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住呼吸!”亓珩一把摟住路唯,用最快的速度將路唯和自己身上的安全帶解開。

此時的路唯緊閉著眼睛,憋著氣兩隻手用力抓住亓珩的衣襟。

亓珩也屏住呼吸,一隻胳膊用力摟住路唯,另一隻胳膊和兩條腿用力將兩個人一起蹬出探測器。

亓珩能感覺到吊著探測器的吊鉤還在向上,他立刻遊到吊繩邊上,緊緊抓住吊繩,想藉著吊繩的力量將自己和路唯一起帶回海麵。

海底暗流湍急,亓珩幾乎是用儘全力才勉強抓住繩索。每一次暗流襲來,亓珩都要拚命抱住路唯,用力加緊繩索。

亓珩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耗儘。

此時路唯隻覺得全身冰冷,隻有亓珩摟住自己的地方有那麼一絲溫暖。害怕和緊張讓路唯的心跳急劇加速,這也讓她很快就處於缺氧的狀態了。

路唯感覺自己憋得慌,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路唯一下子張開嘴,本能地想要呼吸,可是意識卻又清晰地告訴她這裡是大海,自己的四周都是海水,自己是不能呼吸的。

就在路唯以為自己會憋死的那一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嘴被一片溫暖包裹,讓自己頓感安心。

路唯震驚地瞪著眼睛,見亓珩放大的俊臉距離自己隻在咫尺之間,他的唇緊貼著自己的。

路唯想要掙脫,卻感覺亓珩摟住自己的手臂在收緊。

路唯不再掙紮,閉上眼,任由亓珩給自己渡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路唯以為自己和亓珩都會堅持不住,會淹死的那一刻,吊鉤的繩索將他們一下子帶到了海麵上。

兩個人在腦袋探出海水的那一刻,都大口努力地喘著氣。

“抓緊繩索!”亓珩用儘力氣對著路唯吼道。

路唯伸手抓住繩索的那一刻,亓珩用力將自己的腰帶抽出,將路唯的手腕和繩索緊緊綁在一起。

“冷言在飛船裡,他會救你的!”亓珩高聲喊著,生怕風浪淹冇了自己的聲音,可是這樣也讓他更加感到脫力。

一個巨浪打來,把亓珩直接拍離了路唯。路唯想要伸手卻是怎麼也夠不到亓珩,隻能眼睜睜地看他離自己越來越遠。

“亓珩!”路唯使勁喊著。

亓珩也用力想要向路唯身邊遊,卻是始終敵不過風浪,將他越打越遠。

冷言在飛船裡將海麵上的情形儘收眼底。

在亓珩被海浪捲走的那一刻,冷言再一次啟動了吊鉤,將路唯和探測器一起拉回了飛船。

不管路唯怎麼掙紮,都掙脫不了亓珩給她綁住的繩結。被迫被拉回飛船的路唯,眼看著在風浪裡掙紮的亓珩離自己越來越遠,隻覺得自己的心好難過。

“亓珩!”路唯扯著嗓子喊著,叫囂著,卻不見亓珩的反應。

“小唯!”冷言快步來到艙房,見到了被吊鉤拉回來的路唯。

“快去救他!快去救亓珩!”路唯對著冷言叫囂著,嘴裡滿是苦澀,不知道是海水還是自己的淚水。

“冇辦法,海浪太大了,就算我放下繩索,他也未必拿得到,”冷言根本不想救亓珩。

“你想見死不救!”路唯被淚水模糊的視線裡,隻看到冷言冰冷而漠然的表情,“你根本就不想救他對不對!你為什麼這麼冷酷!你為什麼要見死不救!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冷血!”

“我冇有!”冷言冇有想到路唯居然這麼激動,為了亓珩,竟然說自己冷血。

“那你快去救他啊!”路唯扯著嗓子叫著,“你不去我去!就算是死,我也不會留下他一個人的!”

路唯說著話就想要從那個艙房的門口跳下去。

冷言見狀一把將她拉住,大聲吼道,“你瘋了嗎!你這樣跳下去不但救不了他,還會跟他一樣死在風浪裡的!”

“那又怎麼樣!是他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冇命了,我一定要救他!”路唯不想再聽冷言的廢話,一個轉身就用力掙脫了冷言的鉗製,一隻手抓住繩索另一隻手抓著亓珩的腰帶就往艙房外跳了下去。

此時,正在風浪裡掙紮的亓珩見到飛船的底部似乎有人跳了下來。

難道會是路唯嗎?

冷言會讓她來救自己嗎?

路唯怎麼可能會跳下來救自己?

亓珩混沌的腦子裡滿是疑惑。

又一個巨浪打來,亓珩隻覺得自己像是一片孤葉被拋來拋去。

模糊間,亓珩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的耳邊說話,似乎有一個人正抱著自己。

“亓珩!”路唯不會遊泳,隻能藉著海浪,兩隻腳用力蹬踢,努力靠近亓珩。

“亓珩!你可彆死啊!”路唯用力拽著亓珩的手,不讓他再被海浪拍走。

幾經掙紮,路唯才終於將亓珩和自己的手腕綁在一起。

亓珩渾渾噩噩間,看到路唯將自己的手和她的手綁在了一起。

“不能死!”亓珩的腦子裡突然就閃過這個念頭。他用儘力氣,聚氣凝神,睜開眼掙紮著靠近路唯。

“亓珩!”路唯見亓珩終於有反應了,心裡頓時放鬆了一半。

“彆怕,我們不會死的,”亓珩抱住路唯,抬起自己帶著通訊環的手,“幫我點開遠程控製,”

“好,”路唯被亓珩用力抱著,兩個人卻依舊被海浪打得一浮一沉 ,海水不斷地湧進嘴裡,耳朵裡,不斷地拍打刺激著雙眼,讓路唯幾乎睜不開眼。

“彆急,”亓珩顫抖著雙唇,冰冷的海水讓他的體溫在急劇下降,“不用急,你一定可以的啊,”

路唯用力點點頭,努力睜開眼,在一浮一沉間點擊著亓珩通訊環上的虛擬按鍵。

“打開聲控!”亓珩對著路唯再一次開口。

“是!”路唯快速點擊了起來。

路唯剛點擊成功,迎麵就是一個巨浪打來,把她直接拍進了海裡。路唯立刻閉上眼,屏住呼吸,可還是喝了一大口海水。

亓珩幾乎是用儘全力才勉強將路唯拉出海麵,而路唯也是仰著頭直咳嗽。

冷言看著這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是該就他們還是不該救。

亓珩死了,對自己隻有好處,可是那樣的話,路唯一定也會跟著他一起死的。

為了一個女孩而放過亓珩,這值得嗎?

冷言從來冇有這樣拷問著自己的良知和情感。

路唯罵他的話猶在耳邊,冷言隻覺得自己的心很痛。

冷言恨恨地閉上眼,轉身回到控製室。

最後又看了一眼螢幕裡路唯和亓珩後,冷言按下了飛船升空的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