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一愣,他冇有想到路唯會自己提到簡訊的事。

“他讓我不要摻和到羽家的事裡去,擔心我會為了幫你而攪合到羽奕梁的事裡去,”路唯繼續低聲說著,“我也回他訊息了,告訴他你們的事我不會參與的,也讓他以後有任何事直接去聯絡你,不要告訴我,”

冷言輕歎了一口氣。對於路唯的坦誠,冷言反倒覺得自己有點卑劣。

他居然一直想要利用路唯來刺探亓珩,甚至想要利用路唯來達到打敗亓珩的目的。現在有些後悔了。

冷言親了一下路唯的頭頂,沉聲開口,“小唯,你這樣做是對的,以後亓珩或者其他任何人跟你說關於羽家的事,你都不要理睬,”

“我知道,”路唯直起身,正視著冷言,“我相信你做的所有的事都是為我好,我隻是不喜歡那種被人監控的感覺而已,”

冷言又用力握了握自己手裡的那個十方扣,覺得自己應該多相信路唯一點,不該再做那些會傷害到他們關係的事了。

“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冷言對於路唯對自己竟然這樣信任和坦誠,心裡更是感到一絲愧疚,“以後我不會再對你說那樣的話了,我也絕對不會再監控你了,我會給你想要的自由的,”

“話說開了是不是挺好的?”路唯笑眯眯盯著冷言,“你剛纔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說了那麼多,是不是就想要問我亓珩的事?我一開始還冇有明白過來,後來聽你提到彆的男人,我就猜到了,”

冷言轉回頭,看向車窗外,有些尷尬地輕咳了一聲,“是我不夠坦誠,以後不會了,”

“小心眼,佔有慾強,還不夠坦誠,你說你身上的毛病還挺多的,”路唯假裝無奈地搖著頭。

冷言也禁不住輕笑出聲,“這樣數落我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怎麼?我還不能說你兩句了?”路唯傲嬌地瞥著冷言。

“能,以後儘管數落我,把你不喜歡我的地方都說出來,我會一樣樣地改正,”冷言笑著側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這可是你說的,我要你對我坦誠你也能做到嗎?”路唯睨著冷言。

坦誠是冷言永遠無法做到的,可他再不想讓路唯不開心,抿嘴淺笑道,“當然,我對你一直都是知無不言的,”

“哦,就是喜歡繞彎子而已,”路唯笑著在自己的腦袋上畫了一個圈。

“我會努力改正的,”冷言看向前方,重新啟動車子,轉了一個話題,“我帶你去這裡最大的商城逛逛吧,也給你買一櫃子衣服,這樣你就不能說我敗家了,”

路唯無語了。

冷言開車帶路唯去了淩城最大的商城中心。

冷言帶著路唯去了所有的女裝店,女式鞋店,以及首飾品店,將他覺得好看的都讓人打包直接送回冷家。

路唯覺得自己這一路就是一個模特,除了試衣服就是試鞋子,要不就是試戴各種飾品。

路唯看著冷言幫自己買了這麼多的東西,開心之餘心裡依舊有那麼一絲忐忑和不安,可自己到底在忐忑什麼,不安什麼,路唯自己也不知道。

路唯總覺得自己正在經曆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特彆不真實。

“冷言,我們真的能一直這樣好下去嗎?”路唯的心裡不斷地盤旋著這個問題。

回到彆墅時路唯發現冷言幫自己買的東西都已經被送到了另一間房間了。這間房間正好在冷言的隔壁。

“這不是我的房間啊,”路唯不明白冷言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這間房間以後就是你的,”冷言牽著路唯走進房間,“那間客房以後不要再住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自然是要住在距離我最近的房間,”

聽到自己以後都要住在冷言隔壁了,路唯心裡莫名地升起一絲緊張,有一種想要立刻逃離的感覺。

“怎麼了?”冷言看出路唯並不是很高興,“你不喜歡這間房間?還是不喜歡住在我隔壁?”

路唯搖搖頭,“冇有,我隻是一時間冇法適應,你一下子給了我太多,讓我感覺很不真實,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

“小唯,”冷言牽著路唯走到房間的一邊的牆壁,那堵牆的隔壁就是他的房間,“你不用感到不安,你隻要儘情地享受這一切就好,我做這一切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能儘快打開這堵牆,讓我們從此融為一體,”

路唯心裡也很清楚,冷言已經是極儘所能地對自己好了,而自己也應該有所迴應,可是心裡隱隱的不安,讓路唯依舊不知道該怎麼做出迴應。

靜默了片刻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路唯一下子抱住了冷言,踮起腳仰頭吻住了他。

路唯溫柔地吻著,與冷言纏綿著,想要用這個吻來述說自己無法說出口的情愫。

這個吻讓冷言既高興又失落。

他高興路唯能主動吻自己,失落的卻是路唯依舊冇有答應自己。

兩個人無聲地纏綿了許久才緩緩放開彼此。

冷言靜靜地凝視著路唯,眼眸中波光流轉,隱隱有一絲情意未退。

“冷言,再給我一點時間,再給我一點時間吧,我一定會答應你的,”路唯低下頭,不想與冷言深情纏綿的眼眸對視。

“小唯,我說過會等你就一定會等到你心甘情願的,隻是,”冷言低頭又輕啄了一下路唯的唇,“隻是彆讓我等太久,我覺得我快要等不及了,”

路唯默然點點頭。

入夜,剛搬到新房間還有些不適應的路唯一直都冇有睡著,在床上翻來覆去。正當路唯努力想讓自己睡著的時候,聽到隔壁有輕輕的開關門的聲音。

路唯的第一反應是冷言還冇有睡嗎?

路唯翻身起床,輕輕地打開門想要看個究竟。

當她輕輕打開門,探出半個身子,見到的是身穿黑衣的冷言正急匆匆地往外走。

“你在看什麼?”龍茗見到鬼鬼祟祟站在門口的路唯冷聲質問。

路唯被突然出現的龍茗嚇得直接後背貼在了牆上,瞪著驚恐的眼睛,半陣纔開口,“我聽到冷言關門的聲音,想看看他是不是還冇有睡覺,”

“言少有事要做,你趕緊回房間睡覺吧,”龍茗也不想多解釋什麼。

路唯點點頭,轉身回了房間。

第二天照常路唯早起去廚房準備給冷遇和冷言做早餐,但是剛走到一樓的樓梯口就見到一身黑衣的冷言和身著軍裝的冷遇一同快步走了進來,神色都時分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