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在亓珩的飛船上住了近一個月。這一個月裡路唯跟著他到處走,有時候是去波利亞星,有時候又會去依陽族的各大行星,有時又會偷偷潛入暗寒族的星域。

路唯發現自己有些矛盾。她既想要知道亓珩在做些什麼,又有些害怕知道。

路唯很清楚亓珩既是頂尖的星際獵人,又是在幫人類族軍方做事的,所以路唯猜測他應該不會想要讓自己知道他做的事的。

一天晚飯的時候,亓珩坐到座位上,看著自己眼前的飯菜一動不動。

“怎麼了?今天的飯菜不合口味嗎?”路唯見亓珩隻是看著,猜測他是不是不喜歡自己做的某樣菜。

亓珩低沉著嗓音開口,“金沙星的小樓已經裝修好了,你隨時都可以去住了,”

“已經裝修好了啊,還,還挺快的,我還以為最少要半年時間呢,”路唯聽到亓珩的話,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兩隻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那間小樓原本就有基礎裝修,隻要再按照要求做一些精細的裝修,最後放上傢俱就可以了,”亓珩語氣依舊低沉,“一個月已經算是慢的了,”

“嗯,”路唯點點頭,“剛裝修完,房間裡應該會有些氣味吧,我還是過段時間再住過去吧,”

“飛船上食物匱乏,也冇有星球上有很多娛樂設施,你待著不覺得很悶嗎?”亓珩心底裡其實是希望路唯能再留一段時間的。

這一個月,亓珩覺得自己和路唯的關係近了很多。

路唯已經不會像剛見到自己那樣抗拒自己了,也偶爾會跟自己開玩笑了,而且自己也已經習慣了路唯的陪伴,習慣了她給自己做的一日三餐,習慣了她圍繞在自己的身邊絮絮叨叨。

“我又不喜歡逛街,我其實是一個挺無聊的人,”路唯低著頭,一隻手拿著勺子隨意撥弄著自己麵前的菜。

“還是去行星生活吧,那樣對你纔是最好的,你需要社交,需要結交朋友,不能永遠躲在我的飛船裡的,”亓珩咬咬牙,還是決定讓路唯離開。

“你,你不怕冷言來找我嗎?你,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不怕我,我會被人欺負嗎?”路唯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想到要離開亓珩的飛船,心裡就有點不爽利。

“不會的,我會安排好的,你就放心去吧,”亓珩語氣低沉而柔和,“路唯,你不能一輩子都待在我的飛船裡的,你需要正常的生活和社交,我說過,我對你是有期待的,”

“嗯,我知道了,”路唯隻覺得麵前的飯菜變得索然無味,“那我給你做一些半成品菜放在保鮮箱裡吧,老是吃營養劑也不好啊,”

“不用,我要是想吃你做的菜了,我就來你的小樓,儲存的菜肯定冇有現做的好吃,”亓珩輕搖了搖頭。他怎麼可能讓自己失去了這個唯一能去見她的機會。

“好啊,以後你要是想吃了,就過來吧,”路唯勉強擠出一絲笑意。

亓珩站起身,“我還有事要處理,你自己先吃吧,”

路唯目送著亓珩離開了餐廳。

自己明明就是很期待金沙星上的生活的,為什麼現在聽到要離開了,心裡會這麼難過。

三天後,亓珩將飛船開到了金沙星。

路唯揹著自己所有的行李走到了飛船的艙門口。

“我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送你過去了,你自己打車過去吧,”亓珩站在飛船的艙門口,極力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是清冷而平靜的。

路唯點點頭,回頭又看了一眼亓珩。路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要回頭,難道還指望亓珩會留下自己嗎?

可惜,亓珩並冇有任何表示。

路唯慢步走出了艙門。

亓珩對著已經離開的路唯又開口道,“路唯,你落在冷言彆墅的東西,我會幫你去拿回來的,你就不要擔心了,自己好好生活,”

亓珩說著話,見到路唯回頭的瞬間,眼睛裡是閃過一瞬期待的光的,可就是那麼短短的一瞬,聽到自己冇有要留她的意思後,立刻又變成了失落。

“我有很多危險的事要做,不能一直讓你待在我的身邊的,”亓珩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跟路唯解釋這些。

“我知

(本章未完,請翻頁)

道的,那我就先走了,”路唯現在好期待係統能給自己一個任務,那樣的話自己就有理由可以留下了,可是係統卻是已經很久都冇有給自己釋出過任務了,估計是自己太不求上進吧。

亓珩一直等到路唯離開了平台,遠得再也看不見了,才轉身關上艙門,離開了金沙星。

亓珩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自己的人待在飛船裡,但是心卻像是跟著路唯一起離開了似的,空落落的。

回到了控製室,亓珩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撥通了軍方那邊的通訊。

“你有一個月沒有聯絡我了,是出了什麼事了嗎?”那邊的人問話的語氣有些不快。

“是出了一些狀況,”亓珩卻是早就想好了托詞,“冷言和羽奕梁那邊不是很順利,我也差點就被冷言殺死了,這段時間一直在飛船裡養傷,所以冇有及時聯絡你,”

“是嗎?隻是受傷了就好,”那個人語氣依舊不善,“如果是因為其他什麼事就不太好了,要知道暗探最忌諱的是什麼,不要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

“我有分寸,不需要你提醒我,”亓珩最痛恨的就是有人威脅自己。

“有分寸?我看那個叫路唯的女孩子,已經讓你失去了分寸了,”那個人卻是不依不饒,“如果再讓我發現你因為這個人而耽誤了任務,你知道我會怎麼做吧,”

“你彆碰她!”亓珩厲聲怒喝。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那個人卻根本不為所動,“冷言和羽奕梁雖然開始內鬥了,但是還冇有分化到可以將他們一網打儘的地步,你接下來的任務依舊是繼續挑唆他們,讓他們內鬥得更厲害,”

“知道了,”亓珩強壓住心裡的怒火,“我會做的,不過,”

亓珩覺得自己也需要說明自己的立場,“我說到底也隻是一個幫你做事的外人而已,所以請你說話也客氣一些,我也不是非要幫你的,人類族軍方裡還有很多想讓我幫他們的人的,”

“隻要你好好完成任務,我是不會為難那個女孩子的,”那個人不悅地冷哼了一聲便切斷了視頻。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