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仔細閱讀起詳細的新聞。

那家呈香館深夜遭竊,所有的名貴香料都被偷走了,這中間最值錢的就是一小盒古代流傳下來的龍涎香。

警察勘查現場後冇有發現任何指紋,腳印等任何痕跡,甚至連門鎖都是完好無損的。

如果不是監控攝像拍到了一個模糊的黑影,都要懷疑東西不是被偷的而是自行消失的了。

路唯看完新聞,想到昨天下午冷言接了一個通訊後就匆匆離開了,也不告訴自己去乾什麼。現在看來應該是去給自己偷龍涎香去了。

路唯看著新聞深深地歎出一口氣。

正當路唯看著新聞發呆的時候,身後突然伸出一隻手,輕拍了一下她,把路唯嚇得一下子就關掉了視頻。

路唯緊張地回過頭看到的竟然是身著軍裝的冷言。

路唯嗔怪,“你乾嘛呀,想要嚇死我啊!”

“你是不是在想,新聞上的那個盜竊案是不是我做的?嗯?”冷言笑眯眯地盯著路唯。

“是你做的嗎?”路唯真的很想知道。

“如果是的話,你想怎麼辦?”冷言拉開路唯身邊的椅子坐在了路唯的身邊。

路唯攤開手,“東西呢?”

“什麼?”冷言一臉不明所以。

“龍涎香啊,”路唯還勾了勾手指。

冷言搖頭,“冇有,我哪裡有這東西,”

“真的冇有?”路唯伸長脖子,靠近冷言,盯著他的眼睛。

“真冇有,我還為這事忙了一個晚上呢,”冷言假裝無奈地笑了笑,“這件事其實我後半夜就知道了,我還派人去調查了,不過還冇有查出個接過來就是了,”

“那怎麼辦?我今天做不了那個菜了?”路唯有些沮喪。

冷言卻一臉得意地從自己的製服上衣口袋裡掏出了一小袋粗粒粉,放在了路唯的麵前,“這是你要的龍涎香,”

“你不是說那個盜竊跟你冇有關係嗎?”路唯驚愕地看向冷言。

“應該說跟我有關係,但是盜竊這件事本身不是我做的,”冷言解釋著,“我讓龍茗一早就找到了那個人,向他高價買了這些龍涎香,但是我們離開冇多久那家店就被盜竊一空了,顯然是有人想要栽贓給我們冷家,”

“明白了,”路唯瞭然地點點頭,“你花錢買了龍涎香後,有人直接把那家的呈香館給洗劫了,藉此想要栽贓陷害你,那這個人應該是跟你或者你們冷家有仇的人吧,”

路唯話音剛落就見冷言不高興地盯著自己。

路唯愣了片刻才意識到是自己剛纔又說錯話了,立刻堆起討好的笑,“不好意思,是我說錯話了,應該是我們冷家,對嗎?”

冷言低下頭重重地吻住了路唯,吻了很久,直到把路唯的唇都吻得有些腫了才放開。

“以後再忘記,我就還要這樣懲罰你,”冷言一臉壞笑。

路唯低著頭,用力抿了抿自己有些腫的嘴唇,小聲嘀咕,“你也太暴力了,”

冷言又低下頭輕輕地吻了一下路唯的臉頰,“小唯,我太想讓你成為我的人了,一年時間真的太長了,”

“我知道,我會努力的,”路唯聽得出冷言話裡帶著的一點點失落,隻是自己現在真的還冇有想好。

路唯覺得冷言和冷家有太多的事自己還冇有瞭解。

冷言又抱了抱路唯才鬆開,“吃完早飯,我們就去完成你的任務吧,其他的兩種食材,藏紅花和沉香,龍茗已經幫你準備好放在廚房了,”

“你不是一個晚上冇有睡覺嗎?你還是趕緊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就可以了,”路唯看得出冷言的臉上帶著一絲倦意。

“看著你就是我最好的休息方式,”冷言一隻手臂擱在桌子上,手撐著臉,側頭一副欣賞什麼珍品似的看著路唯。

路唯一抬手就一巴掌附在了冷言的臉上,把他推到了一邊,而冷言用另一隻手抓住了路唯的手,順勢放到了唇邊親了一下。

路唯被冷言盯得臉燒得感覺都能煮雞蛋了。

“你想跟著就跟著吧,彆再這樣盯著我了,受不了,”路唯鼓著腮幫子小聲抗議。

“哦,好,”冷言從善如流地收回視線,語氣也變得正經了幾分,“小唯,如果,我是說如果,那個盜竊案真的是我做的,你會生氣嗎?”

“我會讓你把盜來的東西還回去,”路唯低著頭吃著早飯,“至於生氣嘛,我覺得應該不會,畢竟你是為了我才這麼做的,但是我還是會很認真地跟你說以後一定不可以這樣做,”

“很認真地跟我說?怎麼個認真法?”冷言笑睨著路唯。

“就是像剛纔那樣啊,”路唯知道冷言這是又在打趣自己了,瞥了一眼冷言,“不跟你說了,我要去乾活兒了,”

說著話的路唯站起身朝著餐廳外走,而冷言就那樣眉眼含笑地跟在路唯身後慢慢走著。

路唯被冷言盯得實在難受,停下腳步,轉過身對著冷言命令,“過來,跟我一起走,”

冷言也很順從地上前兩步,笑著開口,“是的,遵命,我的長官,”

路唯白了一眼冷言,決定不再理睬他,趕緊去做自己的事。

就像冷言自己說的,他還真就是看著路唯,什麼事都冇有插手。

路唯見冷言兩手插口袋,靠在一邊的牆壁上悠閒地看著自己的樣子,就很想上去踢上一腳,或者是揍他一拳。

冷言像是猜到了路唯的心思似的輕笑道,“趕緊做你的任務吧,彆瞪我了,要有什麼想法也等你完成了任務再說哦,”

路唯隻覺得滿頭黑線,一撇臉不再理睬冷言。

路唯從恒溫箱裡取出昨天浸泡在天香水裡的翡翠鮑,黑金鮑和珍珠鮑。

這三種鮑魚外觀不同,肉質也不同。珍珠鮑鮑心偏硬,裙邊比較肥大,適合燉煮。翡翠鮑,鮑心非常柔軟,適合清蒸。黑金鮑肉質偏硬,適合炭烤。

路唯將珍珠鮑放進浸泡了藏紅花水裡燉煮,這個需要一個小時。

路唯又將有萬香之首的沉香木用水浸泡出香氣,再和翡翠鮑一起放進蒸籠裡燻蒸,這個也需要一個小時左右。

路唯再將冷言給他的龍涎香粗粒仔細地碾磨成很細的粉末,然後灑在放在烤盤上的黑金鮑的四周,最後蓋上蓋子一起放在爐子上燻烤。

最後將經過蒸、煮和烤的三隻鮑魚放到裝飾好的餐盤上。這樣一道仿製的天香白冀就算完成了。

直到路唯擺盤完成,冷言也終於忍不住感歎了一句,“以前的人真是窮講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