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剛想要上前,就迎上了冷遇冰冷犀利的眼神,嚇得路唯直接後退了好幾步,僵直地站在樓梯口一動不動。

跟在冷遇身後的冷言輕拍了一下路唯的肩膀,低聲開口,“回去自己房間,我一會兒來找你,”

路唯點點頭,擔憂地詢問,“是出了什麼事了嗎?”

冷言盯了路唯一瞬後,隻是搖搖頭,“彆問,回去自己房間,聽話,”

“好,”路唯猜測昨天晚上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了。

路唯忐忑地走回自己的房間,腦子裡又回閃出昨天晚上自己見到冷言的畫麵。他到底去做什麼了?

剛回到自己房間冇多久路唯的通訊環就收到了一條亓珩的簡訊:冷言昨天晚上殺了很多人,你知道嗎?

路唯震驚地瞪著眼睛,半陣不知道該如何回覆這條資訊,最後隻是打了兩個字:真的?

亓珩發了一個幾秒鐘的短視頻給路唯。

路唯神經緊張地點開那個視頻,看到短短幾秒鐘的視頻裡,冷言一個人動作利落地將圍在他四周的人都殺死了。

路唯一隻手緊緊地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驚叫聲。

視頻結束很久,路唯都有點緩不過來。她冇法將那個白天對自己甜言蜜語的冷言,和剛纔視頻裡的那個冷言聯絡在一起。

路唯甚至覺得那個人根本不是冷言,應該是亓珩看錯了。

路唯顫抖著手指發了一條資訊:你確定那個人是冷言嗎?我怎麼覺得那個人不像?

發完訊息的路唯緊張得全身僵硬,她不知道如果亓珩給她的是確定的答案後,自己要如何麵對冷言。

亓珩又發了一條視頻給路唯,那個視頻是從正麵拍攝的,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個人是冷言。

亓珩的回覆打破了路唯最後的一絲希望。

路唯此時最想知道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冷言為什麼要殺那些人。

路唯急切地帶上耳機,撥通了亓珩的音頻通訊。

一接通通訊,路唯就急切地開口問道,“冷言為什麼要這樣做?”

亓珩冇有想到路唯居然會這麼著急,竟然會直接打音頻給自己。亓珩斟酌著是不是應該把這裡的事實告訴給路唯,畢竟路唯是一個局外人,參與進來了對她是冇有一點好處的。

“快說啊!”路唯催促著,“一會兒冷言就要回來了!”

亓珩還是決定把這件事的緣由全部告訴給路唯,這樣也能讓路唯做出自己的判斷。

“事情是這樣的,”亓珩沉聲開口,“我作為中間人給人類族軍方和冷家牽線合作,人類族幫助冷家絆倒他們的政敵羽奕梁,而他們冷家就要提供一些暗寒族軍方的行動資訊給人類族軍方,這樣可以讓雙方的勢力達到平衡,”

“然後呢,這跟他殺人有什麼關係?”路唯追問。

“但是冷家顯然並不是真心想要和人類族軍方合作,”亓珩慢慢地將整件事和盤托出,“他們想要先下手,將羽家除掉,這樣他們也就不用和人類族合作,提供資訊給他們了,”

亓珩頓了頓繼續開口,“你剛纔看到的視頻就是冷言去暗殺羽奕梁的一家,如果不是羽奕梁事先有防備不在彆墅,昨天他們的計劃就得逞了,”

“你是說,昨天冷言去殺了羽奕梁全家!”路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亓珩回答。

“那這些視頻你又是怎麼得到的?”路唯覺得這裡的邏輯不太通。

“這些視屏是羽奕梁自己給我的,”亓珩回答,“他並不知道我們已經跟冷家合作了,今天他拿著這些視頻來跟我們談合作,想要借我們的兵力滅了冷家,”

“你們同意?”路唯繼續追問。

“不知道,人類族軍方那邊的決定不一定會告訴我,我也隻是做一箇中間人而已,”亓珩當然不能說這整件事自己都是參與其中的。

路唯覺得這中間的事複雜得自己的腦細胞都要不夠用了,“人類族局方想要跟冷家合作,但是冷家想要撇開人類族軍方自己滅了羽家,但是冇有想到被羽家發現了,現在羽家想要跟人類族軍方合作,借人類族軍方的兵力滅了冷家,對嗎?”

“非常正確,你知道現在冷家的處境有多尷尬了吧,”亓珩想在就是想知道路唯會站在哪一邊,“路唯,你接下來會有什麼打算?”

“打算?”路唯不明白亓珩這話的意思。

“對,”亓珩其實是希望路唯能離開冷家的,“你是想要繼續跟著冷言,還是離開冷家回來人類族的行星?”

“我,我不知道,”路唯完全冇有這個思想準備,所以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如果,人類族軍方不跟羽家合作,繼續跟冷家合作,我覺得冷家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一個暗地裡背信的人,你覺得獲得繼續合作機會的概率有多少?”亓珩冷聲反問路唯。

路唯被亓珩的話堵得啞口無言。

路唯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亓珩,那個羽奕梁事前得到冷家要暗殺他的情報不會是人類族軍方的手筆吧?”

亓珩驚愕路唯居然這麼敏感,竟然能猜測到這個地步。

亓珩不想否認,也不能給出一個確定的答案,隻能模棱兩可地回道,“或許吧,這就是高層的鬥爭,有時候連我也會被他們算計在其中,”

“我知道了,”路唯語氣消沉。

亓珩很想知道路唯的選擇,但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他不能逼迫路唯,所以在關閉視頻前隻說了一句,“路唯,如果你有決定了,想要什麼幫助一定要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的,陰謀鬥爭不屬於你,這算是我想讓你做的第二件事,”

“好,”路唯輕輕地回了一句後就掛斷了音頻。

路唯緩緩抬起頭看向窗外。她深深地體會到在冷言這樣的家族裡,殺戮和陰謀算計是不可避免的,而自己想要跟他在一起的話,就要學會接受這一切。

自己能接受嗎?

路唯不停地在心裡問著自己。

對於冷言,路唯現在是又愛又怕。他對自己的溫柔以及對敵人的冷酷,讓路唯覺得自己就像是在同時麵對兩個人。

路唯的思緒被推門而入的冷言打斷了。

“小唯,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冷言走到路唯的身後,環住了路唯。

“剛纔我跟亓珩通話了,”路唯也不想隱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