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還是第一次見到路唯這麼明確地偏幫亓珩,“你瞭解他多少?你就這樣相信他?”

路唯望向亓珩的眼神變得堅定,“我相信他,一個連動物都不願意輕易殺害的人,是不會做出殺人這樣的事的,”

“路唯,你真的是被他騙了!”冷言覺得路唯簡直就是在說一個笑話。

“我是親眼所見,司業也是見到的,我相信那應該就是他的本性,”路唯見亓珩也是神情鄭然地望著自己,聽到自己的話還對著自己用力點了點頭。

“本性?”冷言隻覺得好笑,“他一個人類族軍方暗探,每天都做著勾心鬥角的事,每天都在為了任務不擇手段,你居然跟我談他的本性?簡直可笑至極!”

“冷言,我就是這樣的,想要相信一個人的時候就會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路唯終於轉回頭眼神堅定地望向冷言,“我以前也是那樣信任過你的,可是你摧毀了我的這份信任,所以,你不要再試圖來挽回了,就算亓珩輸了對決,我也不會回頭的,”

“我懂了,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我冷言的人和物,就算是要我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會緊緊握在掌心,再痛也不會放手的!”冷言說完這句話後就切斷了視頻。

冷言的視頻消失了,路唯像是一時緩不過來似的,愣愣地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路唯,”亓珩走回房間,輕拍了一下坐在那裡愣神的路唯,“你怎麼了?”

“冇,冇什麼,”路唯見到亓珩才終於像是魂回來了似的,勉強露出了一抹淺笑。

“你不用有壓力,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亓珩坐到路唯對麵的椅子上,“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幫你把冷言這件事徹底解決掉的,”

“真的是我做錯了嗎?”路唯隻要想到冷言反覆質問自己的話,心裡就會一陣難受。

“這件事無關對錯,你就不要多想了,”亓珩知道路唯這是又覺得對不起冷言了,“你接受不了冷言,那就註定了會有這樣的結局,”

“你說得對,如果我能勉強自己接受冷言,就不會有現在這樣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結局了,”路唯深深地歎出一口氣,抬手擦去了自己的眼淚。

“既然知道,就無謂糾結了,”亓珩轉換了一個話題,“我說,你是不是該回去你自己的房間了?我還要收拾起桌椅,準備睡覺了,”

路唯這才意識到亓珩今天晚上是要在這裡過夜的,“那個,要不還是你睡房間,我睡沙發吧,我人小窩在沙發裡也不會覺得難受,你個子這麼高,睡不下沙發,隻能睡在地上,肯定會很冷的,”

“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了?”亓珩笑睨著路唯,“難道是發現我的優異之處了?”

“你想多了,我隻是覺得你一個大男人睡在外麵,我就是想要上個洗手間都覺得彆扭,”路唯麵對著亓珩的調侃,隻覺得尷尬和無措。

“可是我不習慣讓一個女孩子睡客廳啊,”亓珩戲謔調侃起來,“萬一把你凍生病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我,我身體很好的,不會生病的,”路唯從椅子上站起身,走到沙發前坐下,“你看這個沙發的長度正合適,而且距離客廳的窗戶也很遠,不會有問題的,”

“哦,既然是這樣的話,”亓珩笑瞥向臥室,“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說完話的亓珩還生了一個懶腰,“我先去睡了,”

“嗯嗯,你先睡吧,我洗漱一下再睡,”路唯笑眯眯地衝著亓珩擺擺手。

路唯一直等到聽不到亓珩發出的各種聲音了,才從沙發上坐起身,走進浴室,準備洗漱一下。

在洗澡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熱氣的緣故,路唯的腦子裡突然就開始想象亓珩在這個洗浴間裡洗澡的樣子。

想著他用著自己的洗髮水,沐浴液,還有木梳和浴巾的樣子,隻覺得臉燙得都要燒起來了。

路唯用力拍了幾下自己的臉頰,“路唯啊路唯,你的腦子都在想些什麼呀!真是要死了!”

當路唯紅著臉,裹著浴巾走出浴室的時候,透過最外麵的磨砂玻璃門,路唯看到一個人影正坐在沙發上。

路唯立刻緊張得直接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洗好了冇有啊?我想要用一下洗手間,”門外傳出了一個低沉含笑的聲音。

明明是關著門的,可路唯就是覺得亓珩知道了自己的胡思亂想,知道了自己臉紅尷尬的樣子。

路唯因為亓珩的話,隻覺得自己的整個腦袋都是熱的。

當浴室門被拉開,亓珩見到的就是一個臉紅得不像樣的路唯。亓珩走上前盯著路唯的眼眸裡笑意藏都藏不住,“你這是又把自己給煮了一回?”

“不是,是水太熱了,”路唯下意識就回了一句,可是卻立刻意識到自己剛纔的回答有問題。

又羞又窘的路唯,直接跑下了樓。

路唯衝進廚房,不斷地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冇過多久,路唯就又聽到了門外亓珩的聲音,“我先睡了,你要是不熱了,就也上樓來睡覺吧,”

“你睡你的!不要管我啊!”路唯真是恨不得把亓珩的嘴用點麪粉糊起來,再油炸一下,讓他徹底閉嘴。

幾聲蹬蹬蹬上樓梯的響動後,路唯才慢悠悠地轉身打開後廚的房門,準備上樓睡覺。

突然,身側冒出一個身影,將路唯打橫抱起,嚇得路唯差點一腳踹上去。

“你,要乾什麼啊!”路唯見是亓珩,真的是又氣又惱。

“送你回房間睡覺啊,不然我覺得你會在廚房和二樓來來回回好幾次的,”亓珩的語氣裡滿是捉弄路唯的戲謔。

“我乾嘛要好幾次啊!”路唯覺得亓珩的話真的是荒謬。

“你說呢?”亓珩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路唯。

“是你自己胡思亂想而已!”路唯嘴硬給懟了回去。

“行,是我胡思亂想,那也是你惹的,”亓珩卻是不肯放過路唯。

路唯無語地撇過頭去,不想理睬亓珩這個流氓了。

當路唯第二天清晨,在自己的床上醒來的時候,一側頭就看到亓珩正側身睡在自己的身邊,距離自己隻在咫尺之間。

路唯被嚇得直接從床上蹦到了地上,“你為什麼會在房間裡啊!”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