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個子一聽到這個名字,眉毛都集體起飛了,“他可是整個霸占了星際獵人榜單首位很多年的頂級獵人!”

路唯一臉不信。

小個子很認真地解釋起來,“一般人有錢人都是請不到他的,要他出手是要看他的心情的,還有就是那個東西是不是值得他出手,他看不上眼的東西,就是拿整個星球跟他交易,他都不會出手的,”

“隻認錢的人渣!”路唯暗暗罵了一句。

“你胡說什麼!”那個小個子聽到路唯這話立刻不高興了,“他可不是什麼人渣!他可是很厲害的好人!很多人都受過他的恩惠,隻要他覺得可以,甚至會免費幫人獵貨,他可是我的偶像!”

“偶像!”路唯隻覺得自己全身一陣惡寒,“開玩笑的吧,”

路唯完全無法把自己見到的那個人和小個子的描述聯絡在一起,感覺他說的跟自己見到的根本就是兩個人。

“星網上關於的他的訊息很多,你可以自己去查啊,”小個子撇了撇嘴,“我說,你這個廚師,到底會不會做這個啊?要是不會,就請你走吧,我就不留你了,我還要做生意呢,”

“就那些人你急啥,”路唯不屑地回了一句。

“那些人都是我的老主顧,還有很多人還冇有來呢,一般要到深夜人纔會多,到時候我這些活夠不夠還成問題呢,”小個子傲嬌地抬了抬下巴,“我已經在獵網上又找人定了一批貨哦,”

“你這個搞曆史的,居然不務正業搞這種東西,”路唯懟了一句。

“專業廚師都不專業了,我們搞這個不是很正常嗎?”小個子翻了一白眼,“你到是做還是不做?”

“做!”路唯一直在叫喚的肚子讓她根本冇有選擇,“這有什麼難的,我肯定可以的,不過......”

“什麼?”小個子見路唯欲言又止的樣子。

“能先給我吃點東西填填肚子嗎?我真的餓得頭暈眼花,腿打飄,冇有力氣乾活兒,”路唯說著話還嚥了咽口水。

“想吃東西?”小個子指了指路唯身邊一份昨天賣剩下的烤肉,“這個給你吃,是昨天賣剩下的,”

“你不是說你這裡生意很好,食材都會不夠嗎?”路唯無語瞥著那個小個子。

“呃......”小個子一臉尷尬,“那是因為我昨天有事提前關門了,”

“哦,”路唯瞟了一眼那一堆剩肉,內心是拒絕的,可是怎奈肚子實在太餓,“我來處理一下,應該是可以吃的,”

“你自己弄吧,隻要彆跟今天新鮮的混在一起就行,還有,半個小時後,我要來試吃你烤的肉,如果不合格,請你立刻走人,那些肉就算我送你的,”小個子說完話便轉身離開了廚房。

那個小個子一離開,路唯開始讓係統開始查詢這種不明生物的做法。

係統給到的答案也很簡單,這種叫眨眼怪的生物外皮和內臟有毒,去除後肉可以食用,具體烹飪方法不詳。

“不詳?”路唯原本還以為係統會給到她一堆詳細的烹飪方法,卻冇有想到隻給了她這兩個無用的字。

路唯想著應該是這種生物不屬於普通食材,基本不會有人那它們來做食物,所以也就不會有任何的烹飪記載了。

如果自己可以研究出做法,填補了這個空白,那自己豈不是就會很快成為有錢人?

路唯想著想著,就莫名地興奮了起來。

路唯先拿起了一根昨天賣剩下的肉串聞了聞,確定除了混合香料的味道以外冇有其他奇怪的味道。

“檢測一下,是不是有毒素,”路唯要求係統對眼前的烤肉做檢測。

“無毒,”係統很快就給出了結果。

路唯確定了這些隔夜肉還能吃後,就將這些肉全都拿到了烤爐上。路唯習慣性地伸手點到了自己原本是手環的位置,想要拿出一些調料,卻隻是點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路唯隻能轉身去找這裡的調料。她發現這個廚房很大,但是調料區裡放的調料卻是少得可憐,隻有幾種複合調味料。

路唯皺了皺鼻子,“這種東西也能算是調料?”

嫌棄歸嫌棄,路唯還是將這些複合調料一樣樣地都嚐了一遍,找到了她想要的那種味道後便拿著調料回到了那些烤肉邊。

勉強將這些肉塞進肚子裡後,路唯開始懷念以前老爹做的菜了,“我想吃老爹給我做的菜啊!醬肉丸子,紅燒魚,還有燉雞湯,為啥我就穿越到了這麼一個無趣又無語的地方啊!”

發泄了一通後,路唯才走到那些活得眨眼怪的麵前。路唯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詭異的生物,完全不像是可以吃的樣子。

想到自己剛纔吃了一肚子這個東西的肉,路唯覺得有點反胃。

在做了無數次心理建設後,路唯才慢慢地蹲下身,一點點地打開籠子。

“不要咬我啊!”路唯閉上眼,咬緊牙關,伸手一下子抓住了一隻眨眼怪脖子。

一瞬間,路唯隻覺得自己的掌心滿是一層冰冷而黏黏的東西,而那個玩意兒還在自己的掌心拚命掙紮。

路唯忍著噁心,將那個東西拎到了水槽裡,拿起一把刀就狠狠地將那個東西的頭給斬了下來。

接下來,路唯就按照係統給出的簡單提示,打開水龍頭,一邊沖洗,一邊將眨眼怪的皮一點點地剝離。處理完外皮後,又將內藏全部處理掉。

終於把眨眼怪弄乾淨後,路唯也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接下來就簡單得多了,畢竟燒烤的醃製無論是哪種肉都是差不多的。

路唯按照自己的理解將眨眼怪醃製好,再串到架子上烤。在烤製的過程中,路唯還不斷地在肉的表麵刷上醬汁,這樣可以更入味。

折騰了大半個小時,路唯終於將一隻眨眼怪烤熟。在端出去給那個人嘗味道前,她還湊近聞了聞,確定冇有什麼奇怪的味道後才放心。

“嚐嚐吧,”路唯將烤好的肉端到了那個人麵前,“味道應該還是不錯的哦,”

“還挺有自信的嘛,”那個人說著話視線就移到了烤肉上。

他發現路唯烤出來的肉色比較深,似乎是刷了很多醬料,皺眉開口,“醬料也是要錢買的好嗎,你這樣是要敗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