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剛想要給冷言打視頻時,心裡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路唯的任務,生怕她遇到什麼危險。自己兩次幫她做任務,都是危險重重的,而那個女孩又是一個倔強得不願低頭的人。

亓珩還是決定給路唯發一條資訊:“小唯,你這次的任務是什麼?我想知道你會不會有危險。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冷言的。”

路唯給他的回覆很簡單:“采集食材。”

亓珩繼續追問:“什麼食材?會有危險嗎?”

路唯回覆:“應該不會,我自保的身手還是有的。”

亓珩還是不放心,又追問了一句:“需要什麼食材給我看一下,我看看有冇有需要去特彆危險的地方的,如果有危險,我可以陪你去。”

路唯回覆了一條資訊:“三菇六耳九筍一笙。”

亓珩看得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隻能繼續追問:“這些是什麼?什麼菜需要這麼多奇怪的東西?”

路唯回覆:“鼎湖上素,一道古代名菜,蔬菜能吃出肉的味道。”

亓珩完全冇有聽到過這道菜,隻得繼續問:“具體需要什麼食材?”

這才亓珩等了很久才收到路唯的回覆:“三菇是指蘑菇、草菇和冬菇;六耳是指銀耳、金耳、木耳、榆耳、石耳和桂花耳;九筍是指竹筍、金筍、蘆筍、菜筍、毛尾筍、筆筍和薑筍;一笙是指竹笙。”

看著密密麻麻的一堆食材,亓珩隻覺得眼暈,心裡也忍不住嘀咕,“這都是些什麼東西啊,以前人吃東西真是太講究,太繁瑣了,”

亓珩回給路唯一條資訊:“有哪些食材不好弄你跟我說,我來幫你找找。”

路唯很快回覆:“我自己先去找找,實在找不到的,我會找你幫忙的,畢竟你是星際第一的嘛。”

無論是誰,被人誇讚都是很受用的,亓珩也不例外。

看到路唯說自己是星際第一,心情也變得明亮了,嘴角也抑製不住地高高揚起。

亓珩給路唯回了一條資訊:“供你差遣的心意也是星際第一的。”

路唯發了一個笑臉給亓珩。

(本章未完,請翻頁)

看到路唯的笑臉,亓珩心滿意足地收起路唯的通訊介麵,收斂起笑臉開始專心對付冷言了。

如果不是冷言,自己或許根本不會在意路唯,更談不上喜歡那個女孩。

可以說,是冷言開啟了自己一直封閉著的心。在這方麵,亓珩覺得自己還應該感謝冷言。

然而現在,冷言也成了橫亙在自己和路唯中間的一條阻礙。隻要他存在一天,路唯就不可能毫無顧忌地跟自己在一起。

無論是出於自己的任務,還是出於自己的私心,他亓珩都必須要將冷言除去。

要對付冷言這樣的人,就是要直接與他麵對麵,因為他的心機也是數一數二的,不是輕易就會上當的人。

如果說冷遇是典型的軍人作風,羽奕梁是典型的政客作風,那麼冷言就是兼具了軍人的冷硬和政客的狡猾。

他的心思深沉難測,心狠手辣,一不小心就會反過來被他算計。

亓珩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與其麵對麵對決,不讓他有任何設計陷阱的機會,可是這也意味著自己也有可能會遇到與他同等的危險。

亓珩心裡很清楚,如果自己事前做了什麼準備,冷言一定會察覺出來的。這個人的嗅覺是十分靈敏的,就像是一匹身經百戰的狼。

亓珩想了很久才確定了一個計策,然後他就撥通了冷言的通訊。

“什麼事?”冷言語氣裡不帶一絲溫度,“是想要來要回那個假貨的?”

“你既然知道她是個假貨還留著她做什麼?難道是因為她太像路唯了,想讓她做個替代品?”亓珩也冷冷地開口,氣勢絲毫不輸給冷言。

聽到亓珩的嘲諷,冷言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如果不是她還有那麼一點利用的價值,你覺得我會讓她活到現在嗎?”

“價值?”亓珩譏笑道,“是畫餅充饑,望梅止渴的價值?”

冷言對於亓珩的嘲諷心裡已經是憤怒至極,但是麵上卻是保持著冷靜,“你找我到底什麼事?不會隻是來嘲諷幾句的吧,”

“當然是有正事的,”亓珩看得出冷言看似冷靜的表情下,已

(本章未完,請翻頁)

經是狂風驟雨了,“跟路唯和你們冷家有關係,”

“路唯跟我們冷家?什麼意思?”冷言警惕地望著亓珩。自己之前已經被他坑過一次了,這次自己一定要小心應付。

“就是那個賭約,路唯有一個任務是要去找石耳,隻有原始星有那種東西,”亓珩隨口說了一個任務,想要把冷言騙到原始星。

“原始星?”冷言心裡更是警鈴大作,猜測著亓珩肯定是在預謀什麼了,“你確定隻有原始星有?還有為什麼不是路唯來跟我說整件事?”

“路唯說她不想見你,這是她的原話,更何況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問題,不需要她參與進來,不然隻會讓她更加難過糾結而已,你不覺得嗎?”亓珩眼眸犀利地盯著冷言。

“如果真的是路唯的任務,我自然是接受,但是,”冷言總覺得這裡麵有什麼古怪,“如果這隻是你設計的一個陷阱,我又為什麼要接受?”

亓珩隻是聳聳肩,“你要怎麼想是你的問題,我已經在去原始星的路上了,按照賭約,如果我先幫她完成了任務,你就必須要退出,”

亓珩譏笑著繼續開口,“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你帶著另一個路唯回去彆墅過生活也不錯,不是嗎?”

“這個真的是路唯的任務?”冷言皺眉,依舊不能確定亓珩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信不信由你,如果不是路唯要我通知你,你以為我會聯絡你嗎?”亓珩知道自己越顯得無所謂,就越能引得冷言上鉤。

“好,那你把座標發給我,”冷言想的是自己知道了座標後就可以預先做一些埋伏,就算在原始星上贏不過亓珩,等亓珩上了飛船,照樣可以滅了他。

“你在想什麼?想著怎麼殺我嗎?”亓珩見冷言愣神的眼眸裡閃出一絲殺氣。

“我要殺你也是分分鐘的事,隻要路唯回到我的身邊,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冷言心裡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在亓珩麵前露出馬腳,這個人也是十分敏銳的。

“我看你還是先完成了任務再說吧,”亓珩說著話,發了一條座標給冷言後就關閉了視頻。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