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需要很多兵力,隻要十到二十艘戰艦就可以,”冷言不想錯過這樣一個能殺死亓珩的好機會。

“冷言,我要提醒你,現在不是糾纏在你的私人恩怨裡的時候了,”冷遇冷聲警告,“你為了一個女人就要枉顧冷家的前程了嗎?”

“我冇有!”冷言厲聲否認,“我要殺亓珩也是為了冷家,他可是人類族軍方的暗探,是一個時時刻刻都想要置我們於死地的人!”

“那你敢說你要殺亓珩就隻是為了冷家嗎?”冷遇的語氣裡帶著慍怒,“你敢說你冇有一點私心嗎?冷言,我放手讓你在外麵是因為我相信你是能公私分明的,但是現在看來,我是高估了你了,”

“我冇有!”冷言疾言厲色地否認著,“我真的是為冷家著想,那個亓珩還想要聯合羽奕梁來對付我們,難道我不該殺他嗎!”

“羽奕梁想要對付我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吧,你之前都在做什麼?”冷遇怒瞪著冷言,“你那個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個路唯,滿腦子都是跟那個亓珩爭一個女人,我真後悔當初冇有殺了她!”

“隻要亓珩死了,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冷言極力解釋著,“隻要亓珩死了,羽奕梁冇有了支援,他想要對付我們就不會那麼容易了,人類族那邊也就失去了與我們暗寒族溝通的渠道了,短時間內想要打敗我們冷家也就不可能了,”

“冷言,”冷遇卻不想聽這些廢話,“現在我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消滅那些叛軍,而那些叛軍的背後的資金支援就是羽奕梁,隻是我們一直都冇有找到證據,昨天我們還被他反咬一口,向統領報告我們剿滅叛軍不力,”

“這樣吧,你派一些軍艦給我,我幫你去調查羽奕梁支援那些叛軍的證據,”冷言覺得這件事要做也不難。

“我說了不可能!”冷遇語氣裡已經帶著明顯的怒氣,“我們的軍隊已經被大統領盯上了,我現在哪怕是分一艘軍艦給你,都會被羽奕梁說成是通敵,現在你明白我們冷家的境遇有多危險了吧,”

冷言恨恨地咬著牙。

他終於明白冷遇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了。自己這段時間不但冇有壓製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住羽奕梁,反而讓羽奕梁變得強大,甚至已經威脅到了他們冷家在暗寒族的地位了。

“我會幫你儘快找出羽奕梁支援叛軍的證據的,”冷言心裡明白自己因為路唯的事已經忽略了羽奕梁的事很久了。

“冷言,你要時刻記住自己的身份,你的時間不是用來兒女情長的,那個女人跟你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根本不值得你花時間,所以,我勸你就此打住,”冷遇盯著冷言的眼睛閃著濃重的寒氣,“亓珩那邊,我們隻能利用不能打壓,他對我們是有利用價值的,”

“明白了,”冷言恨恨地開口,“我會儘快幫你打探到訊息的,”

失約是冷言從來不會做的事,所以就算再恨,他也必須對亓珩有一個交代。

“我接到了一個緊急任務,”冷言接通了亓珩的通訊,“原始星我就不過去了,這件事等我的任務完成了再來跟你清算,”

亓珩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冷言要去做什麼了,可是亓珩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讓冷言就此逃過自己設下的陷阱。

亓珩突然冷笑了起來,“什麼緊急任務?我看你就是害怕了,怕我設計陷阱害你,所以你就找個理由不來了,冷言,冇有想到你也是膽小鬼,”

“我會怕你?”冷言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亓珩看低,“我冷言怎麼可能會怕你,雷歐星有叛軍,我需要回去跟我哥一起擊退叛軍,”

“你哥是軍事指揮官,又號稱是暗寒族的軍事鬼才,怎麼可能需要你去幫他擊退什麼叛軍?你彆開玩笑了,”亓珩眼含嘲諷地盯著冷言,他就是要激起冷言的怒火,逼他進入自己的陷阱,跟自己對決。

“你彆告訴我你不知道,雷歐星叛軍背後是誰在支援你會不知道,”冷言憤懣地瞪著亓珩。

“知道怎麼樣,不知道又怎麼樣?”亓珩終於猜出冷言到底是要去做什麼了。

“我需要證據,這樣就能扳倒羽奕梁了,”冷言想試試亓珩這邊是不是真的知道些什麼,“我們之間可是有合作的,不是嗎?”

“我不做白工的,有冇有證據,全在你有冇有誠意,”亓珩把話挑明瞭說。

“你說,想要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什麼?”冷言預感亓珩開出的條件肯定是自己不能接受的。

亓珩挑眉輕笑,“冷少,你覺得你們冷家的前途值多少?”

亓珩不急著提出自己的條件,那樣隻會讓冷言覺得自己是早有預謀。

“你亓獵也不缺錢,名聲與你也不重要,名利你都不需要,那麼我猜你會問我要一個人,這個人是你目前最看重的,”冷言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我說得對嗎?”

“知我者冷少也,”亓珩嘴角掛著得意的笑。

“一個證據換一個人,亓獵倒是從不做虧本的買賣,”冷言用力壓下心裡的恨,告訴自己冷家纔是最重要的,“那麼,我又怎麼知道你給我的不是假訊息呢?萬一這又是你的一個陷阱,那我可就被你坑慘了,我哥會想要殺了我的,”

“放心,我亓珩做交易從來都是講誠信的,我不想給的東西我寧願不做這筆交易,但是我一旦做了交易,就一定是貨真價實的,”亓珩給冷言一個定心丸。

亓珩想的是隻要冷言不再糾纏路唯,讓他拿什麼做交易他都願意。

“可以,怎麼交易?”冷言現在隻想儘快解決掉雷歐星的麻煩。

“把路唯給你的十方扣給我,以此證明你不會再糾纏路唯,”亓珩抬手指了指冷言胸口的位置,“隻要我拿到十方扣,我就會把所有的證據都給你,”

“你從哪裡得來的證據?”冷言想知道亓珩的渠道。

“我的線人遍佈整個星際,”亓珩自然是不會把自己的底牌漏給冷言的,“隻要是我想要的資訊,就冇有得不到的,”

“看來你纔是真正的危險人物,”冷言聽到亓珩的話,更加確定了自己一定要除掉亓珩的心思。

“這是我用來保命的,不是用來傷人的,”亓珩盯著冷言的眼睛也閃著凜冽的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冷少,你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信不信在我,”冷言覺得自己如果信了亓珩的話就真的是愚蠢了,“我們趕緊交易吧,就在傑莫奈星航空港,怎麼樣?”

“我隻在原始星等你,”亓珩根本不理會冷言,“我不會傻到在你的地盤跟你做交易的,”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