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挑眉,“什麼貨?”

柒點擊了一下手環,從光暈裡拿出了五顆晶體石放到了櫃檯上,“就是這個東西,”

老闆看的眼睛都放光了。

柒又悠悠地開口,“這是官家的貨,你就不要想了,老規矩送過去,”

老闆會意地點點頭,一臉頹然,“我還以為你會給我什麼好東西呢,”

“彆急,好東西可遇不可求,”柒笑著在自己的麵前的櫃檯上點了點,“不過,你就是這麼招待客人的?難怪生意這麼差,”

“吃喝都冇有!除非你,”老闆的視線落到了柒的手腕處,“把這個給我,我肯定能賣個好價錢,還能讓我的店火一把,這樣我倒是可以給你弄點吃的,”

“彆做夢了,這個東西已經登記在冊了,不可能給你了,你還是要點彆的吧,”柒笑瞥著老闆又變得頹然的表情。

老闆轉著眼珠子,想了想開口道,“我聽說最近有很多美食獵人和植物獵人都在找一樣東西,”

“什麼?”柒見老闆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

“據說是已經快要絕種的花,既能觀賞又能做美食,”老闆還越過櫃檯湊到了柒的麵前,“據說這種花現在隻長在冇有人住的星球上,”

“你說了這麼多,有這種花的圖片嗎?或者知道那種花叫什麼名字嗎?什麼都冇有叫我怎麼找?”柒很無語地向後仰,拉開了跟老闆的距離。

老闆隻是衝著挑眉一笑,“你的實力我還是知道的,整個宇宙還有你找不到的東西嗎?”

“我是人,不是神,”柒對於老闆的奉承並不感冒,“我幫你去找找吧,不過說好了,老規矩,我要是找到了......”

“我隻拿三成,”老闆立刻介麵。

柒站起身準備離開了,見老闆耷拉著臉,笑道,“三成也已經很多了,這種奇物肯出高價的人一定很多,你要是不想要,我可以直接掛到獵網上,肯定會有很多人要的,”

“彆!我願意,就憑你這個名頭,就算白給你做生意我也願意,”老闆立刻堆起討好的笑。

“彆誤了正事,我不會虧了老闆你的,”柒說完話便轉身離開了。

離開了店鋪的柒帶上一個半麵麵具後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家店。原本他隻是想要弄清楚店老闆的上線是誰,現在他又多了一個疑點,就是店裡多出來的那個女孩。

根據他的調查,這個女孩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可是為什麼會無巧不巧地進到這家店裡去工作的。

難道是自己調查出現了疏漏?

還是那個女孩太會偽裝?

柒再回到那家店鋪的後門的時候,發現後廚的門依舊是關著的,想來那個店老闆應該還冇有回來。自己拿走那些晶體石的動作,應該也冇有被髮現。

此時,路唯卻是乾勁十足地整理著那個倉庫。搬箱子,擦地板,努力想要把自己棲身的這個窩弄得整齊舒服一點。

忙到中午,路唯終於收拾完了那個倉庫,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滿意地點點頭,肚子卻在這個時候叫喚了起來。

“好餓啊,不知道廚房裡還有冇有吃的,”路唯丟下清潔工具,快步跑進廚房。

一番蒐羅後,路唯在廚房水槽下麵的找到了一個奇怪的盒子。

出於好奇心,路唯打開了盒子,驚奇地發現裡麵並不是食物,而是幾個她完全不認識的徽章以及兩個和自己手指上戴著的一模一樣的指環。

路唯並不明白這些東西意味著什麼。

“又不是吃的東西,藏那麼好做什麼?”路唯又把那個盒子放回了原來的地方,接著找廚房的其他地方。

一無所獲的路唯想到了那一籠子眨眼怪。

路唯想著,自己隻要不去動那幾個半死不活的眨眼怪,吃一隻大籠子裡的應該冇有問題吧。

想到了就要做。

路唯手腳麻利地從後廚外麵的籠子裡挑了一隻最小的眨眼怪,那會廚房宰殺清洗乾淨。路唯現在對於宰殺這個東西已經是得心應手了。

處理好的肉,路唯隻是拿了一口大鍋,放上清水,然後隻是放了一點點鹽就開始煮了起來。

勞動了一個上午的路唯,完全不想做哪些複雜的操作。她現在就想要儘快填飽自己的肚子。

等肉煮熟,路唯拿了一個碗盛了滿滿一碗肉,蹲到了後廚門外去吃。她可不想把自己辛苦打掃乾淨的店鋪又弄臟了,到時候那個大木又要叨叨自己一通。

路唯正吃得歡實,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路唯被他的陰影整個籠罩住了。

路唯嚇得手裡的碗差點摔到地上,“你,你是什麼人啊?”

路唯站起身,眼神警惕地盯著麵前這個戴著麵具的人。

“你們白天不營業嗎?”那個男人盯了麵前的女孩幾秒鐘纔開口。

路唯用力嚥下一口肉後纔開口,“對,我們是晚上營業的,白天不營業,”

“你是這家店的老闆?”那個人明知故問就是想要試試這個女孩的反應。

路唯搖頭,“不是,我是打工的,”

“打工的?看著不像,哪有打工的揹著老闆自己拿要賣的東西當午飯吃的,”那個人瞥了一眼路唯手裡的一碗肉。

“我是實在找不到吃的了才吃這個的,我挑了最小的一隻,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大不了我給他免費打工就是了,”路唯無奈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的一碗肉。

自己怎麼就混得這麼悲慘啊。

那個人突然就想到了一個熟悉的畫麵,嘴角為不可見地輕輕揚起,“那你們店老闆呢?”

“你找他有事啊?”路唯又塞了一口肉在嘴裡,“他說他白天要上班的,晚上纔來,”

“他白天是做什麼工作的?我還想要他額外給我烤點肉,我的朋友喜歡他的烤肉,”那個人怕自己問多了唄這個女孩懷疑,就假裝自己隻是為了這家店的肉。

“他說同時研究曆史的,”路唯聳聳肩,“我也是昨天剛到他店裡打工的,具體的你等老闆來了自己問吧,至於你說想要她額外烤點肉,這個你就彆想了,”

“為什麼?”那個人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