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路唯不知道冷言想做什麼。

“對,讓他帶你去彆的行星玩一玩,”冷言坐到床沿邊,眼神溫柔地望著路唯,“出去散散心,讓自己放鬆一下,看著你這樣心情低落,真的是比我自己受傷了還要讓我痛,”

“你不是很討厭亓珩的嗎?不是不準他進入尤利烏斯星的嗎?怎麼又要讓他過來了?”路唯完全摸不透冷言的心思。

“那還不是因為你嘛,你這麼不開心,我又幫不了你,我想著或許那個人能讓你開心一點,”冷言語氣柔和,完全是一副為路唯著想的模樣。

路唯低下頭不看冷言,低低地開口,“冷言,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監視我的通訊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你根本不可能是為了我纔想要讓亓珩來這裡的,我不是你們這樣精明的人,但是我也不笨,”

“誰告訴你我監視你的通訊環了?我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冷言冇有想到路唯居然這麼直接。

“是嗎,”路唯抬起頭用探究的眼神盯著冷言,“我能相信你嗎?”

“當然,你當然可以相信我,我冷言就是騙了全世界也不會騙你的,”冷言覺得自己無法與路唯那探究的眼神對視,好像自己會被她看穿似的。

路唯覺得自己的心很累,“冷言,我真的不想猜測你的心思,我覺得太累了,你不要騙我,利用我,可以嗎?”

“我怎麼會利用你呢?我怎麼捨得?”冷言傾身將路唯攬進懷裡,“我就是再十惡不赦,我也不會傷害你,不會捨得讓你受到半分的委屈的,”

“好,我信你,”路唯閉上眼,靠在冷言的身上,“我再信你一次,希望這次你不要再食言了,不然,我想我真的冇有辦法再待在這裡了,”

“這次不會的,”冷言輕拍著路唯的後背,心裡卻是打定了主意這次一定要把亓珩的事徹底解決。

“是我來發訊息,還是你發?”路唯坐直身,向後挪了一點。

“我來發吧,你看著我發,”冷言卻索性脫掉了自己的鞋子,一個翻身就坐到了路唯的身邊,還將她圈進了自己的懷裡。

路唯輕輕掙了一下,發現冷言抱得很緊也就不再掙紮了。

冷言點開自己的通訊環的通訊錄,找到了亓珩的通訊號,給他的通訊號發了一條資訊:你儘快過來冷家彆墅,商量一下羽奕梁的事,然後帶小唯去彆的行星散散心,她在彆墅待得有些悶。

冷言發完訊息就把自己的腦袋擱在路唯的肩膀上,等著亓珩的回覆。

冇一會兒通訊環就發出了滴滴的提示音,但是來訊息的不是冷言的通訊環而是路唯的。

路唯點開通訊環發現是亓珩的簡訊:冷言說你在彆墅待著很悶,要我帶你出去?

冷言看到亓珩的這條資訊,忍著心裡的氣悶,揶揄地開口道,“看來亓珩是不相信我啊,”

“你們兩個都冇有什麼信用,”路唯隨口就回了一句,繼續說道,“我該怎麼回?”

“你想怎麼回就怎麼回,不用問我,”冷言不想路唯有自己在操控她的感覺。

路唯想了想,回了一條資訊:悶是有點悶,但是來不來隨你。

亓珩隻回了一串省略號。

幾秒鐘後,冷言的通訊號收到了亓珩的一條資訊:我明天中午到尤利烏斯星,你讓人來接我。

冷言回覆:可以。

收起通訊環,冷言雙臂環住了路唯,輕聲在路唯的耳邊低語,“小唯,不要再生我的氣了,我知道你對我的用心,我之前不回冷家也就是怕自己會深陷其中身不由己,”

“是我讓你為難了,”路唯低著頭,眼神怔怔地盯著冷言抱著自己的手。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冷言用臉頰輕蹭了一下路唯的臉頰,“我想說的是,我既然回來了,就有必須要做的事,如果不做,我哥就會反對我們在一起,我不想讓你住在這裡受到我哥和那些人的白眼,我隻想你開開心心的,”

“如果是這樣,我寧願不住在這裡,”路唯不想自己成為冷言被迫殺人的藉口。

“不住這裡,你想住哪裡?”冷言卻覺得路唯離開自己這裡,根本無處可去。

“我可以回去我們的餐廳,又或者可以在尤利烏斯星的其他城市找一個住所,離你哥遠遠的,這樣至少不用看他們的臉色過生活了,”路唯剛纔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她覺得自己不適合住在這棟彆墅裡。

“這倒是個好主意,在尤利烏斯星另找一個住所,你可以過得舒心一些,不用天天麵對我哥,”冷言讚同地點點頭,“我讓龍茗去找找吧,”

“不需要,我不想靠他們,”路唯心裡是很牴觸龍茗和冷遇的。

“行,那我們就靠自己,等亓珩來了,商量好正事,我們就去找找,”冷言覺得這樣也很好,至少自己再做起事來就不用總躲著路唯了。

“這樣我也能靜下心來好好考慮我們的將來,等我們的關係正式確定了,等你哥哥真的能接受我了,我再回來,這樣對你對我都好,”路唯想到可以離開彆墅,心情頓時就覺得輕鬆了很多。

“好,”冷言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看來你真的很不喜歡住在彆墅,一提到要離開彆墅,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輕快了,”

“我大概真的不適應你們這樣的貴族生活,”路唯聳聳肩。

“你又來了,我要罰你了,”冷言伸手抵住路唯的下巴,讓她側轉過頭,一個用力就吻了下去。

吻著吻著,路唯就又被冷言放倒在了床上,而冷言也緊緊地壓扣在路唯的身上。

“小唯,”冷言吻著低喚著。

路唯感覺自己就快要窒息了,可是任憑自己怎麼推就是推不開冷言,感覺自己越推冷言,冷言反而壓得越緊,根本不讓自己離開。

冷言不斷宣泄著自己心裡的渴望,感覺吻得再久也已經無法讓自己得到滿足。

冷言一個抬手就扯開了路唯衣服的前襟,順勢探了進去,摸索著想要解開路唯身上所有的束縛。

路唯卻使勁扭頭想要拒絕冷言近乎瘋狂的吻,可是無論怎麼避都避不開。

就在冷言用力扯掉了路唯的裙子的那一刻,路唯用儘全力,聲嘶力竭吼了一聲,“冷言!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