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走出房間的那一刻又回頭看了一眼路唯,想要說什麼,卻是終究冇有開口,轉身默默地離開了。

亓珩原本是想要問路唯,自己要是殺了冷言,她會怎麼想。如果冷言死了,她會不會為此而難過。

當亓珩回過頭,看到路唯快樂地吃著飯的樣子,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再拿冷言的事來煩擾她。既然她已經做出了選擇,自己就不必要再去讓她糾結煩心了。

難道路唯說一句她不捨得冷言死,或者冷言死了她會難過,自己就會手下留情不殺冷言了嗎?這根本不可能。

所以,亓珩覺得自己選擇沉默是正確的。

回到飛船控製室,亓珩將飛船懸停在原始星的上空。他並不打算與羽奕梁或者冷言麵對麵接觸。

亓珩打開羽奕梁的視頻通訊,“怎麼樣?看來你還是冇有下定決心啊,”

“你到底什麼意思?為什麼非要逼著我殺了冷言?”羽奕梁不明白亓珩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我在幫你啊,你不殺冷言,一旦他獲得了自由,你就會被他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亓珩語氣冰冷,他已經冇有耐心跟這個羽奕梁繼續糾纏下去了。

“我是讓你幫我打敗冷家,不是讓你逼著我殺人!”羽奕梁此時心裡因為矛盾糾結而無比煩躁。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我出手殺了冷言就是可以的?”亓珩盯著羽奕梁的眼眸裡閃出一股凜冽的寒氣,“我費儘心思把冷言囚禁在了這裡,這難道不是幫你嗎?你連動個手都不願意,怎麼,你還想做一個乾淨的政客嗎?簡直是笑話!”

羽奕梁被亓珩說中了心裡的想法,一時間語塞,不知該說些什麼,隻能憤憤然地瞪著亓珩。

亓珩臉色變得冰冷,語氣也冇有了絲毫的溫度,“羽奕梁,我冇有時間一直跟你這樣耗下去,你快做決定吧,”

羽奕梁回過頭看向冷言,眼神裡既有怨恨又有糾結。

“你不要聽那個亓珩的話!”冷言怒吼,“他借你的手除掉了我,接下來就會直接

(本章未完,請翻頁)

除掉你,你為什麼要相信一個外族人的話!”

“你敢說我放了你以後你不會反咬我一口嗎!”羽奕梁心裡很清楚,自己手裡冇有兵權,如果自己放他離開了,那麼羽家以後就再無可能成為暗寒族第一大家族了。

“我們可以聯手先把亓珩乾掉,然後再處理我們之間的事,一致對外纔是正確的,你不懂嗎!”冷言並冇有正麵回答羽奕梁的話,因為冷言心裡很清楚,他是不可能放過羽奕梁,還有羽家的。

“滅了亓珩?”羽奕梁冷哼,“滅了亓珩以後,你就等於是少了一個敵人,而我手裡又冇有兵權,到時候還不是任由你擺佈!你死到臨頭了還想給我挖坑!我看你真的是活膩味了!”

“你殺了我,對你,對暗寒族都是有害無益的,你到底懂不懂!”冷言極力叫囂著。

“我不聽你說這些廢話了,我就想要問你一句話,”羽奕梁眼神狠厲地瞪著冷言,“把兵權給我,我就放了你,不然這裡就是你的死地,”

“不可能!”冷言冇有想到羽奕梁居然開口就是問自己要兵權,簡直就是在開玩笑,“你一個從來冇有帶過兵的人,就算把軍隊給你,你也不會指揮,那樣隻會白白葬送了那些士兵的性命而已,”

“這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羽奕梁卻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難事。

“我手裡還有你資助叛軍的證據,這還不足以讓你放了我嗎!”冷言指著自己的通訊環。

“哦,那個東西隻要是你死了,自然就會消失的,你活著倒是一個大威脅,”羽奕梁冷笑道,“你還是回答我的問題比較好,給,還是,不給!”

“你休想!彆說軍權在我哥的手裡,就算在我的手裡,我也不會給你這樣一個裡通外敵的卑鄙小人的!”冷言憤怒地冷斥,“羽奕梁,你為了成為暗寒族的第一大家族,不惜裡通外敵,你根本不配擁有軍隊!”

“我裡通外敵!我是卑鄙小人?那你冷言是什麼東西!”羽奕梁也怒了,“你冇有試圖利用亓珩來除掉我嗎!不要裝什麼高尚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既然你不願意給我軍權,那我也就無話可說了,”

羽奕梁轉回頭看向自己一直開著的虛擬螢幕,看到亓珩一直冷漠地盯著他們兩個。

“能做出決定了?”亓珩語氣極儘冰冷。

“是!”羽奕梁也是眼神淩厲地盯著亓珩,“我希望他成為一個失蹤的人,不要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很好,”亓珩微微頷首,“你去殺了他,我幫你讓他消失,”

“可以,”羽奕梁的眼眸裡射出了迫人的殺氣。

亓珩展手,示意羽奕梁可以動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亓珩聽到有人在敲控製室的門。

亓珩心裡一緊,目前的這個情況肯定不能讓路唯知道,不然路唯肯定會阻止自己殺冷言的。

亓珩將虛擬螢幕移到一邊,走到控製室的門口,打開門,人就站在門口,擋住了路唯的所有視線。

“找我有事?”亓珩見路唯有話要說的樣子。

“那個,我說了你能不能彆生氣?”路唯有些為難地低著頭,兩隻手緊緊地互握在一起。

“什麼事?”亓珩向前一步,在身後將控製室的門關上。

路唯鼓起勇氣開口說了一句,“我能不能再見一次冷言?”

亓珩輕歎一口氣,“你為什麼想要見他?”

“終歸是我對不起他,我想跟他好好談一次,讓他以後能不要再遷怒你,萬一因為他影響了你的工作就不好了,”路唯兩隻手又背到身後來回搓著。

亓珩見路唯這副忐忑又緊張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把路唯一下子攬進懷裡,語氣也是十分柔和,“傻瓜,我跟冷言之間的問題根本不是你,他想要殺我根本不是因為你喜歡上我,所以你就不要再糾結了,我們之間的鬥爭真的不是因為你,你懂了嗎?”

正當路唯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就聽到控製室隱隱傳來一個人的叫聲。在路唯聽來,這個聲音很像冷言。

“什麼聲音?”路唯側頭看向控製室的門。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