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對於亓珩的傲慢很不悅,但是這次畢竟是自己有求與他。如果不用自己涉險去雷歐星打探訊息,還能用最快速度拿到羽奕梁資助叛軍的證據,用一個吊墜去換還是可以的。

冷言根本冇有打算放棄路唯。在他看來一個吊墜或者一個手環,根本算不了什麼,隻要他能得到路唯,那些東西也早晚都是自己的。

改變了航向後,冷言又打開了連怡那個房間監控的通話功能,“想好怎麼幫我找出路唯了嗎?”

“我這兩天一直髮訊息給亓珩,他一條也不回,給他打通訊也是被他直接按掉了,”連怡也很鬱悶。

那個亓珩明明說了要幫自己的,事到臨頭根本不理睬自己。之前還說什麼讓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就能保住性命,簡直就是胡扯。

“那你就是冇有辦法了?”冷言冷冷反問,語氣裡含著肅殺之氣。

“也不是,但是需要你把我放回原來的地方,”連怡想著亓珩說的讓她做好自己的是,會不會就是要自己回去原來的地方。

“你想反過來刺探亓珩?”冷言自然是明白連怡的用意的,“我怎麼能相信一個被亓珩撿回來的人的話?”

“你可以在我房間裡裝個監聽設備啊,這樣我跟他說的話你就都能聽到了啊?”連怡覺得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那你要怎麼跟他解釋你又回到了原來住處?”冷言追問。

“這個的話需要你跟他說,”連怡憋著嘴,“畢竟我也是在幫你找人啊,你自己也應該出點力不是嗎?”

“我不會說的,你自己想辦法,我接下來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冷言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件事情上,“如果你做不到,我會直接把你處理掉,你來自雷歐星,誰又能保證你不是叛軍的一員呢?”

“你夠狠!難怪那個路唯要變心,”連怡隻覺得這個男人全身充滿了戾氣,總是喜歡威脅著人做事。

“你說什麼!”冷言被連怡的話激怒了。

“難道冇有人跟你說,你跟亓珩最大的區彆就是,亓珩是用活命的條件來利用人,”連怡冇想到自己一提到路唯,冷言就會立刻變得憤

(本章未完,請翻頁)

怒,“而你不管讓人做什麼都喜歡用死來作為威脅,”

“一樣是被利用,有什麼區彆?”冷言覺得這從本質上說冇有什麼不同。

“感受會不同啊,”連怡瞪著監視器,“我原本就是一個孤兒,對生活本來也冇有什麼指望,但是亓珩找到我,給了我很多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雖然說他隻是在利用我給他喜歡的女孩做擋箭牌,但是優渥的生活讓我心甘情願被利用,但是你呢?”

“你隻會威逼我,隻會用限製自由和死亡來威脅我,你覺得我會心甘情願幫你嗎?”連怡一吐心裡的不爽,“從這一點也就能看出你們兩個的不同了,你對那個女孩肯定也隻是強勢地占有,對她隻有索取,不行就威脅她 ,對不對?你這樣下去,就算那個女孩再喜歡你也會害怕得離你遠遠的,”

“住口!”冷言不想再聽一個冒牌貨在這裡教訓自己,“你瞭解我多少,就敢在這裡這樣說我!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一個被亓珩撿回來的替代品而已!你還是好好幫我找到路唯,不然我不會對你心慈手軟的!”

連怡聽到冷言已經是憤怒至極了,也就適時地閉了上嘴,不想刺激得讓冷言直接殺了自己。這個人也不是乾不出來這種事。

“你說了算,”連怡低低地回了一句,接著問了一句,“那你要放我回去不?”

“我現在冇時間回去雷歐星,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等我做完了這件事再送你回去雷歐星,”冷言也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段時間你就先考慮一下要怎麼跟亓珩說你回去了,如果理由編得不好,套不出亓珩的話,結果怎麼樣你自己知道,”

“明白了,”連怡嘴上應承著,心裡卻是在腹誹不愧是姓冷的,說話做事也是冷到冇有一點溫度,哪個女孩會願意跟他在一起,那也真的是奇葩了。

冷言的飛船到達原始星外圍時,收到了亓珩發來的一個座標,顯然亓珩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冷言把飛船開到了亓珩給到的座標位置,發現那裡是原始星的一個山林高地處。這個位置視野開闊,顯然也是為了表示他並冇有給自己設陷阱。

冷言降落飛船

(本章未完,請翻頁)

時,見到亓珩已經站在飛船外等他了。冷言也走出了飛船,來到了亓珩的麵前。

這是他們在金沙星宴會後的第一次私下見麵。

“東西帶來了嗎?”亓珩也不廢話,開口就直切主題。

“我要的東西呢?”冷言也直接開口問亓珩。

亓珩打開自己的通訊環,虛擬螢幕上立刻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交易記錄,“這些就是羽奕梁轉賬給反叛軍的賬目,每一條都是實實在在的證據,”

冷言心裡暗暗驚歎,亓珩居然連這樣的機密資料都有,這個星域還有什麼資訊是他得不到的嗎?

“該你給我東西了,”亓珩見冷言隻是盯著自己不說話,就冷聲提醒。

冷言解開自己衣領的釦子,掏出了一直被他貼身戴著的十方扣,“這個就是你想要的,一個吊墜而已,不能說明任何問題,”

“這就是你冷言的信譽?說話出爾反爾?”亓珩一把搶過冷言手裡的吊墜,順勢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也放到了自己製服的裡層。

冷言隻是眼神狠厲地盯著亓珩,許久後纔開口,“給我賬戶記錄!”

亓珩點擊了一下自己的通訊環,資料很快就傳到了冷言的通訊環上,隨後悠悠地開口道,“這是唯一的一份,我也不會留下備份,如果你跟羽奕梁說是我給你的,我可是不會承認的,還有,”

亓珩收起自己的通訊環繼續說道,“你就不要費心再去找我的那個線人了,他在給到我資訊後就會直接變成死人的,除非他自己願意聯絡我,不然我也再聯絡不到他了,”

“明白了,單次交易,冇有後遺症,亓獵做事果然乾淨利索,”冷言不得不佩服亓珩,就連自己也做不到這一點。

“既然大家都已經得到了各自想要的東西,那麼再待在這裡也是冇有意義的,我就先走了,”亓珩衝冷言一擺手就轉身朝著自己的飛船走去。

冷言盯著亓珩的後背,很想要直接一槍斃了這個人。

亓珩感受到了冷言的殺氣,時刻警惕著冷言出手。

一陣勁風颳過,亓珩一個側身,堪堪避過了冷言擲出的一枚暗器。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