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看你自己了,”亓珩聳聳肩,“要殺還是要留就看你自己的心情了,我能幫你的也就是這些了,”

羽奕梁虛眯起眼睛盯著亓珩。這還是他第一次感到亓珩的可怕,感受到他的深不可測。

“冷言手裡的東西不會是你給他的吧,”羽奕梁眼神銳利地盯著亓珩。

“我怎麼可能得到那些東西,”亓珩笑搖搖頭,“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金沙星,三天前才進入暗寒族星域,”

“你亓獵想要得到什麼還需要自己出手嗎?”羽奕梁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眼前的這個人了,“你是星際第一的獵人,隻要開口,我想會有很多人願意把情報賣給你的吧,”

亓珩意味不明地望著羽奕梁,片刻後纔開口,“看來我是不應該給你打這通視頻的,冇有得到什麼好處,還惹了一身的懷疑,既然你懷疑我,那麼以後你們羽家和冷家的事就不要找我了,我也樂得清閒,正好我也想要好好放個假了,”

說完話後,亓珩就抬手想要關掉視頻了,卻聽到羽奕梁開口了,“亓獵,你也不用裝得這麼委屈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我心裡都清楚,你一個人類族總是混跡在暗寒族和依陽族的星域裡,肯定不會隻是為了賺錢的吧,”

亓珩沉默不語,側頭瞥著羽奕梁。

“我們之間是等價交換的合作關係,隻要亓獵還願意把冷家的情報給我,我將來也一定不會虧待了亓獵的,”羽奕梁想要亓珩明白自己是知道他的身份的。

亓珩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你羽奕梁果然是商人,說起話來就是跟軍人不同,意思表達得拐彎抹角的,不過,我也算是聽明白了,”

“那就好,這次的這件事就當我付你給我這個資訊的代價了,以後希望亓獵能一心一意地對我們羽家哦,”羽奕梁半真不假地提醒著亓珩。

亓珩也半真不假地開口道,“那就要看羽家開出的價格是不是和我的心意了,畢竟我就隻是一個星際獵人而已,”

關掉視頻,亓珩改變了航道,把

(本章未完,請翻頁)

座標改到了金沙星。

亓珩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見到路唯了,心情變得異常愉悅。亓珩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易個容,把齊先生和路唯的生意合作確定下來,這樣路唯也就能安心了。

亓珩用齊先生的通訊發了一個訊息:“路姑娘,最近比較忙,一直冇有回你訊息,這幾天你有時間嗎?我們可以談一下生意合作的事宜。”

路唯很久也冇有回覆訊息。

亓珩等得心裡一陣陣煩躁,腦子裡總是忍不住會胡思亂想。

又等了半個小時,路唯依舊冇有回覆訊息。

亓珩直接打開了自己飛船上的搜尋定位功能,直接定位了路唯通訊環的位置。亓珩發現路唯的通訊環正在金沙星外圍的葛席星上。

確定了路唯的位置,亓珩的心也就放下了一半了。

亓珩用最快速度到達了葛席星,發現路唯的通訊環一直冇有移動位置。亓珩感覺不太對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冒了處來。

亓珩一邊將飛船停靠進航空港,一邊用自己的通訊環不斷撥打路唯的通訊,可是一直冇有人接聽,最後總是自動切斷連接。

亓珩很擔心路唯會出事。接不了通訊隻可能有兩種情況,要麼是路唯弄丟了通訊環,要麼就是路唯遇到了危險已經接不了通訊了。

亓珩祈禱最好是前一種情況,這樣雖然自己失去了路唯的位置,但是至少還能期望路唯是平安的,而如果是第二種情況的話,路唯很有可能已經受了重傷了。

亓珩已經急躁得坐立不安了。飛船一停靠進港口,亓珩就背上自己的揹包,用最快的速度向座標位置靠攏,這樣自己至少可以離路唯更近一些。

亓珩一路上不斷地給路唯的通訊號打視頻,可始終就是無人接。亓珩第一次感受到了揪心和恐懼。他真的很怕自己感到座標位置時會看到一具冰冷的軀體。

“小唯,你可千萬彆出事啊!”亓珩心裡不斷地默唸著。

亓珩發現路唯通訊環所在位置是在葛席星北部的一片叢林的深處。這片叢林隻有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三分之一的區域被開發成了旅遊景點,還有三分之二的區域處於原始狀態。

這倒不是因為政府冇有能力開發,而是出於對生態環境的保護,為了保護當地星球的植被和動物的種群穩定。

亓珩進入這片叢林,就徑直快步跑向那個座標位置,可是讓亓珩失望的是,他隻在座標位置發現了一個通訊環,根本冇有路唯的身影。

亓珩將路唯的通訊環緊緊地攥在掌心,仰頭皺眉望向四周,依舊冇有發現路唯的蹤跡。亓珩咬著牙,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觀察四周的環境,說不定會有路唯留下的痕跡。

亓珩發現四周有一些樹枝被折斷了,地上的腳印也很淩亂,這說明路唯在這裡一定遇到了什麼。

亓珩蹲下身,仔細地觀察起地上的腳印。他發現除了路唯的腳印還有其他類似貓科動物的腳印,不過看泥土的乾涸程度,這些腳印至少也有三天了。

亓珩慢慢地跟隨著路唯的腳印移動著。他發現路唯的腳步很亂,步幅很大,說明她跑得很慌亂。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路唯的腳印,亓珩抬起頭,發現路唯的腳印消失在了一棵大樹跟前。難道她爬到樹上了?

亓珩又貼著樹細細地找著,發現樹皮確實有被什麼東西蹭掉的痕跡。

從這些痕跡看,亓珩猜測路唯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動物的追趕,最後冇辦法就爬到了樹上躲了起來。

那麼這之後呢?

亓珩繞著樹轉了一圈,並冇有發現其他腳印。難道路唯是在樹之間移動?

亓珩仰頭髮現這個叢林雖然樹木繁茂,但是每棵樹之間的距離還是很遠的,根本不可能讓一個人在這中間移動。

那麼路唯到底去哪裡了呢?

亓珩焦急地四處搜尋著,想要找出路唯留下的蛛絲馬跡。

正當亓珩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看到遠處另一棵樹的下方似乎有什麼東西。

亓珩快步跑到那棵樹邊,蹲下身,觸目所見居然是一小片乾涸的血跡,以及幾塊沾著血跡的白色紗布。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