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回到雷歐星,趕到連怡的小樓的時候,發現整個小店都是暗著的,顯然是冇有開店。

亓珩快步繞到了小樓的後門直接上了二樓,敲了幾下房門。

“誰啊!”連怡聽到敲門,立刻神經緊張起來。

“是我,開門,”亓珩冇想到冷言居然把這個女孩嚇得這麼厲害。

連怡聽到是亓珩的聲音,像是盼到了救星似的,立刻快步去開門,“您終於回來了!”

亓珩卻隻是淡淡地嗯了一聲,走進了房間,習慣性地站在了窗戶邊,衝外麵張望了一番後纔開口,“冷言後來又來找過你嗎?”

“又來店裡找過我一次,我因為害怕所以就一直躲在樓上,聽到他一直敲門敲了很久,”連怡隻要一想到冷言那雙吃人一般的眼神,心裡就感到害怕。

連怡心裡一直就犯嘀咕,那個真正的路唯怎麼會喜歡上這麼一個凶神惡煞的人的。

“你在想什麼?”亓珩見連怡站在門邊兀自在那裡出神。

“冇什麼,我就是擔心以後那個冷言會再來,”連怡一臉頹喪地坐到一邊的椅子上。

“那至少說明他還冇有完全認定你是假的路唯,還在試探你,”亓珩靠在窗邊,側頭冷眼瞥著連怡,“你膽子大一點,他又不能吃了你,再說了,你身後還有我,怕什麼?”

“好累哦,我現在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天下冇有白來的午餐,”連怡感覺自己踏進了一個坑,而且是出不來的坑。

亓珩訕笑,“自己機靈一點,冷言也不會真拿你怎麼著的,”

“萬一被他看出我不是真的路唯了,要怎麼辦啊?”連怡想知道自己被揭穿了以後要怎麼辦。

“不怎麼辦,如果你被認出來了,就隻有一條路可走了,那就是離開雷歐星,能走多遠走多遠,不然你就會成為一個死人,”亓珩語氣變得冷肅,“我不是在開玩笑的,”

“果然,”連怡沉沉地歎出一口氣,“冷家在暗寒族的勢力可是數一數

(本章未完,請翻頁)

二的,除非我能離開暗寒族的星域,不然應該很難活命吧,”

“我會幫你的,”亓珩淡淡開口,“畢竟你也是在幫我做事,”

“有亓獵的保證,我就放心一點了,”連怡心裡很清楚,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就是一顆棄子,是死是活隻能靠天命了。

正當亓珩還想要開口說點什麼安撫一下連怡的時候,從窗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冷言來了,”亓珩眼睛盯著樓下正在靠近的冷言,“你跟我一起下去,記住說話要隨意曖昧一點,我說什麼你要是接不了就不要說話,明白了嗎?”

“明白了,”連怡點頭,臉色卻是變得有些白,顯然是緊張得不得了。

“彆緊張,”亓珩見連怡緊張得連表情都木了,“你這次要是能配合得好的話,說不定冷言就不會再來騷擾你了,”

“好,我明白了,”連怡連連點頭,然後不停地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在店門外敲門的冷言,眼見著路唯和亓珩一起從樓上走了下來,感覺很親密的樣子。

看到這個情形,冷言原本還平靜的心緒又變得洶湧起伏。冷言發現自己自從喜歡上了路唯以後,自己以前那種一貫的冷靜已經蕩然無存了。

亓珩淺笑著走到店門口,慢悠悠地打開店門,“冇想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也能被你找到,冷少還真的是無孔不入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冷言自然是冇有好臉色給亓珩的。

“還不是因為你把路唯給嚇到了,”亓珩回頭瞥了一眼一直低著頭不言語的連怡,“她打通訊給我,讓我過來陪陪她,這樣你來了我也能幫她一下,”

冷言皺眉盯著路唯,“怕我?路唯,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

“我,我隻是不想再跟你有什麼瓜葛了,但是你,你一直都在糾纏我,我都讓亓珩幫我躲到邊界行星上來了,冇有想到你還是找過來了,”連怡假裝是路唯開口。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想跟我有什麼瓜葛!”冷言眼神狠厲地掃向亓珩,“是不是你又對她說了什麼了!她的任務都還冇有給我們,我們之間都還冇有一個了結!”

“我們其實已經......”亓珩欲言又止地看向身邊的路唯,還把她抱緊在自己的懷裡,“我們還約定,如果路唯能回去她的世界,我們就一起回去,我也就不用再做誰的暗探了,”

“這是真的!”冷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路唯!這是真的!”

“嗯,是真的,上次跟你通訊後,我們就約定好了,”連怡假裝為難地低著頭,“還有就是,那個十方扣,你能不能還給我?”

亓珩也適時地開口道,“冇錯,既然已經冇有關係了,那麼就把東西還給路唯吧,你這樣一直帶著會讓人誤會的,也會讓路唯很為難的,”

“想要這個東西的話,”冷言眼神複雜地盯著路唯,愛恨交織,“你自己過來拿啊,除了你,我不會給任何人的,”

連怡抬起頭看向亓珩,想知道亓珩的意思。

“既然冷言要你自己去拿,那你就去吧,當著我的麵,他也不可能對你做什麼的,”亓珩還低頭親了一下連怡的額頭,顯得十分親昵。

連怡心裡其實還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亓珩都這樣說了,再加上自己假扮的路唯以前又是喜歡這個人的,不應該害怕的,所以連怡隻能硬著頭皮邁步走進冷言。

連怡冇走出幾步,就被冷言一把強拉進了懷裡,用力緊緊地箍住,“路唯,你是我的,我不會放你離開的!”

“我,我不是你的!你放開我!”連怡用力扭動著身體,卻發現冷言的力量大得出奇,自己根本掙脫不開。

“我不會放手的!”冷言一掌打暈了假裝成路唯的連怡,還把她扛到了肩上。

“你要乾什麼!”亓珩一步上前作勢想要把人搶回來。

“不許靠近!”冷言用另一隻手拔出了腰間的配槍,“不然我就要不客氣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