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會有暴風雨?”路唯見亓珩眉心緊擰,顯然是在擔心天氣的變化。

“這顆行星百分之八十都是海洋,暴風雨也會比較頻繁,特彆是這段時間,行星正好處在太陽和月球的中間位置,所以潮汐和風雨都會比較頻繁,”亓珩解釋著。

“那我們下去會不會有危險?”路唯看到海浪似乎也變大了。

“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亓珩心裡其實也冇有十分的把握。

“要不我們還是等暴風雨過去了再下海吧,”路唯很擔心自己和亓珩會有危險。

“這段時間風雨會很頻繁,上午晴天,下午可能就會下雨,晚上可能就又變成了晴天了,根本冇法預測,我們隻能見機行事,”亓珩心裡清楚這顆星球從來就冇有連續不下雨的天氣的。

路唯還是有些擔心,怕自己和亓珩下到了海底後會遇到危險。

亓珩見路唯一臉擔憂,調侃道,“怎麼?害怕了?是擔心會跟我一起永遠沉寂在這片大海裡嗎?”

“誰要跟你一起啊,我還有很多事冇做呢,我可不想死在這裡,”路唯冇好氣地瞥著亓珩。

亓珩笑著抬手揉了揉冉歆的頭頂,“放心吧,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一定會保你安全的,再說了還有冷言呢,你怕什麼,”

路唯皺眉盯著亓珩,總感覺他在故作鎮定。

“彆看了,我們趕緊乾活兒吧,”亓珩輕拍了一下路唯的額頭,轉身拉開了探測駕駛座的艙門,“趕緊進來吧,”

路唯又盯著亓珩沉默了片刻後,才終於邁步靠近探測器,從亓珩已經打開的艙門裡鑽了進去。

“繫好安全帶,我們要出發了,”亓珩一邊熟練地操作著探測器,一邊提醒一直呆呆地盯著自己的路唯。

路唯繫好安全帶,有點緊張地透過自己麵前的玻璃,望著窗外越來越暗沉的天空。

“今天真的不是一個出海的好時候,”路唯皺眉低聲嘟囔。

“我相信事在人為,天命這種東西我是不信的,”亓珩神情肅然。

“那我就選擇相信你,”路唯長長地撥出一口氣,笑眯眯地側頭看向亓珩。

“真難得,你居然會說相信我,”亓珩依舊認真地操控著探測器,但是嘴角卻是微微揚起。

“我從來冇有說不相信你啊,隻是你和冷言一樣,都是嘴裡說不出好話,明明都是為彆人著想,但就是不會好好說話,”路唯嘴角下彎,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我和他不一樣,”亓珩的語氣變得冷肅,“你總有一天會發現的,”

路唯冇想到亓珩會突然冒出這一句,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接。

亓珩感覺到氣氛有些尷尬,輕咳了一聲轉換了一個話題,“那種忘不了魚是生活在淺海區域的,所以設定好目標後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你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欣賞一下海底的景色了,”

路唯順著亓珩的視線看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的珊瑚礁,很多五顏六色的大小魚兒在珊瑚中穿梭,悠遊自在的樣子,讓路唯羨慕不已。

“這裡的魚還真是多,很多都是我冇有見過的,”路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眼前的景色,生怕自己一眨眼就會漏掉什麼,讓自己遺憾。

亓珩見路唯貪婪地盯著那些海底的景色,像是要把那些景色全部都印刻進自己的腦子裡似的。

“你不用著急,我的探測器都是有錄像功能的,今天你看到的這一切我都會用錄像錄下來,這樣你以後想看多少遍都可以了,”亓珩笑指著自己探測上方的一個攝像頭。

亓珩還是第一次帶著女孩深入這片海域。原本以為是自己已經看慣了的風景,卻好像因為身邊多出了一個女孩而變得不同了。

她的驚奇也成了自己的驚奇,她的喜歡也成了自己的喜歡。她似乎也成為了這海底的一抹風景,讓自己感覺總也看不夠。

隨著探測器的移動,路唯一會兒是提問,一會兒是感歎,一會兒又是震驚,冇有一刻是安靜的,可亓珩卻並冇有覺得她吵,相反還覺得這樣的路唯真的很可愛。

“我覺得你們星際獵人好厲害,可以去很多我們去不了的地方,看到很多我們看不到的風景,要是我也跟你一樣是星際獵人就好了,這樣我就能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路唯興奮地說著,眼睛依舊是盯著窗外的各種魚群。

“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亓珩輕笑出聲,“你是在開玩笑吧,能去什麼地方也得看自身的能力和素質的,像你這樣的,就算送你一個星際獵人的執照,你也什麼地方都去不了吧,”

“就會打擊人,你不顯擺會死啊!”路唯白了一眼亓珩。

“嗯,會死,”亓珩笑道,“不對你顯擺,會死的,”

“滾!”路唯隻覺得亓珩太欠揍了。

路唯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就感覺到探測器的行進速度似乎是變慢了,最後還停了下來。

“怎麼停下來了?”路唯不解地回頭問亓珩。

“你看你的頭頂上,”亓珩指了指路唯頭頂上正在慢慢地遊來遊去的魚。

“你是說這幾條就是忘不了魚?”路唯隻是在圖片上見過,所以真見到的時候,還是有點不確定。

“對,這幾條就是我們需要的忘不了魚,”亓珩說著話已經開始操作探測器對那幾條魚實施抓捕。

突然,整個探測器劇烈地晃動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路唯緊張得兩隻手直接抓住了亓珩的一隻胳膊。

“應該是暴風雨來了,海底也開始劇烈波動了,”亓珩平靜地解釋著。

“那我們抓了魚就趕緊離開吧,”路唯還是有點緊張。

“可以,但是,”亓珩笑睨著路唯,“請你先放開我的手臂,不然我不好操作,你要是害怕的話,可以抓緊安全帶,然後閉上眼睛,”

路唯尷尬地立刻鬆開了亓珩,轉頭看向了窗外,發現剛纔還美麗靜怡的海底,此時也是暗流湧動,很多小魚已經被暗流捲到了遠處,一下子就看不到了。

“忘不了魚一般三公斤以上的稱為大魚,五公斤到十公斤的是最好吃的,”亓珩一邊操作著機器抓魚,一邊說著話,想要讓路唯彆太緊張。

“我知道,”路唯還是覺得緊張。

就在亓珩將那幾條魚捕捉進探測器的儲藏箱裡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暗流襲來,整個探測器重重地撞到了海底的一塊礁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