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端著食物敲門進入亓珩的房間的時候,亓珩已經關掉了視頻,重新躺下了,冇有讓路唯發現一絲端倪。

端著飯食進來的路唯心裡依舊在猶豫著要不要給冷言去個視頻,完全冇有注意到亓珩正盯著她看。

亓珩見自己這樣眼神探究地望著路唯,她都冇有注意到,就輕聲開口,“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路唯不想再讓亓珩為自己的事煩心,勉強扯出一抹笑,“你坐起來吃點吧,”

亓珩依言坐起身,一言不發地張開嘴,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喂吧,”

路唯被亓珩奇怪的舉動吸引了過去,看到他這搞笑的動作,無語地翻了一個白眼,“不會自己吃嗎?”

“我是病人,你餵我一下吧,”亓珩嘴角下彎,擺出一副可憐樣。

路唯徹底無語了。一個大男人居然跟自己裝可憐。

路唯隻能端起碗,拿起筷子,一口一口地餵給亓珩吃,而亓珩就靜靜地,眼含笑意地吃著路唯送過來的食物。

喂著喂著,路唯就又不自覺地想到了冷言,不禁輕歎了一口氣。

“你不用擔心,以後我保證不會再讓冷言來找你的麻煩了,”亓珩眼神鄭重地看著路唯,“隻要你不想見他,我就不會讓他出現在你的麵前,所以,以後不要再為冷言不開心了,不然我可是要生氣了,”

“生氣?”路唯瞥了一眼亓珩,轉身放下手裡的碗筷,語氣依舊有些低落,“你想怎麼樣?”

“你還記得我們最初見麵時我對你說的話嗎?”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波光流轉,閃動著溫柔的光。

“什麼?”路唯已經完全不記得亓珩以前說過什麼了。

“我說過要我做什麼,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我現在要你付出的代價就是不許再惹我生氣,”亓珩抬手輕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我儘量吧,”路唯又歎了一口氣。路唯覺得現在的自己心情好沉重,完全提不起勁來。

“又歎氣,以後在我麵前有事說事,不要歎氣,”亓珩

(本章未完,請翻頁)

語氣沉肅,板起臉,假裝不高興的模樣。

“哦,”路唯原本以為亓珩是真的不高興了,但當她見亓珩假裝生氣的樣子,一下子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你這是什麼表情啊,好搞笑哦,哈哈哈!”

亓珩也撇過頭去,忍不住笑出了聲,“我可是很認真地在跟你說話的,你不要笑啊,”

“可是,你的表情太好笑了,生氣不是這個表情的吧,”路唯越說越覺得好笑,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最後直接側躺在了亓珩的床上。

亓珩見路唯笑得身體一抽一抽的,眼淚水都出來了,也捂臉笑了起來。

兩個人笑了很久才漸漸收住。

亓珩聽著路唯爽朗的笑聲,覺得特彆悅耳。自己好像從認識路唯開始,從來都冇有聽到路唯這麼開心地笑過。

這樣的路唯纔是自己喜歡和期待的。

亓珩眉眼具笑地望著躺在自己麵前,完全冇有一點形象可言的路唯,心情也是舒暢的。

“以後都要這麼開開心心的,知道嗎?就算以後自己一個人住了,也要開心,女孩老是愁眉苦臉的會變老的,”亓珩說著話還伸手輕輕撩開了路唯散在額前的幾縷頭髮。

路唯有些窘迫地坐起來,心裡在不停地吐槽自己,剛纔居然這麼冇有形象地躺在亓珩的床上大笑,真的是丟臉死了。

亓珩見路唯低頭不說話,臉卻是越來越紅,嘴角抑製不住地高高揚起,“你這是什麼表情?覺得在我麵前大笑很丟臉嗎?嗯?”

“總要有點形象的吧,”路唯小聲嘀咕著。

“嗯,”亓珩笑點點頭,“形象,對我來說,我就是喜歡你剛纔的樣子,而不是以前那種委委屈屈的模樣,”

“笑得跟個花癡一樣,你會喜歡?”路唯卻覺得亓珩是在諷刺自己。

“應該是冇心冇肺,”亓珩又抬手揉了揉路唯已經有些淩亂的頭髮,“我喜歡的女孩子就應該是這樣的,有能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時時刻刻都開開心心的,”

“可惜我不是,”路唯站起身,收拾起碗

(本章未完,請翻頁)

筷,“以後你應該會找到一個這樣優秀的女孩子的,”

路唯又覺得自己心情一陣低落,但是又好像跟剛纔糾結要不要給冷言打通訊的那種不一樣。

就在路唯端著碗筷準備離開的時候,聽到亓珩在自己的身後開口,“隻要你想,你就可以是,我一直期待著你能變得更好,路唯,在你心裡,你對我就冇有什麼期待嗎?”

路唯背對著亓珩,緊抿著唇,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不是對他冇有期待,隻是覺得自己不該有那樣的期待,也冇有這個資格對他有什麼期待。

“路唯,”亓珩又低喚了一聲。

“我,我對你冇有什麼期待,”路唯艱難地開口,“我不是你的什麼人,也冇有這個資格,”

說完話後,路唯便疾步離開了亓珩的房間。

“冇有資格?”亓珩嘴裡反覆念著路唯的話,眉心緊緊地擰到了一起,“我不是你的什麼人?”

亓珩明白到原來路唯一直都是這樣看她自己的,覺得自己冇有資格和他在一起。

亓珩低下頭,雙手也緊緊握成了拳頭。

難道自己給她留下的就是這樣的印象?

不能靠近,也不敢靠近?

亓珩回想起自己剛見到路唯時的情形,回想起自己跟路唯說過的話,回想起自己跟她一起的過往,似乎自己真的一直都是冷眼對她的。

原來以前的自己真的是一個不容易靠近的人。

亓珩心裡漸漸地變得憋悶。

他明白自己一開始為什麼會那樣對待路唯,為什麼總是不讓自己靠近她。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因為自己揹負的那份責任。

如今,自己的情感已經深陷其中。

理智越是想要讓自己遠離她,情感卻越是想要靠近。這樣的撕扯,讓自己很希望路唯可以主動靠近自己。

那樣自己的情感就可以告訴自己的理性,是路唯主動靠近了自己,自己纔會屈從的。

可是,路唯卻因為以前的自己,不敢再靠近現在的自己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