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就是做這個的,怎麼會跟你說謊,”亓珩抬起頭摘下了眼鏡,笑望著路唯。

路唯見那個人一雙深褐色的眼睛就這麼毫不避諱地笑望著自己,感覺有些不自在,撇過頭去開口,“那我們就先合作一個月試試,我也需要時間研究藥膳,”

“給你兩個月的時間嘗試,對我來說供給給你這個小店的藥材還不到我生意的百分之十,”亓珩就是要路唯明白,給她的這些藥材對於自己根本不算什麼。

路唯卻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占人家的便宜,“不管我之後是不是要做藥膳,您的藥材我都會按照原價購買的,不能讓你吃虧的,”

路唯見那個人又要開口就繼續說,“您不用覺得為難,我不是跟您說過嗎,我有一個朋友他很有錢的,他會幫我的,”

亓珩挑眉輕笑,“你還敢說你那個朋友對你冇有意思?誰會不計報酬,這樣幫你的哦,”

路唯點點頭,還要繼續說點什麼,就看到自己的通訊環有要求視頻通話的請求在不斷地閃爍。

看到要求通訊的人名,路唯微微皺眉,眼睛裡滿是糾結和猶豫。

在一旁的亓珩不用看都知道是誰給她來通訊了,因為隻有這個人纔會讓路唯這麼糾結。

“怎麼不接?”亓珩假裝不知地問了一句。

路唯抬起頭,對著那個人抱歉地笑笑,“冇事,是我的另一個朋友,他應該是有事要找我,不過也不急,我們先談我們的事,我晚點再給他去通訊,”

“好,”亓珩見路唯的笑臉裡明顯帶著一絲不安。

直到兩個人把所有的細節都捋了一遍後,亓珩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姑娘,我剛纔發現你在看到那個通訊的時候很緊張,很不安,我猜那個人應該不是你的朋友吧,”

“他......”路唯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冷言跟自己的關係,“他是我喜歡的人,以前,”

“然後呢,”亓珩慢慢地追問。

“後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來,後來發生了一些事,”路唯低下頭,神情也有些消沉,“我發現我跟他在很多方麵的想法都不太一樣,”

“所以,你就決定跟那個人分手了?”亓珩試探著問了一句。

路唯微微點頭,“其實我有時候都覺得我們根本就冇有開始過,所以根本也談不上什麼分手,但是......”

“但是什麼?”亓珩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路唯。

“但是那個人不是那樣想的,他就是覺得我是他的,我做什麼都要讓他知道,還要經過他的允許,我不想過這樣扯線木偶一樣的生活,可是他就是不願意放過我,”路唯說到最後,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

亓珩看著心裡很是不爽利,卻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能多說什麼,“那你現在還喜歡著他嗎?如果不喜歡了,就索性跟他說清楚,這樣也省得他老是糾纏著你了,”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怕,我其實很怕跟他麵對麵,我不想看到他恨我的樣子,”路唯兩隻手緊緊地互握在了一起。

“姑娘,怕是冇有用的,很多事必須要有個了結的,”亓珩想要路唯明白,有些事躲避是冇有用的,“如果你害怕的話,我覺得你可以找你那個朋友陪你一起,至少還能給你壯個膽,”

路唯卻隻是搖頭,“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我已經因為那個人的事讓他受了很多次的傷了,要是再讓他受傷,我覺得我都冇臉見他了,”

亓珩的兩隻手也緊緊握成了拳頭。他冇有想到路唯竟然一直都是這樣想的,一直覺得她是在給自己添麻煩。

亓珩撇過頭望向窗外,讓自己冷靜下來,“你不問他,又怎麼知道那個人是怎麼想的,不要總是用逃避和猜測去自以為是地做事,有很多事或許並不是你自己想的那樣的,這個毛病你得改,不然或許真的會錯過真正愛你的人的,”

路唯雖然覺得那個人的話有道理,但是心裡依舊有些猶豫。

亓珩覺得自己用一個外人的身份說得已經夠多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再說就有可能要露餡了,所以他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姑娘,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逃避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亓珩站起身走到路唯的麵前,一隻手輕輕搭在路唯的肩膀上,“還有,最後再給你一個忠告,世上冇有兩全的事,”

望著那個人離開的背影,路唯心裡其實很明白,那個人說的都是實話,隻是自己一直不願意去麵對,好像自己不去想那個人,不去接那個人的通訊,那一切就可以當作不存在了似的。

如今那個齊先生的話猶如當頭棒喝,讓自己幡然醒悟,有些事終究是要自己去麵對的,不管結果如何,都是自己必須要去麵對的,不然到最後受傷的又會是那個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人了。

路唯下定決心後給冷言的通訊號發了一個訊息,告訴他自己會在晚上跟他通訊的,到時自己也會把所有的事都跟他說清楚的。

另一邊,離開了小店的亓珩則是躲在一邊觀察著路唯的一舉一動。當他看到路唯低頭神情凝重地發著訊息的時候,亓珩就猜測自己的話應該是起作用了,路唯應該會跟冷言有一個了結了。

傍晚,路唯剛關上店門,想要轉身回自己小樓的時候,就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店門外。

“亓珩?你怎麼來了?”路唯有些驚訝亓珩怎麼會突然來自己這裡的。

“不是你說我想要吃你的菜的時候就可以過來的嗎?”亓珩隻當自己什麼事都不知道,笑眯眯地望著路唯,好像自己就真的隻是為了吃一口路唯做的菜似的。

路唯撓了撓頭,將亓珩讓進了小店,“那個,今天做生意剩下的食材已經不多了,做不出什麼像樣的菜了,你要是不著急,晚上先隨便吃點,明天我給你好好做幾道菜,”

“冇事,我就是想起來了過來坐一會兒,你有什麼就給我做什麼,隻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亓珩還衝著路唯笑眨眨眼。

路唯立馬低下頭,兩隻耳朵不聽話地紅了個透。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