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醒來一睜眼就看見亓珩正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路唯有些羞赧地拉了拉蓋在自己身上的亓珩的外衣。

“想要起來了嗎?”亓珩低頭輕啄了一下路唯的鼻尖。

“已經天亮了嗎?”路唯感覺自己好像並冇有睡很久。

“已經上午八點多了,”亓珩見路唯依舊一臉睡意,“趕緊起來洗漱一下吃個早飯,一會兒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

路唯慢慢坐起身,剛習慣性地抬手揉眼睛的時候,原本蓋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就滑落了。意識到自己光光的路唯,立刻用最快速度抓起衣服擋在胸前,臉又開始發燙了。

亓珩知道路唯還是第一次這樣麵對自己,所以很配合地低頭親了一下路唯後就轉身離開了帳篷。

“我去準備早餐,”亓珩的聲音在賬外輕輕響起。

路唯抓著亓珩的外衣,一直到聽不到亓珩的腳步聲了才快速地抓起身邊自己的衣服快速地穿了起來。

快速穿著衣服的路唯,腦子裡又回閃出昨天晚上亓珩霸道地脫掉自己的衣服的情形,不禁又是一陣臉熱心跳。

路唯穿好衣服,用力拍了兩下自己的臉頰,,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能讓亓珩看出自己還在想著昨晚的事兒。

路唯走出帳篷,見亓珩已經在遠處燃氣了一堆火,火邊還烤著兩隻像是兔子一樣的小動物。

“大早上的就吃烤肉啊,”路唯走到亓珩身邊,在距離他兩步遠的地方蹲著。

路唯感覺自己有點不敢靠近亓珩,總覺得靠近他就又會讓自己想到他昨天晚上的強勢,讓自己會不自覺地臉熱。

亓珩卻笑著調侃了一句,“你離我這麼遠是要做什麼?怕我吃了你啊?”

路唯瞥見亓珩正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好像是在笑自己的幼稚,就隻能挪了一小步,再靠近一點。

亓珩輕笑出聲,自己主動站起身跨出一步,到了路唯的身邊,緊挨著她坐下,“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以後你就是我最寶貝的人了,我怎麼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會傷害你呢?”

路唯羞澀地低下頭,手指在地上不停地畫著圈圈,心裡因為亓珩的話感覺甜得像是被浸在了蜜罐裡似的。

“過來,”亓珩伸手攬住路唯的肩膀,讓她能靠在自己的身上,“不要一直蹲著,對你的腿傷不好,”

路唯乖乖地靠坐在亓珩的身邊,眼睛依舊隻敢盯著他那隻拿著烤肉的手。

“小唯,昨天一天是我人生最驚心的一天,也是最幸福的一天,”亓珩輕聲在路唯的耳邊低語,“當我失去了你的蹤跡,找不到你的時候,我著急得恨不得把整個叢林翻個底朝天,那種糾結是我從來冇有體驗過的,可是我甘之如飴,”

“當我隻找到你留下的帶血的紗布的時候,我更是擔心害怕,我怕我看到一個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你,那種害怕是深入骨髓的,我甚至不敢多想我要是失去你了,我會變成什麼樣,”

“小唯,一直到把你緊緊抱在懷裡,我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才終於不再恐懼和糾結,”亓珩側頭凝視著路唯,見她也正抬頭望著自己,“小唯,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你,已經無法讓你從我身邊離開,哪怕你隻是離開一秒鐘,我都會覺得我的心是空的,感覺自己的生命都要失去意義了,”

“亓珩,”路唯的眼角已經有大滴大滴的淚珠不斷滑落,“能成為你的女孩,我很開心,很幸福,幸福得都有些不真實了,”

亓珩低頭吻住了路唯,輕輕地咬了一下路唯的唇,嗓音低沉,“這不是夢,小唯,感謝你從異世界穿越過來,來到我的世界,來到我的心裡,讓我再不是一個孤獨的人,”

“亓珩,我愛你,”路唯側過身,兩隻胳膊環住亓珩的脖子,主動吻上了亓珩。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吻他。

第一眼見到這個男人時,路唯是怕他的,因為他總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說話也是極近冰冷。

後來,發現他冰冷的表麵下藏著一顆細緻溫柔的心,但卻不讓任何人靠近。那時自己依舊不敢靠近他,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但也不那麼害怕他了。

再後來,對冷言的感情產生了恐懼,而亓珩對自己無線包容的心,讓自己徹底改變了對他的態度。那時也發現亓珩對自己的態度也發生了改變,開始主動靠近自己,但自己卻不敢主動靠近他,因為自己看不透這個男人。

直到亓珩願意為了自己付出生命,路唯才真正看清了他的心,也看清了自己的心,可自己依舊不敢主動走近這個男人,隻是期待著他能主動走近自己,而這個男人也正如自己所願走近了自己。

他褪去了他冷硬的外殼,摘掉了他冷傲的麵具,讓自己看到了他溫暖柔軟的一麵,也讓自己看到了他脆弱焦慮的一麵。

最後,在這個男人強勢而溫柔的情意下,自己也終於放下了所有的戒備,放下了所有的顧慮,安心地將自己交給他,全心全意地對他好,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他,讓他能徹底淪陷在自己的溫柔裡一生一世。

一吻結束,亓珩有些意猶未儘,“小唯,這是你第一次主動,是不是說明你終於不怕我了?”

路唯水霧濛濛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視著亓珩,看著他冰藍色的眼眸裡小小的自己,語氣也格外溫柔,“我看到你的眼裡全是我,我都在你眼裡了,我又為什麼要怕你呢?”

“那就好,”亓珩伸手輕輕將路唯的頭按進自己的懷裡,“我說了那麼多就是怕你一直不願意主動,怕你的心裡一直畏懼我,就像怕冷言那樣,”

“不會,你跟他是不同的,我知道,”路唯輕聲低語。

就在兩個人溫存的時候,路唯的肚子突然咕嚕嚕地響了起來。

“這是在提抗議了啊,”亓珩笑著鬆開了路唯,轉身將已經烤得差不多的野兔肉撕下一小塊遞給路唯。

路唯不好意思地接過亓珩遞過來的肉,小聲嘀咕,“肯定是昨天體力消耗太大了,”

“你有我運動量大嗎?”亓珩壞壞地笑睨著路唯。

路唯狠咬了一口手裡的肉,假裝鎮定,臉卻不爭氣地又變得通紅。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