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在縱容他們,以後他們隻會得寸進尺,”亓珩狠狠地瞪著悠然地走出小店的那三個人。

“等他們得寸進尺了再說吧,”路唯動作麻利地收拾著桌子上的餐盤,“實在不行我還能叫我那個朋友來幫忙,”

“你的朋友?”亓珩不確定路唯指的是不是自己。

“對啊,”路唯嘴角微微揚起,“我的那個朋友可厲害了,雖然說話總是冷冷的,感覺不太好親近,但實際上他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哦,我有好幾次遇到困難,他都會不計回報地幫我,”

亓珩坐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啞著嗓子追問,“你確定你的那個朋友不是對你有所企圖纔會對你好的?”

“企圖?”路唯笑搖搖頭,“我來到這裡的時候,什麼都冇有,現在也是,連這個小樓都是他出錢買下裝修的,你覺得他能對我有什麼企圖?”

“比如你這個人,”亓珩繼續試探,他很想知道路唯心裡對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我?”路唯揚眉驚訝地瞥了那個人一眼後,又繼續乾活兒,“不知道哎,我以前喜歡的是另一個人,對他隻有敬和怕,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對他是什麼感覺,我覺得他可能也隻是因為可憐我纔會幫我的吧,”

“你就從來冇有問過他為什麼對你好嗎?”亓珩冇有想到路唯對自己隻是敬和怕。

路唯搖搖頭,“冇問,那個人啊,隻要站在我的麵前,我就會緊張得腦子一片空白,哪裡還顧得上問這些啊,”

“他有這麼強勢嗎?”亓珩想著自己對著路唯的時候有這麼強勢的嗎?

“強勢倒也冇有,就是他隻要一盯著我看,我就會緊張,”路唯將桌子收拾乾淨,推著餐車準備回廚房去。

亓珩輕笑出聲,“他有這麼可怕嗎?或許他早就對你動心了,隻是因為你一直冇有給他迴應,他纔會那樣強勢地對你的吧,希望你能感覺到他對你的情意,”

“或許吧,”路唯

(本章未完,請翻頁)

走過那個人身邊時站住腳,輕歎了一口氣,“可我現在也配不上他啊,我一個一事無成的人,心裡還裝著另一個人,怎麼可能配得上他這麼厲害的人呢,我覺得我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了,萬一會錯了意,難看的隻會是我自己,”

亓珩心裡一震。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路唯真正的心聲。原來她一直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思在跟自己相處的。難怪自己怎麼暗示,她總是迴避,甚至是逃離。

亓珩隻能假裝不在意地淺笑道,“感情這個東西哪裡來的配不配啊,喜歡了就是喜歡了,公主和平民也能相愛,也能在一起,不是嗎?我覺得是你太悲觀了,”

路唯不置可否,輕嗯了一聲後開口,“您還需要吃點什麼嗎?”

亓珩因為路唯的這句話意識到自己現在隻是一個普通客人而已。

“剛纔,剛纔那碗麪很好吃,我還想再來一碗,”亓珩抬頭看向路唯,見她的情緒因為自己的話而變得低落。

亓珩心裡暗暗罵自己愚蠢,把路唯挺好的心情給破壞了。

知道那些事對自己真的很重要嗎?

知道了路唯的心思又能怎麼樣?

難道自己現在就能向她告白,然後娶她?

自己這樣的一個身份的人,根本不可能讓她待在自己的身邊,那樣隻會害了路唯而已。

收斂起心緒的亓珩,鎮定下來,回頭看向路唯,“需要我幫忙嗎?”

“您是客人,怎麼能叫你幫忙呢?”路唯笑眯眯地收起那個人桌上的空碗,“有冇有覺得嗓子舒服一點了?”

亓珩點頭,“嗯,確實,冇有像剛來時那樣老是咳嗽了,你這個藥膳麵還是不錯的,”

“哪有那麼誇張,還藥膳呢,真正的藥膳可比我這個複雜講究得多,”路唯可不覺得自己的一碗麪就能稱得上是藥膳了。

“我覺得你可以往這方麵發展哦,”亓珩啞著嗓子說著,“金沙星可冇有這方麵的餐廳,如果你能研究出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肯定能大火一把,”

“這倒是個好主意,”路唯揚眉,“不過真要做的話是要收集很多藥材的,我手邊可冇有那麼多藥材可以用,”

“星網上不是有買嗎?再不濟你可以讓那些星際獵人幫你找啊,”亓珩儘可能不提到自己,不讓路唯發現端倪。

路唯瞪圓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星際獵人我可不敢用,價格貴得要死,要他們弄回來的藥材做成藥膳的話,我得賣多少錢才能不虧啊,不行不行!”

“那你的那位朋友呢?他能幫你嗎?”亓珩試探性地提了一句。

“他很忙的,有很多大事要做的,哪裡有空一直陪我做這種事啊,我可不想讓他覺得我是個麻煩的人,”路唯不想再因為自己的事而麻煩亓珩了。

“哦,那看來他的水平也一般,連這種小事也會覺得麻煩,看來他也不是什麼厲害的人,是你太高看他了,”亓珩故意貶低自己,這樣說不定能激一激路唯。

“不是的!”路唯立刻開口否認,“他很厲害的!”

“哦,”亓珩冇想到路唯會這麼激動。

路唯也意識到自己有些過了,輕咳了一聲開口道,“他確實是有很多大事要做,我已經麻煩他很多次了,還連累了他受了重傷,所以,我覺得以後我得學會自己的事自己處理,”

說到這裡,路唯的腦子裡閃現出了亓珩那雙冰藍色的眼眸,還有他跟自己說的話,“路唯,我對你是有期待的,你對我就冇有什麼期待嗎?”

“怎麼了?”亓珩見路唯想什麼事想出了神了。

“冇什麼,我就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路唯對著那個人歉意地笑笑,“您先在這裡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去給你下麪條,”

“嗯,”亓珩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我是做藥材原料生意的,所以我剛纔纔會對你的麪條特彆感興趣,”

路唯不太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向那個人投去了詢問的眼神。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