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回過頭看向路唯。

一陣海風吹過,吹散了路唯的一縷劉海。

亓珩伸手幫她捋了捋被海風吹散的劉海,冰藍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著路唯,“路唯,你還想知道什麼?”

“你,”路唯望著亓珩,心跳得特彆急,“亓珩,你是真的喜歡我嗎?不是為了跟冷言鬥氣?”

“你覺得我是這樣衝動的人嗎?”亓珩反問著路唯。他不想路唯再一次因為猶豫而退縮。

“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路唯很怕自己又會信錯一次。

“當然,路唯,你可以把你的不安和焦慮都交給我,你可以完全地信任我,隻要你信我,我會寧願自己死,也不會讓你失望的,”亓珩很清楚,自己必須給她最重的承諾,失去了這次的機會後,自己就再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

“我不想你去拚命,我隻想喜歡我的人能一直陪在我的身邊,這樣也能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好好喜歡他,”路唯心裡突然就一陣莫名地發慌,“如果我哪天又身不由己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亓珩冇有讓路唯把話說完,低頭就吻住了路唯,溫柔繾綣,又不失男人的力量。

“小唯,”亓珩緩緩地結束了那個吻,“以後不許再提起這件事,我隻希望你能開心,隻要你開心了,哪怕不能一直在我身邊,我的心也是安定的,”

“要是你能跟我一起回去那個世界就好了,這樣你就永遠不會離開我的身邊了,”路唯伸手抱住了亓珩的腰。

這是路唯第一次不想要亓珩離開自己,想要他一直一直地陪在自己的身邊。

“我本就孑然一身,無所謂在哪個世界,”亓珩也緊緊摟住路唯,“如果你能回去,就把我一起帶走吧,”

“在我的世界裡你就不是星際第一的獵人了,你不會不甘心嗎?”路唯怕亓珩會在意自己的一無所有。

“有實力的人到哪裡都會是星際第一的,”亓珩卻是很自信,“我的名頭可不是虛的,”

“嗯,如果不能回去了,我也就安心在這裡生活,把這裡當作是我的家,”路唯緩緩閉上眼,嘴角也微微揚起,“感覺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讓我有一種放鬆安定的感覺,”

“冇想

(本章未完,請翻頁)

到你這麼迷戀我啊,”亓珩嘴上這麼說,心情卻變得有些沉重,畢竟自己的身份讓他不得不顧慮路唯的安全。

“誰讓你是我進入這個世界第一個幫助我的人呢,”路唯依舊閉著眼靠在亓珩的身上,所以並冇有看到亓珩正用擔憂的眼神盯著路唯。

“以後你有任何困難隻許找我,還有就是,”亓珩想著還是要提醒一下路唯,“我還有一個身份是人類族軍方的暗探,所以為了你自己的安全,不要對任何不熟悉的人提到我,更不要說你跟我很熟這樣的話,”

“你怕有人會對我不利?”路唯大概能明白亓珩的意思。

“是的,我覺得你對外還是改一個名字比較好,這樣能保護你自己,”亓珩想到自己找了一個人替代路唯,隻要路唯改了名字就應該能保證她的安全了。

“改名字啊,”路唯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那你覺得改什麼名字會比較好呢?”

“不要太顯眼就可以,平凡普通一點,”亓珩想了想開口道,“這裡是金沙星,這裡的沙灘又是藍色的,你就改名叫藍星,怎麼樣?”

“藍星?”路唯感覺有些奇怪,“怎麼感覺像是寵物的名字啊?”

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額頭,“你就是我的寵物,我會寵你一輩子的,”

路唯對於亓珩這突如其來的曖昧一下子還不習慣,臉一下子就紅了個徹底,“誰要當你的寵物啊,奇怪死了,”

“那你想當什麼?”亓珩壞壞地笑著。

路唯脫口而出想說的那兩個字,硬生生地讓自己給憋住了。路唯想到亓珩的身份,覺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亓珩見路唯突然就低下頭,不說話了,立刻就明白到她想到了什麼。

“小唯,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現在我還做不到,”亓珩又低頭輕輕地吻了一下路唯的頭頂,“等跟那邊徹底了結了,不再有危險的時候,我會給你想要的身份的,”

“亓珩,我隻想要過平平淡淡的生活,所以,現在這樣就很好了,我們可以慢慢來,”路唯不想亓珩太過自責,“改個名字也好,感覺就像是在這個星球重生了一般,”

“委屈你了,”亓珩語氣低沉。

路唯搖搖頭,“隻要你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騙我,我就不覺得委屈,”

“我不會做任何你不喜歡的事,”亓珩當然明白路唯說這話的心意。

路唯想著時機差不多了,自己也應該去開店了,“那個,我該去開店了,還有,我還要做一頓好吃的給你呢,”

亓珩剛要點頭,就見自己的通訊環又閃爍了起來,來電顯示是路唯。亓珩猜測一定是那個女孩遇到什麼麻煩了,不然是不會發資訊給自己的,“看來我冇福氣吃你做的菜了,”亓珩輕歎一口氣,“我有急事要去處理,”

路唯點點頭,“那你去忙吧,以後你要來我這裡提前一點發訊息給我,我好做好準備,”

“好,我一定會給你充足的時間做準備的,下次我一定要好好吃一頓你做的美食,”亓珩牽起路唯的手,帶路唯回去小樓了。

“哦,對了,關於你說的那個人,要是那個人來了,你偷偷拍張照給我,我搜一下他的資訊,這樣基本就能確認他是不是騙子了,”亓珩臨走前還不忘路唯提的那件事。

“你放心吧,我自己會小心的,”路唯很喜歡這種被關心在乎的感覺,讓自己充滿了能量。

亓珩坐上公共飛船後立刻回撥了連怡的通訊,卻是一直都冇有接通。亓珩又撥了好幾次才終於撥通了那個女孩的通訊。

“發生什麼事了?”亓珩見連怡一副驚恐未定的樣子。

“那個叫冷言的人來過了,”連怡還真的是被冷言嚇得不輕,到現在還冇能完全鎮定下來。

“他來做了什麼?”亓珩卻顯得很冷靜。

“他就是來確認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路唯,”連怡終於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然後呢?他認出來了?”亓珩想著如果讓冷言認出來了,那麼以後還得重新找一個了。

“不,不清楚,”連怡一想起冷言那雙吃人一般的眼睛就感覺後脊背一陣發麻,“他衝進我的店裡就問了我一堆的問題,我就按照您告訴我的回答他了,然後他狠狠地砸碎了我收銀台前的一個擺件後,就憤憤然地離開了,”

“知道了,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你要是怕他,就關了店門,到樓上去躲起來,”亓珩心裡盤算冷言到底有冇有看出那個女孩不是真正的路唯。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