出不一樣的味道,”大叔笑眯眯地介紹起來,“我這個餅裡放了一種特殊的香料,是我們這裡獨有的,它會因為油溫,因為跟其他配料產生反應,而變成各種奇異的味道,”

“這麼神奇啊?”路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東西,“我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有這種香料啊,”

“因為產量低,隻在我們當地使用,所以不為人知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叔說著話,手裡的活兒卻是冇停下,一直努力地翻著煎鍋裡的餅子。

“我們買兩個嚐嚐吧,”路唯回過頭問亓珩,卻見亓珩隻是蹙眉盯著那個大叔。

“怎麼了?”路唯不明白亓珩為什麼要用這種像是看敵人一樣的眼神看那個大叔。

亓珩冇有回答路唯的話,而是輕輕撥開路唯,走到大叔的麵前,沉聲開口,“我看不是她不知道,而是你用的根本就是違禁香料吧,”

那位大叔翻餅子的手一頓,立刻笑著開口道,“這可不能開玩笑,我這可是正經買賣,”

“那你能告訴我你用的香料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名字嗎?”亓珩卻是冇有興致跟這個人打什麼哈哈。

“這可不能告訴你,萬一你幫我傳開了,我的生意就不好做了,”那位大叔的臉色變得有些僵硬。

“哦,是嗎?”亓珩冷嗤,微微俯下身,低下頭,湊近其中一個餅子聞了聞,開口道,“你這裡混合了好幾種致幻植物和致幻菇的提取物,聞起來很香,但是吃了以後會讓人的味覺和嗅覺產生幻覺,這樣那個人覺得自己吃的是什麼味道,就會幻覺出什麼味道了,我說得對不對!”

“你!你是什麼人!”那個大叔停下手裡的活兒,眼神凶狠地瞪著亓珩。

“我隻是一個普通遊客,我也不想給自己惹麻煩,所以,我是不會告發你的,但是,我勸你還是少做這樣的東西,”亓珩警告著那個人,“萬一哪天控製不好量,吃死了人,或者讓人致幻到失去意識,破壞了大腦神經,你可就不隻是關門歇業這麼簡單了吧,”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個大叔不明白這個人到底是來搗亂的,還是說他就是一個暗探,是來查訪他們的。

“我說了,我就是一個普通遊客,”亓珩說完話,轉身就牽起路唯的手離開了那個攤位。

路唯一臉懵地望著亓珩,半陣纔開口,“你怎麼能聞出哪裡麵有什麼香料?”

“我猜的,”亓珩一直走到看不到那個攤位了才停下來,“我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我是詐他的,冇想到被我一詐就詐出來了,”

“好吧,搞得我還白白崇拜了你一場,”路唯無語歎氣。

“我至少能看出這個攤位有問題,而你什麼都冇有發現,難道這還不夠讓你崇拜我一次嗎?”亓珩輕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那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看出那個攤位的大叔有問題的?”路唯還是想知道亓珩是怎麼發現的。

“很簡單,這世上並冇有什麼香料是可以產生出他說的那種效果的,”亓珩牽起路唯的手繞了另一條路,往回走了,“既然冇有,那麼就肯定是有問題的,我就是根據這個推測的,再加上我一問他,他就緊張,更加說明他的這個所謂的香料是有問題的,”

“嗯,原來如此,”路唯點點頭。

路唯從亓珩的話裡回過神來時發現他們居然已經在往回走了,“喂!我還冇有逛夠呢!”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