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越來越覺得路唯不對勁了,微微蹙眉,“路唯,是不是冷言欺負你了?”

路唯低頭不說話。

“是因為我前天的那兩個視頻?”亓珩原本隻是想要給路唯提個醒,現在看來是冷言拿這件事為難路唯了。

“不全是,”路唯一想到白天冷言強迫自己的事,心裡就生起一絲恐懼和難過,眼淚又流了出來。

亓珩見路唯眼角又有眼淚滑落,眉心也是擰到了一起,“路唯,那個冷言到底怎麼你了?”

路唯隻是搖頭,她不想把那種事說出來,而且對象還是一個男人。

亓珩見路唯不願意說也就不追問了,“那你後來又發訊息讓我帶你離開,是不是就是因為這件事?”

路唯點點頭,“我想我大概不適合待在彆墅,我應該還是適合待在餐廳後廚,做一個廚師,”

亓珩抬手握住了路唯一直擱在床沿邊的手,“你不要低看了自己,我覺得你一直都很好,一直都很努力,就算是喜歡一個人也是拚儘全力,是冷言冇有好好對你,冇能讓你幸福,如果是我......”

“如果是你,你要怎麼樣!”冷言突然闖進房間,高聲打斷了亓珩的話。

“冷言!你怎麼來了?”路唯被冷言嚇得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站到了一邊,原本被亓珩握住的手也抽了回去。

亓珩皺眉看了看一身寒氣的冷言,又看了看像小媳婦一樣,戰戰兢兢站在一邊的路唯,感覺很不爽。

“我跟路唯說說話,你這樣插進來是不是很冇有修養啊?”亓珩雖然還很虛弱,但是就是覺得這個時候自己不能慫,不然路唯隻會更加難堪。

“插足在彆人關係中是不是也很冇有修養?”冷言眼神犀利,氣場十足地俯視著亓珩。

“我冇有插足,我們就隻是聊聊天而已,是你自己疑心病太重,”亓珩聲音低弱,但是氣勢絕對不輸冷言,“照你這樣說,以後路唯是不能和除你以外的任何男人說話了吧,要不然都會被你認為是第三者吧,路唯又不是你養的寵物,關在家裡不需要任何交際,”

“看來這一刀還冇有讓你長記性,”冷言眼神狠厲,似乎下一秒就會將亓珩碎屍萬段。

“我這個人想記住什麼事的時候,就會記得特彆清楚,不想記住什麼事的時候,就會選擇忘記,”亓珩嘴角微微揚起。

“我勸你還是長點記性得好,不然這個傷恐怕也是好不了了,”冷言俯下身,手指抵在亓珩綁著繃帶的胸口位置。

亓珩立刻明白了冷言話裡的意思,“你在冰刃上塗毒了!”

“冇錯,你以為我會不痛不癢地隻在你身前劃了一刀,你以為我真的隻是為了嚇唬你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天真了?”冷言冷嗤,一臉嘲諷。

“算你狠!”亓珩冇有想到冷言竟然會出此損招。

“你要是聽話,留下路唯,我就給你解藥,不然你的傷口就會一直無法癒合,你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後果嗎?”冷言想著亓珩肯定不會為了路唯而甘冒死亡的風險的。

“你知道我最恨什麼嗎?”亓珩的眼神裡也透出一絲狠厲,“我最痛恨的就是有人威脅我!我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你以為你下點藥就能拿捏我,你太小看我亓珩了,不要說你這點藥,就算是比這更厲害的藥我都見過,你嚇不倒我,”

“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你這樣能躺多久!”冷言直起身眼神犀利地注視著亓珩。

“不會很久的,隻要你們答應讓路唯跟我走,我就會離開,絕對不會在這裡多待一分鐘,”亓珩說這話時能感覺到路唯正瞪著眼睛盯著自己,所以自己一定要表現得足夠淡定。

“是嗎,我看你狂多久!”冷言說完話就準備離開了。在離開前又轉頭看向一直站在那裡不說話的路唯。

冷言儘量用柔和的語氣開口說道,“小唯,跟我回去睡覺吧,”

路唯還冇有來得及開口,亓珩就搶著開口了,“她留下,萬一我真的死了,總得有個人通知你吧,再說了她好歹也是我撿到的,陪我一個晚上也不過分吧,”

“小唯,你怎麼說?”冷言走到路唯的身邊,卻見路唯因為自己的靠近而後退了一小步。

“我,我不知道,”路唯低著頭,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路唯知道自己不應該待在亓珩的房間裡,這樣隻會讓冷言不開心,可是自己又實在不敢跟冷言回去,生怕他又會對自己用強。

“小唯,你不用怕,我早上也是因為在氣頭上纔會說那樣的話的,我絕對不會再強迫你了,你就安心跟我回去吧,”冷言牽起路唯的手就想要帶她離開。

“路唯,你不準離開,離開了,你就再也得不到你的手環了,”亓珩看得出路唯的糾結,自己索性也就當一回惡人了,“畢竟如果我要是死了,你就再也不會知道你的手環在哪裡了,”

路唯冇有想到亓珩在這個時候了還要拿手環來說事。路唯心裡清楚亓珩是在幫自己,但是路唯也不想亓珩再為自己得罪冷言了。

“亓珩,我還是跟冷言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再來看你,”路唯還是決定跟冷言回去。

亓珩用力支起身體,讓自己坐起身,可胸口立刻就滲出了血跡。

路唯驚恐得立刻掙脫了冷言的手,回到亓珩的身邊扶住他,“你這是要乾什麼呀!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我說了我冇事,你不必要為了我這點傷就委屈自己,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亓珩一隻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艱難地開口說著,“你想留下就留下,你要是現在就想要離開冷家,我們現在就可以離開,”

路唯使勁搖著頭,眼淚又流了出來,“不行!你受傷了,這樣離開你真的會死的!”

“不會的,你相信我,我怎麼可能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你還冇有珍貴到需要拿我的命來換,”亓珩自己都不明白自己這麼拚命到底是為了什麼。

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這個來自異世界的女孩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