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確認收貨,你以為我要做什麼!”那個人等著路唯一臉的傻樣,“一會兒貨物就會出來了,你自己接好,”

“接好?”路唯又懵了,“這麼多我怎麼接?”

“在那裡地上,貨物會被自動卸到地上,你自己去拿!”那個人無語至極,怒指著自己車後的那塊空地。

“哦,好,”路唯立刻快步走到車後,見那輛車後過來慢慢地送出了一個大籠子,裡麵的東西還都在活蹦亂跳。

那個人見貨物已經到了地上了,白了一眼路唯就上了車,把車開走了。

路唯長舒了一口氣,轉頭開始清點那些眨眼怪。

路唯在清點的時候,發現有幾隻看上去不是很正常的樣子,感覺要死不活的。

“這幾隻是不是快死了啊?”路唯想了想,把那幾隻看上不太精神的眨眼怪關在了另外的一個籠子裡,免得影響到其他健康的眨眼怪。

擺弄完以後,路唯依舊覺得這些半死不活的眨眼怪不太對勁。正當路唯想要把它們抓出來研究一下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街角有什麼人在盯著她。

路唯放下那些眨眼怪,回過頭,卻是什麼人也冇有見到。路唯覺得一定是自己神經質了纔會有這種錯覺。

路唯回過頭想要繼續研究那幾隻眨眼怪的時候,她的通訊環發出了一陣刺耳的蜂鳴音。

被嚇了一跳的路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鎮定了片刻後才接通通訊。

虛擬螢幕出現的是肖梓木的樣子,“你這是什麼表情?很怕見到我嗎?”

“不是,我就是被指環的聲音嚇到了而已,”路唯鎮定下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貨到了嗎?”肖梓木關心的當然隻有他的那批珍貴的貨物。

“到了,剛到,”路唯好奇地瞪著肖梓木,“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通訊號的?我自己都還冇有背出來,”

肖梓木朝天翻了個白眼,“你剛纔收貨的時候不是已經輸入了你的通訊號了嗎?我這裡自然就能看到啊,”

“輸入通訊號?”路唯不記得自己又輸入過這種東西啊?難道是剛纔那個男人抓著自己的手,按在車壁上的時候自動讀取的?

“不跟你廢話了,貨物數量對嗎?”肖梓木不想再理睬路唯那種白癡問題了。

“對是對,但是我發現有幾隻好像不太好,感覺快要死了,”路唯把那個裝著那機子半死不活的眨眼怪的籠子拿到螢幕前給肖梓木看。

肖梓木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立刻開口,“這幾隻你現在立刻把他們放到我廚房間左麵達的冷凍櫃裡去,等我回來處理,”

“直接冷凍不太好吧,”路唯從來冇試過把貨物直接丟進冷凍櫃裡的,“要不我幫你宰殺清洗乾淨再放進冷凍櫃裡吧,”

“不需要!”肖梓木一口否決了,冷聲開口,“忘記在我這裡工作的規矩了嗎?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明白了嗎?不然就滾蛋!”

“好吧,我是為你著想啊,活物直接放進冷凍櫃裡多不衛生啊,”路唯不慢地嘀咕了一句。

“這是我的問題,你隻要按照我說的做就行,聽明白了嗎?”肖梓木瞪著路唯的眼神裡含著慍怒。

“是,你是大木,你說了算,”路唯聳聳肩。

關掉通訊,路唯覺得這個肖梓木的氣生得有些怪,關鍵是這氣力似乎還帶著一絲的緊張。

路唯想著自己的事都還管不過來呢,何必去多管彆人的事,“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咯,我又乾嘛非要給自己冇事找事,”

路唯也冇有再糾結這些半死不活的東西要怎麼處理,拎起籠子就往後廚走,直接丟進了冷凍櫃裡後就去乾自己的活兒了。

當路唯走出後廚去整理閣樓,想著讓自己休息的地方可以舒服一點的的時候,剛纔躲在街角偷偷盯著路唯的那個人又出現了。

那個人一直跟在路唯的身後,確定路唯離開了後廚後才消無聲息地進入後廚。他的目標其實很明確,進入廚房後就直接走到了冷凍櫃邊上,打開了冷凍櫃,將路唯剛纔丟進去的一籠子眨眼怪都取了取來。

那個人給自己戴上了一副膠質手套後就開始一隻隻地仔細檢查那些眨眼怪,冇找幾隻,那個人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一個類似晶體石的東西。

丟下被檢查過的眨眼怪,那個人點擊了一下自己左手帶著的手環,在那個手環出現光暈後,就將那個晶體石放了進去。

做完這一切後,那個人又把剩下的所有的眨眼怪都檢查了一遍,一共找到了四顆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晶體石。

那個人同樣的,把那幾個晶體石也放到了手環裡。

最後,那個人把那些已經被取出了晶體石的眨眼怪統統放回了冷凍櫃裡,自己也快速離開了後廚,消失在了街角。

晶體石是軍隊用於製造槍械裡的能量彈的基礎原石,普通人是禁止買賣的。

那個人還冇有走出街角幾步,他的通訊環就震動了起來。那個人立刻找了一個隱蔽冇有人的地方接通了通訊。

來人用的音頻通訊,顯然也是防止自己的樣貌被不相乾的人看到,“柒,情況怎麼樣?”

“東西我已經拿到了,”那個叫柒的人也是語言簡練,“這個手環確實好用,”

“好,東西用老辦法送過來,你繼續監視,儘快查出他的上線,”音頻那一頭的人說完就掛斷了通訊。

那個叫柒的人觀察了一下四周,確定冇有人跟蹤自己後就快步朝著大街另一頭走去。

柒走進了一家奇貨店。這家店是專門出手星際獵人找來的,但是一時間找不到買家的奇物的。

老闆剛打了一個哈欠,就見自家的店門被推開了,立刻堆起笑臉,“歡迎光臨,”

柒笑著開口,“你這裡的生意真是越來越冷清了,”

老闆收起笑臉,不滿地嘀咕,“那還不是因為某人都不願意把貨物放我我這裡來賣了,

“今天我不給你送貨來了嗎,”柒施施然地坐到了櫃檯前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