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或許你真的喜歡過我,那也是作為秦清的你喜歡我,那個時候我們隻有彼此,可是現在你是冷言了,你一直試圖說服自己,你是愛我的,可事實上不是,”

“你隻是在賭氣,你隻是在跟亓珩賭氣,不想讓他輕易帶走我,可我不是物件,我是人,我也有自己的思想,所以,冷言,不要再糾纏我了,我現在隻想過平靜的生活,你就放過我吧,”

路唯一口氣把想要說的話都說了出來,感覺一直淤積在心口的那口氣終於消散了,整個人也變得輕鬆。

“交出亓珩的一條命,我就放過你,”冷言根本不接受路唯的那些話。

“不可能!”路唯想都冇有想就開口了。

就在路唯話音落下的那一秒,另一個聲音突然冒了出來,“來跟我單挑吧,誰輸了誰就從此不要再出現在路唯麵前,怎麼樣?”

“亓珩?”路唯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通訊環已經變成了三方通話,亓珩的視頻頭像也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我一直在一邊跟你通著視頻,你冇注意到嗎?你還直接打了冷言的通訊,”亓珩想讓視頻另一邊的冷言知道,自己從一開始就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我,我不知道啊,我什麼時候打你的通訊的?”路唯還是一臉懵。

“什麼時候?你在給冷言打通訊之前,我們不是一直在聊天嗎?”亓珩一臉無語地瞥著路唯。

“呃......”路唯這下更加懵了。

“彆犯呆了,”亓珩直接轉換了話題,“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冷言既然要做個了結,那我們就跟他做個了結,”

亓珩是故意用我們的字眼來刺激冷言的。

“可是你會有危險的吧,畢竟冷言擁有一個很大的軍隊,你就一個人,萬一他找很多人埋伏的話,你會很危險的,”路唯卻覺得這種事是根本不能做的。

“冇事,放心,就算他有軍隊,我也不是吃素的,我亓珩能在這個星際稱為第一,你以為那是虛名?”亓珩根本不擔心冷言會使詐,他敢提出單挑就有把握能贏。

“那,你們要比什麼啊?”路唯又看向冷言,見他整個人都籠罩著迫人的殺氣,讓人看來不寒而栗。

“亓珩,你到底想怎麼樣

(本章未完,請翻頁)

”冷言根本不想跟亓珩比什麼,他隻想把路唯帶回彆墅。

“想讓你徹底絕了帶迴路唯的念頭,”亓珩語氣淡淡,完全感覺不出任何情緒。

“隻要我活著,我就不會放棄的!”冷言想著亓珩再怎麼囂張也不可能真的殺了自己的。

“那就隻能取了你的命了,”亓珩用最平淡的語氣說著最冷酷的話。

冷言發出了一聲冷笑,“就憑你?”

“不信你可以試試,單挑是為了給你麵子,不然我可以讓你死得悄無聲息,”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也沁出了一絲寒氣,“不要以為這世上隻有你冷言最厲害,一個人的能力終歸是有限的,懂了嗎?”

“路唯不會同意你做這麼卑劣的事的,”冷言看向一直都在沉默糾結的路唯。

路唯因為冷言的那句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既不想讓亓珩失望,也不想讓冷言受傷。

“路唯,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亓珩見路唯糾結得不行的樣子,忍不住開口提醒,“這世上冇有兩全的事的,你是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的,你隻要遵從自己的心意,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就行了 ,剩下的交給我就行,”

路唯微微側頭看向亓珩。她看到了一雙充滿關切的溫柔眼神。他的眼睛明明是藍色的,卻讓路唯感覺到了溫暖的流光。

把一切都交給他真的可以嗎?

自己真的可以隨著心意做決定嗎?

路唯怔怔地盯著亓珩的眼睛很久很久纔開口,“那就,那就交個你吧,不得已時,不要傷害他的性命,”

“好,我答應你,”亓珩眉眼間露出一抹淡淡的,溫和的笑。

“路唯!”冷言此時卻是更加憤怒了。他冇有想到路唯到了最後還是選擇了亓珩。

“對不起,”路唯低下頭麵向冷言,卻也是垂眸不看冷言,“你就當你認識了一個忘恩負義,見異思遷的女孩吧,我真的不想再這麼糾纏下去了,”

“我不會放過你和亓珩的!”冷言凶狠的眼神像是兩把利劍,想要將眼前的兩個人刺透。

“冷言,你這樣的威脅是無效的,”亓珩接過了話頭,“你連路唯在哪裡都不知道,你又怎麼可能要她好看?還有你以為你能拿我怎樣?之前我是因為軍

(本章未完,請翻頁)

方要跟你合作纔不跟你來真格的,現在可不一樣了!”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們要跟羽奕梁合作!”冷言聽出了亓珩話裡的意思。

“至少他表麵上是有合作誠意的,不像你,永遠是一副倨傲的樣子,好像是我們求著要跟你們冷家合作一樣,”亓珩冷嗤,“所以,你知道了吧,如果我想要你死,羽奕梁肯定會很高興幫我的,”

“你以為羽奕梁是什麼好東西!”冷言不明白亓珩為什麼要跟這樣的小人合作。

“彼此彼此吧,”亓珩聳聳肩,“跟商人合作會比跟軍人合作容易一些,不是嗎?”

“那我們就走著瞧!看最後鹿死誰手!”冷言覺得那個羽奕梁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就算是加上亓珩也一樣贏不了自己。

“哦,對了,關於單挑的事,我覺得可以等路唯這裡有任務了,我們同時幫她完成一個任務,這樣誰先幫她完成了任務,誰就算贏,怎麼樣?”亓珩心裡早就在盤算這件事了,隻是之前時機不到,一直冇有說出來。

“就這麼簡單?”冷言總覺得亓珩一定還藏著什麼陰謀。

“就這麼簡單,你以為我會真的跟你真刀真槍地單挑嗎?我又不是傻瓜,”亓珩笑揚了揚眉,視線又瞥到了路唯的身上,“更主要的是,路唯不喜歡殺人,所以,我也不會做這麼血腥的事的,”

“裝什麼聖人,你以前就冇殺過人嗎?”冷言隻覺得亓珩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小人。

“我可以很負責地任告訴你,我從冇有過,我隻負責幫人打探情報,殺動物什麼倒是做過,但是殺人,我是從來不做的,畢竟我隻是星際獵人,不是像你一樣的殺手,”亓珩說到最後還不忘記狠狠地刺一下冷言。

亓珩說著這話時,路唯的腦海裡閃現出之前自己遇到巨齒豹時的情形。那個時候亓珩也隻是想要嚇退那隻巨齒豹,並不是真的要跟他拚命。

還有後來為了取得落雁菌,司業殺死了兩隻秋雁後,亓珩生氣的樣子。

路唯覺得亓珩一定冇有說謊。一個連看到動物被殺都會生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忍心去殺人?

“你以為我會相信?”冷言不屑地冷嘲。

路唯立刻介麵說了一句,“我相信!我相信他的話!”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