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疑惑地仰頭看向亓珩,“你在跟冷言視頻?”

“不是的,你聽錯了,”亓珩笑著伸手揉了揉路唯的頭頂,“你這是錯覺了,我是在跟人類族軍方通視頻,”

“還有,”亓珩假裝不高興地板起臉,“你這是還想著冷言嗎?聽誰的聲音都像冷言?你說你這是幾個意思?嗯?”

路唯被亓珩的話說得有些窘,低下頭,小聲開口,“我不是這個意思,可能是我剛纔在說冷言的事,所以纔會聯想到以為是他的聲音的,”

“哦,是這樣嗎?”亓珩依舊假裝生氣地瞥著路唯。

“當然,我喜歡的是你,不是冷言,”路唯很用力地點了點頭。

亓珩揚起眉毛指了指自己的唇,“難道你不該有點表示嗎?”

路唯踮起腳,輕啄了一下亓珩的唇。就在路唯想要離開的時候,控製室裡又傳來了什麼聲音。

路唯剛想要仔細聽,就被亓珩用力扣住了腦袋,唇也被亓珩深深地吻了下去。

亓珩兩隻手緊緊地貼在路唯的兩隻耳朵上,像是要捧住路唯似的,其實隻有亓珩自己的心裡清楚,如果不這樣,路唯就會聽到冷言的聲音了。

冷言畢竟是路唯最熟悉的人之一,自己可以糊弄她一次,卻是不可能糊弄她兩次。

亓珩纏綿而溫柔地吻著路唯,讓她的注意力始終在自己的吻上,這樣她就不會再注意到那個聲音了。

那個吻一直持續到亓珩再也聽不到控製室裡的任何聲音了,才放開了路唯。

路唯有些羞惱地瞪著亓珩,“你這是要把我吃了的節奏嗎?”

路唯還是第一次被亓珩吻這麼久,也是第一次體驗到一個吻表達出的各種不同的情意。

“喜歡嗎?”亓珩笑盈盈地望著兩頰緋紅的路唯。

路唯撇撇嘴,“不能說不喜歡,就是,就是有點不習慣,”

“以後我會讓你習慣的,”亓珩笑著又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已經被亓珩親得暈乎的路唯,這纔想起自己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來找亓珩的目的,“那個冷言的事......”

“我會幫你聯絡的,聯絡到了告訴你,”亓珩語氣有點硬。他還是不喜歡路唯提到冷言。

“好,”路唯點點頭,緩緩抬頭看向亓珩,“你真的不會生氣嗎?”

“不會,”亓珩抱了抱路唯,安撫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麼會生你的氣,不用擔心,”

“我還有事要處理,”亓珩想到控製室裡的那個人,鬆開路唯,溫聲開口,“你幫我去廚房弄點吃的吧,我也有點餓了,你的廚藝讓我越來越嫌棄營養劑了,”

路唯眯眼笑了起來,“嫌棄就對了,好好的飯菜不吃,吃什麼營養劑,那是不對的,”

“以前我不是冇有你嗎,冇有你幫我燒好吃的飯菜啊,”亓珩也露出來溫柔的笑。

路唯還是不習慣亓珩的情話,感覺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亓珩見路唯又臉紅了,戲謔地調侃了一句,“快去吧,再站在這裡,你又要把自己給煮熟了,”

“纔沒有呢!”路唯紅著臉轉身快步朝著廚房走去。

亓珩讓路唯進廚房也是為了不讓她知道自己的飛船正在原始星的上空,也不想讓她聽到接下來自己發射燃燒彈時發出的聲音。

亓珩一回到控製室,就聽到羽奕梁急吼吼的聲音,“怎麼去了這麼久?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冇事了,剛纔飛船出了一點小問題,”亓珩不想提到路唯,不想讓羽奕梁知道路唯跟自己的那層關係。

“那你趕緊吧,我已經下手了,”羽奕梁顯然已經是十分急躁了。

“你回去你的飛船,我可不想把你也一起滅了,”亓珩冷聲提醒羽奕梁。

“我已經在自己的飛船上了,你就不用多心了,”羽奕梁語氣裡滿是急躁和不耐煩,“你趕緊把他處理掉,這樣我們也能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萬一被不相乾的人看到了,肯定會有麻煩的,”

“你先走就是了,”亓珩展手示意羽奕梁完全可以先離開。

羽奕

(本章未完,請翻頁)

梁譏笑,“我總得看著你把事情做了,我才放心啊,”

“行,隨你,”亓珩說著話就垂下眸,伸手按下了一個按鈕。

一瞬後,原本困住冷言的地方變成了一片火海。

看著熊熊燃燒的烈火,羽奕梁才終於定下心來,“果然是乾淨利索,”

“你想看就再看一會兒吧,我先走了,”亓珩可不想陪著羽奕梁一直待在這裡,萬一被路唯看出些什麼,自己就不好解釋了。

羽奕梁看著原始森林陰沉的天空,“這天不會下雨吧,萬一把火熄滅了怎麼辦?”

“一個普通人而已,又不是鋼筋鐵骨,有兩分鐘就已經燒成灰了,”亓珩卻是根本不擔心,“如果下大雨了就更好了啊,雨水一衝,連灰燼都找不到了,不是更乾淨了嗎?”

羽奕梁聽著亓珩冰冷冷的話,不禁後脊背一陣發麻。他還是第一次見這個人可以如此不帶情感地說著一個人的死。

亓珩看出了羽奕梁盯著自己的眼鏡裡閃出的一絲恐懼,譏笑著開口,“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我不會這樣對你的,我們之間是合作的關係,將來就算是要成為敵人,那也是因為陣營不同而已,”

羽奕梁冷哼了一聲,“到時候還要請亓獵你手下留情!”

“彼此彼此,”亓珩淡笑著回了一句後便切斷了視頻。

冷言的事總算是處理完了,接下來就是向軍方彙報了。至於路唯那邊,自己隻要假裝不知情,說是一直聯絡不到冷言就行。

至於冷遇那邊,自己也一樣隻能假裝不知道,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協助冷遇一起尋找冷言的下落。

剛準備給軍方打通訊的亓珩,突然想到另一個人。

“連怡,”亓珩打了連怡的音頻通訊。

“終於想起我來了?”連怡一肚子不爽利,“那個冷言到底是怎麼回事?留我一個人在飛船上,人就不見了!”

“我說,你就不能靈活一點嗎?”亓珩提醒連怡,“我以前教你的那點技術足可以讓你逃出那個飛船了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