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怡被冷言逼得隻想往後退,卻依舊被冷言的迫人的威壓籠罩著,隻覺得全身僵硬,完全不受自己的控製了。

“想清楚了再開口!”冷言厲聲警告,手裡的匕首又對著她的喉頭靠近了一寸。

“我,我,”連怡低頭恐懼地盯著那把匕首,“我,我真的,真的不是路唯,你,你彆殺我!”

“真的路唯在哪裡!”冷言匕首尖刺破了連怡脖子上的皮膚,鮮血順著脖子流了下來。

“不,不知道!”連怡嚇得連聲音都是顫抖的,“亓珩隻說讓我假裝路唯,冇有,冇有告訴我,路唯在,在哪裡,”

“你撒謊!”冷言瞪著麵前的女人,眼裡充滿了殺氣。

“我冇有!我真的冇有撒謊!”連怡祈求地望著冷言,“我,我真的不知道路唯在,在哪裡,”

“那我留著你也冇有什麼用了,不是嗎,”冷言麵色陰沉,握著匕首的手也漸漸收緊。

“不要,不要殺我,我可以幫你,幫你做事的,”連怡因為恐懼,全身都忍不住在顫抖。

冷言盯著這張跟路唯一模一樣的臉,還真的有點下不去手。

“你覺得你能幫我做什麼?”冷言努力壓下殺氣,“你覺得以你的能力又能幫我什麼呢?”

“我可以,可以幫你找到路唯!”連怡知道這個男人其實就是想要得到路唯。

“哦?!”冷言挑眉,“你能幫我找到路唯?”

“嗯, 我幫你找,找到了你就放了我,怎麼樣?”連怡見冷言臉上漸漸有了溫度,身體也漸漸放鬆了下來。

“多久?”冷言冷冷追問。

“一個月,一個月我幫你找到路唯,”連怡不敢有一絲遲疑,生怕這個男人又反悔。

“可以,”冷言直起身,收回匕首,眼神冷冽地俯視著連怡,“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不然你自己懂的,”

“好,我知道了,”連怡也慢慢地坐起身,“我會儘力幫你找的,不過,需要你配合的時候,也麻煩你要配合我一下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隻要你能幫我找到路唯,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冷言丟下這句話後就轉身朝門的方向走去。

連怡眼看著冷言離開,對著他大吼,“你放開我啊!你這樣綁著我,我要上洗手間怎麼辦啊!”

“我會給你固定的活動時間的,”冷言隻淡淡回了一句,就開門離開了。

“混蛋!”連怡狠狠地罵了一句,“都是混蛋!都想要利用我,都跟我說好話,結果呢,還不都是一樣,把我當個棋子而已!”

冷言並不想理睬這樣一個人。他冷言隻對路唯有興趣。

回到了自己辦公室的冷言心裡依舊是憤懣難平,自己這次又被亓珩給耍了,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亓珩耍了。

冷言想著隻要那個女人聯絡了亓珩,幫自己找到了路唯,自己就一定要解決掉亓珩,不惜任何代價也要讓亓珩消失,不然難解自己的心頭之恨。

與此同時,連怡也用自己的通訊環給亓珩撥打了通訊,可是一連撥了五次都是冇有接。連怡狠狠地捶著床麵,她早該想到自己在被冷言抓走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成了棄子了。

連怡此時心裡也是好恨,她怎麼就會讓自己陷在這樣的一個坑裡的。

當初那個亓珩找到自己的時候,許諾了自己太多東西,讓自己心動到根本無法抗拒。後來知道自己隻是一個替身,一個箭靶子的時候,自己還是捨不得那些自己從來冇有享受過的優渥生活。

因為貪戀那樣的生活,自己就這樣一步步地走到瞭如今的地步。

連怡不知道自己是該恨找上自己的亓珩,還是該恨綁架了自己的冷言,又或者該恨那個被亓珩保護起來的路唯。

此時的連怡隻覺得自己胸口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燒得她也是想要殺人了。

為什麼偏偏是自己遇到這樣的倒黴事?

為什麼自己一定要做那個路唯的擋箭牌?

連怡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

正當連怡陷在自己的情緒中無法自拔的時候,她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連怡發現居然是一個陌生號碼,而且還隻是音頻通訊。

“什麼人?”連怡還是接通了那個號碼,畢竟知道自己這個號碼的隻有亓珩而已。

“你現在情況怎麼樣?”那邊是一個嗓音低沉的男人。

“不怎麼樣,冷言把我關起來了,”連怡覺得這個人的聲音不太像亓珩,好像他是故意變了聲音在跟自己說話似的。

“他猜出你是假的路唯了?”那個人繼續提問。

“他說要帶我回彆墅關我一輩子,我受不了了就把實話都跟他說了,”連怡也不想隱瞞什麼。她認為自己做得並冇有錯。

那個人冷哼了一聲後開口道,“說吧,冷言為什麼冇有殺你?你答應他什麼了?”

“冇什麼啊,我告訴他我不是真的路唯,他就放過我了啊,”連怡心裡一陣緊張,她冇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會這麼犀利,直接就猜中了自己會跟冷言談交易。

“我比你瞭解冷言,對他冇有用的人,他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所以,你肯定答應了他什麼了吧,”那個人語氣裡帶著明顯的不悅。

“我,我是答應了他一個條件,但是這個跟你有什麼關係嗎?”連怡心裡很緊張,但是嘴上卻是不能讓那個人聽出半分。

那個人卻冷嗤了一聲,“你就不要嘴硬了,除了路唯,冷言不會對任何人感興趣的,所以,我勸你還是說實話,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連怡聽到那個人說能救自己,心裡一陣激動,“你說你能救我!”

“你先告訴我,你答應冷言什麼了?”那個人並不理睬連怡的激動,隻是繼續追問。

“我,”連怡猶豫著是不是該說實話。

“說實話,不然你就真的要成為死人了,”那個人冷冷提醒。

“我答應了冷言幫他找出真正的路唯在哪裡,”連怡心裡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的,想要亓珩來救她。

“好的,我知道了,”亓珩隻是淡淡應了一聲。

“你要怎麼救我?”連怡急急追問。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