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資料上說的,這道菜其實還有養生的功效哦,”路唯說著話,開始收拾著手邊的工具。

“彆收拾了,這些讓其他廚師來收拾吧,他們還要給我們做午餐呢,”冷言拉起路唯就往廚房外走,“我很困了,你陪我回房間休息一下吧,”

“回房間做什麼呀?”路唯覺得回房間也冇有什麼事可做。

“誰說的,回房間可以做很多事,”冷言無視路唯的抗議,直接一把將路唯打橫抱起,還在路唯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感覺你好瘦,以後要多吃一點,把自己養胖一點,我喜歡肉肉的女孩,”

路唯噘著嘴,“女孩都喜歡苗條的,胖了穿什麼都不好看啊,”

“誰說的,我就喜歡胖一點的女孩子,”冷言說著話又親了一下路唯,完全無視已經走到他們麵前的管家龍茗。

路唯把頭埋進了冷言的胸口,不想看龍茗那張冇有溫度的臉。

“什麼事?”冷言並冇有要放下路唯的意思。

“跟您彙報一下,您上午讓我安排的事已經安排好了,”龍茗微微躬身。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晚上到我書房來,我有事跟你說,”冷言語氣冷冷,不帶任何情緒。

龍茗應承後,冷言就抱著路唯回去了他的房間。

路唯發現冷言居然把自己帶來了他的房間,心裡一陣緊張,“你,你帶我來你房間要乾什麼啊?”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們好歹也是戀人關係,不要搞得好像我是在拐帶未成年女孩似的,好嗎,”冷言說著話還抱著路唯坐到了自己房間一邊的沙發椅上,讓路唯坐在自己的腿上。

“可是,可是這裡是你的房間啊,”路唯還是有些緊張,腦子裡還想到了那天差點就在一起的畫麵。

“小唯,我想讓你能更靠近我,我的房間也就是你的房間,以後我們就是一體的,小唯,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歡你,”冷言摟著路唯,將她緊緊貼靠在自己的懷裡。

“冷言,我對你的家族完全不瞭解,對你做的那些事也不瞭解,自從你從秦清變成冷言後,我就覺得我對你一點也不瞭解了,”路唯靠在冷言的懷裡,把深藏在心裡的話也說了出來。

“我小時候的經曆都跟你說過了,長大後的那些經曆我並不想讓你知道,因為那些事太黑暗太殘酷,根本不是你應該知道的,”冷言並不想把自己狠厲血腥的一麵展露在路唯麵前。

冷言隻想要跟路唯擁有更多的未來,讓路唯隻看到現在和未來的自己,而不要知道過去黑暗的自己。

路唯沉默了片刻後才緩緩開口,“你,你以前真的殺過很多人嗎?”

“嗯,”冷言隻是低低地迴應了一聲。

“都是你們冷家的敵人嗎?”路唯繼續追問。

“有些是冷家的敵人,有些是暗寒族的敵人,”冷言簡單地解釋著。他依舊不想讓路唯知道太多自己的過去。

“都是你哥哥讓你去殺的嗎?”路唯想給自己的心找一個平衡,讓自己能接受冷言以前殺過很多人的事實。

“我哥是冷家的家主,我是聽命於他的,他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冷言陳沉生迴應,“後來我才慢慢意識到殺人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我並不能改變我哥的決定,所以我隻能選擇離開,”

“明白了,”路唯又想到了之前司業跟她說過的話,便開口問道,“冷言,如果你哥又要你去殺人,你會去嗎?”

“不會,我會跟他講道理,然後給他一個不用殺人也能解決問題的辦法,”冷言知道在這件事上自己是不可以有任何的猶豫的,“其實我哥也不是非要殺人的,隻是因為他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處理方法而已,所以,以後我給他出主意,這樣他自然也就不會讓我去殺什麼人了,”

“那就好,殺人總歸是不好的,”路唯聽到冷言這樣說,心情也安穩了很多,之前那種不安定的感覺也減輕了很多。

冷言輕拍著路唯的後背,“小唯,以後你就是我冷言最親近的人,隻要是你不喜歡的,我就不做,不過呢,你也要答應我,不要再跟那個亓珩聯絡了,可以嗎?”

“你好像很不喜歡亓珩啊?”路唯仰頭看向冷言。

“因為他是幫人類族軍方的,因為他也在覬覦你,所以我不能讓他靠近你,”冷言低頭與路唯對視。

“他不是星際獵人嗎?怎麼會是幫軍方的呢?”路唯有點不太明白。

“你以為他那次來真的隻是為了幫你完成任務的嗎?”冷言嘴角微微揚起,“那天來找冷遇纔是主要的,你是他進入尤利烏斯星的助力而已,你明白嗎?”

“冇有我,他就進不了尤利烏斯星?”路唯還是不太明白這中間的關係。

“如果冇有你,單憑他一個人,我們這邊是根本不可能放他進尤利烏斯星的,”冷言想要路唯明白,亓珩根本冇有他想得那麼好。

“原來如此,”路唯點點頭,“難怪那天他突然跑來店裡跟我說了你的情況,還好心說要帶我來看你,原來是醉溫之意不在酒啊,”

“你被他利用了你都不知道,真是傻,以後我可得把你看牢了,要不然哪天又要被他利用了,”冷言又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這個人真的是太討厭了,做什麼事都喜歡繞著來,也不說明白,我又不是不幫他,真是無語,”路唯無語地嘀咕著。

“以後他再讓你做什麼事,你一定要告訴我,讓我幫你參謀一下,這樣你就肯定不會被他利用了,”冷言覺得亓珩之後肯定會來找路唯的,而路唯如果對自己不隱瞞的話,自己就能有主動權了。

“哦,你這是要把我拴起來的節奏啊,”路唯心裡知道這是冷言在保護自己,但是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我還恨不得把你藏進我的身體裡,這樣你就永遠不會跟我分開了,”冷言伸手輕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果然佔有慾強大,”路唯低低嘟囔了一句。

冷言一直陪路唯到晚上,直到路唯睡著了,冷言纔回到自己的書房。

冷言見到一直等在自己書房的龍茗,開口就冷聲斥責,“金沙星這樣的錯誤以後不要再有第二次了,聽到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