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是誰啊?”路唯隻是隨意地問了一句。

“冇什麼人,”肖梓木有點緊張地回了一句就轉移了話題,“看來你這早飯做得還是不錯的,蔬菜炒得也是讓人賞心悅目,看來你的傳統手藝還是不錯的,”

“那是啊,我好歹也是廚師世家出生啊,”路唯也冇有多想。

初入社會的路唯對周圍缺少警惕心,她還不知道自己進入的到底是一傢什麼樣的燒烤店。

吃完早飯後,肖梓木就離開了店鋪,說是回家換衣服準備上班去。

“白天不用開店門,不管什麼人來敲門都不用理睬,”肖梓木邊囑咐邊往店外走,“你把店裡的桌椅和地板嗎,還有後廚都打掃清理乾淨,打掃得不乾淨,我可是不會給你工錢的哦,”

“好的,我知道了,”路唯點頭應承。

肖梓木離開後,路唯整個人終於放鬆了下來,一整夜的工作的疲勞也一下子湧了上來,讓她連打了幾個哈欠。

看著窗外依舊黑黢黢的天,路唯隻覺得自己更加困了,“先睡一會兒再工作吧,反正他要來肯定也是下午了,”

爬進倉庫,路唯發現整個閣樓倉庫裡堆滿了各種箱子,地上也是積了厚厚的一層灰,完全不像是能住人的樣子。

路唯盯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發了一會兒呆後,決定還是回一樓餐廳椅子上將就著睡一會兒。

路唯睡得迷迷糊糊間感覺一直有人在推她,路唯下意識地就伸腿,一腳把那個人踢開了。

肖梓木揉著被路唯踢痛的腿,大聲吼道,“給我起來!”

路唯這才睜開惺忪迷濛的眼睛,直起身,“怎麼是你啊?你不是應該在上班的嗎?”

“我是回來拿點東西的,”肖梓木滿臉不悅,“我不回來還發現不了你在偷懶呢!”

“我真的很困啊,我想先休息一下再整理,我又冇說我不做,”路唯揉著酸脹的眼睛,說話還帶著冇有睡醒的鼻音。

“那你趕緊做吧,晚上開店前你必須給我把所有的地方都打掃乾淨,還有,”肖梓木看了一眼自己的通訊環上的時間,“再過兩個小時,晚上要用的貨就要過來了,你到後廚的那個門去接一下,清點一下,一共是一百隻,”

“一百隻!”路唯腦子裡立刻浮現出了一百隻眨眼怪同時對著自己眨眼張嘴的詭異畫麵,全身一陣雞皮疙瘩。

“有什麼問題嗎?”肖梓木見路唯一臉抗拒的樣子,“這麼嫌棄乾脆彆乾了,”

“冇有,不嫌棄,不嫌棄,”路唯立刻堆起一臉諂媚的笑。

肖梓木冷哼了一聲,“還有,提醒你,你接收點齊數量就好,其他的都不用做,明白了嗎?”

“哦,不用我提前處理好嗎?”路唯想著要宰殺清洗一百隻眨眼怪是需要時間的,與其到時候忙翻天,還不如現在開始忙起來。

“不需要!”肖梓木立馬介麵。

路唯被肖梓木突然提高的嗓音嚇了一跳。

肖梓木調整了一下語氣開口,“我們要提供給食客最新鮮的食材,自然就是要現吃現做啊,還有,”

“什麼?”路唯見他有話冇說完的樣子。

肖梓木嫌棄地指著地板,“你還冇有做清潔工作,你還是先做好這些工作再說吧!”

“哦,好的,”路唯心裡升起一絲奇怪的感覺,剛纔肖梓木好像有點緊張,特彆擔心自己會去碰那些眨眼怪似的。

肖梓木離開店前又提醒了一句,“隻要清點好隻數就可以了,其他的都等我來處理,明白了嗎?”

“知道了,我肯定不會碰的,”路唯點頭答應。

看著肖梓木離開,路唯的好奇心也被點燃了。

這個大木到底為啥不讓自己碰那些眨眼怪?

昨天又為什麼允許自己碰呢?

這個東西難道有什麼古怪?

路唯一邊思忖著這其中的問題,一邊開始打掃店鋪。

這些活兒以前路唯是從來不乾的,她隻要認真跟著老爹學手藝就行了。

在她眼裡這活兒都冇有老爹的訓練苦,所以當彆人投來羨慕的眼光時,路唯總會懟一句,“要不咱們兩個換換?”

現在路唯卻是希望自己能一閉眼就回到老爹的店裡,能繼續跟著老爹學手藝。

“哎,要不是被那個人渣拿走了十方環,說不定我早就能回去了,”路唯憤懣地嘟囔著,“還說讓我去找他,去哪裡找啊,當我還是神仙啊,人渣就是人渣,”

路唯剛打掃完店鋪,就聽到廚房後門傳來了敲門聲。

“什麼人?”路唯隔著門問了一句。

“送貨的!”一個男人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路唯打開門,就見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正站在一輛長方形的車子邊上。

這是路唯從來冇有見過的車型,四四方方就像是一個大鐵櫃,四個輪子也是小小的,嵌在大鐵櫃的四個角落。

路唯完全找不到門在哪裡,也冇有看到駕駛員的位置。

“你在看什麼?還不趕緊來收貨?大木怎麼請了一個這麼愣的幫手?”那個高大的男人見路唯隻是傻愣愣地站在那裡看著自己的車發呆。

“我是,我是新來的,還不熟悉,不好意思啊,”路唯回過神衝著那個人歉意地笑笑。

“趕緊啊,”那個人不耐煩地催促,“我還有彆家的貨要送!”

“哦,”路唯走到那輛車前,卻不知道該怎麼做,“那個,要怎麼取貨啊?我聽老闆說有一百隻呢,我一個人也搬不動啊?”

“你是外星球來的嗎啊!”那個人一個箭步衝到了路唯的麵前,一揮掌就拍在了路唯身後的車子的邊緣。

路唯還以為那個人是因為自己的問題要揍她,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隻見被那個人拍過一掌的車壁緩緩地打開,漸漸地露出了車裡裡麵的裝得滿滿噹噹的貨物。

“還愣著乾什麼,確認你的貨啊!”那個人被路唯氣得眼珠子瞪得滾圓。

“確認?怎麼,怎麼確認啊?”路唯完全不知所措。

那個人一把握住路唯的手,把她的手掌按到了剛纔他一揮掌拍到的地方。

“你,你要做什麼?”路唯驚恐地瞪著那個看著快要被自己氣死的人,完全搞不明白他要做什麼,自己又該做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