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那個冷言回來,見到我離開了房間,他又要罰我了,”連怡是真的有點怕了那個冷言了。

“你直接把他的飛船開走不就完了嗎,”亓珩覺得這個連怡的腦子也真的是不夠靈活。

“這樣可以嗎?”連怡還是有些忐忑。

“為什麼不可以?你不試試又怎麼知道不可以?”亓珩知道冷言的飛船必須離開原始星,不然早晚會引起冷遇的注意的。

“行,那我就開去雷歐星,你說過的,那家店會送給我的,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連怡想著自己怎麼樣也得給自己留一個住處,不然自己就太虧了。

“當然,那裡的一切都歸你,”亓珩是恨不得立刻斬斷與那裡有關的一切聯絡,“以後我們也不用再聯絡了,你自己好好生活吧,”

“我這算任務結束了嗎?”連怡有點不敢相信。

“是的,以後生活怎麼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要把自己臉再整容一下也是你自己的問題了,”亓珩說得很明白,以後就是與她一刀兩斷了。

“好,我明白了,那這飛船要怎麼辦?”連怡想著總不能自己一直看管著吧。

“我給你的建議是,”亓珩想著把冷言的飛船開到偏遠行星去,這樣冷遇就是要找也不會想到自己的,“你把飛船開到金沙星最偏遠的行星,然後把飛船丟在那裡,最後自己做公共飛船回去雷歐星,”

“哦,明白了,”連怡現在就想要回去,已經不想考慮亓珩要她這麼做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了。

“還有,我會幫你把資訊改回你連怡自己的名字的,你就不用擔心彆人會查到你了,”亓珩也不想讓連怡再頂著路唯的身份到處走,萬一惹出什麼事來,倒黴的隻會是路唯而已。

“好的,我知道了,那這個號碼你是不是以後也不會用了?”連怡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你想做什麼?”亓珩冷聲反問。

“萬一我遇到什麼事還可以來找你啊,”連怡覺得亓珩這個人的能力還是很大的,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能幫到自己。

“不可以,這個號碼以後我不會再用了,”亓珩語氣很是不悅,“我說過以後我們之間就不會再有聯絡了,我們就是兩

(本章未完,請翻頁)

個不相乾的人了,你聽不明白嗎?”

“我明白了,”連怡很失落,卻覺得亓珩這樣做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記住,最後提醒你一句,如果想要安生過日子,就不要再提起我,還有你的這段經曆,明白了嗎?”亓珩不想因為這個人而影響了自己後麵的計劃。

亓珩說完便掛斷了音頻,還將那個通訊環直接丟進了自己手邊的水杯裡。

處理完連怡的事,亓珩才接通了軍方那邊的通訊,兩個人始終隻是音頻通話。

“什麼事?”那個變了調的聲音冷冷開口。

“冷言我已經讓羽奕梁處理掉了,”亓珩的應對也是冷冷的,“接下來我會把羽奕梁處理掉冷言的視頻通過公共網絡散佈出去的,”

“很好,軍隊那邊我已經派人過去了,”那個人說著,“先給他一點甜頭,然後讓他們的統領和冷家一起收拾他,”

“關鍵還是冷遇,”亓珩覺得要徹底擊垮暗寒族還是要將冷遇除掉,“這個人善於用兵,就算謀略上不如冷言,但是想要從他手裡取勝也是很難的,”

“那你有什麼計劃?”那個人反問。

“叛軍的事對他不會有太大影響,”亓珩想的是還是要從羽奕梁那邊入手除掉冷遇,“我們想要打垮冷家,還是要藉助羽奕梁,讓他出手,”

“他已經被你逼得殺了冷言了,他還會聽你的,殺了冷遇?”那個人卻覺得羽奕梁不一定會聽亓珩的話。

“有些事一旦開始了,就由不得他做主了,”亓珩卻知道,羽奕梁想要成為暗寒族的第一大家族就必須踏著冷家的鮮血上去。

“你需要我幫你什麼?”那個人問了一句。

“多給羽奕梁製造一些立功的機會,讓他能壓過冷遇,”亓珩心裡很清楚,羽奕梁的野心是很大的,“我會適時地在一邊推波助瀾,再加上那個視頻,我不信冷遇不會對他羽奕梁出手,一旦冷遇出手了,羽奕梁也一定會出手,到時候,就由不得羽奕梁殺還是不殺了,”

“可以,”那個人同意了亓珩的計劃,“軍隊方麵你不用擔心,就算不是正規軍出站,也會有協動隊出站的,”

“好的,還有一件事,”亓

(本章未完,請翻頁)

珩想了想還是把自己蒐集到的一些資訊告訴給了這個人。

“什麼事?”那個人聽得出亓珩的語氣變得嚴肅。

“聽說暗寒族和依陽族又在暗地裡勾結,想要借某個聚會的時機,對人類族高層下手,”亓珩並冇有把關鍵資訊都說出來。

“什麼聚會?哪個高層?你說得明白一點,”那個人的語氣變得緊張又急躁。

“具體細節我還冇有打探到,所以我也想問一下,你們這邊最近有冇有什麼高層領導級彆的聚會,”亓珩反問那個人。

“最近的也就是每年一次的新年聚會而已了,”那個人變了調的語氣裡帶著明顯的焦慮,“這是慣例,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看來很有可能就是這次的聚會了,”亓珩這樣做就是為了提高自己在那個人身邊的作用,“看來高層裡有他們的人,不然他們怎麼可能做到對那些領導下手?”

“你能查到那個奸細是誰嗎?”那個人急急追問。

“能查,但是不是很容易,畢竟都是高層領導,查起來肯定會有阻礙的,”亓珩故意把難度說得很大。

“你隻要能把那個奸細查出來,不管你想要什麼支援,我都會給你的,”那個人顯然是迫切想要知道人類族高層裡的那個奸細的。

“您發我一份往年新年聚會的參會人員名單,我會根據這份名單去查的,”亓珩立刻開口了,“還有就是,我需要一個機會認識他們,”

“這個容易,我來安排,安排好了通知你,”那個人語氣又變得沉穩了下來。

“好的,那我們保持聯絡,”亓珩最想要做的就是打入人類族高層,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你等著訊息吧,”那個人說完便切斷了通訊。

剛掛斷通訊,就聽到有人敲門,亓珩的嘴角立刻高高揚起,站起身走到控製室的門口。

“飯菜做好了,過來吃吧,”路唯笑眯眯地站在門口。

“太棒了!我早就餓扁了,”亓珩的臉上也露出了明亮的笑,“有個女孩在身邊就是不一樣,什麼時候都能有飯菜吃,”

“又說好話哄我,”路唯主動牽起亓珩的手,“走吧,去餐廳吃飯,”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