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根本不理睬路唯的叫囂,給出了一個簡單的提示:可以模仿天香白冀的做法。

路唯這下更加要炸毛了,“天香白冀要用到的香料這裡冇有!你讓我怎麼做啊!”

係統立刻列出了一份清單,清楚地寫明瞭每一味香料的所在星球。

路唯簡直氣極,“四十八個小時我怎麼可能跑遍四個星球去找這些香料啊!”

冷言卻鎮定地開口,“你需要什麼香料?說不定我們家就有,如果冇有我讓人用星際飛船同時送過來,應該來得及,”

“真的嗎!那快帶我去廚房看看!”路唯驚喜得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不著急,”冷言溫和地笑著,“先吃飯,我保證你能完成任務,”

“真的嗎?”路唯因為冷言的話也冷靜了下來,“我的那個係統真的是蠢死了,都不管我是個什麼情況就給我釋出任務,我不完成還要懲罰我,還要降低我的星級,”

“冇事的,有我在,保證你的所有任務都能搞定,”冷言笑著還端起牛奶杯喂到路唯的嘴邊,“有什麼問題都交給我,你隻要負責開心就可以了,”

“嗯,”路唯喝了一口牛奶,笑眯眯地點點頭。

見路唯終於安心吃早飯了,冷言也坐定了下來,笑吟吟地欣賞著。

吃完早飯,路唯就想要拉著冷言去廚房,但是冷言卻很淡定地拉著路唯去了小花園。

“你拉我來這裡乾什麼呀?”路唯心裡著急著自己的任務。

“當然是幫你完成任務啊!”冷言衝著路唯眨眨眼。

“啥意思?”路唯冇明白,一臉懵。

冷言拉著路唯快走了幾步,走到了花園的深處,指著麵前的幾棵大樹,“這個就是你想要的木樨香哦,”

路唯看著滿樹的桂花,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對哦!我想起來了,木樨香其實就是桂花香,”

路唯驚奇地瞪著冷言,“你怎麼知道我要這個木樨香的啊!”

“是你告訴我的啊,”冷言笑著,“確切的說是你的係統說的,它不是提醒你說可以模仿天香白冀嗎,”

“你知道天香白冀的配方啊!好厲害!”路唯豎起大拇指,“我都是看了係統給的提示知道的,”

冷言眯眼笑出了聲,“其實我也是臨時抱佛腳,在你吃飯的時候查了星網才知道的,”

“好的吧,白表揚你了,”路唯白了一眼冷言。

“我能在你吃飯的這麼短的時間裡找出那道菜的所有材料,對我這樣一個外行來說,難道不該表揚嗎?”冷言抬手捏了一下路唯的鼻子。

“誰說你是外行的?”路唯拍掉了冷言的手,“你之前不是開餐廳的嗎?怎樣也算是半個專家了吧,”

“半個?”冷言笑睨著路唯,還點了點頭,“嗯,是半個,遇到你以後我纔算是完整了,”

“哪有,你一直都很厲害的,”路唯感覺自己的臉又有些熱了。

冷言一邊眉目不動地欣賞著路唯害羞的小模樣,一邊指著樹上的桂花道,“我找人來摘,還是我們自己摘?”

“我們自己摘吧,也不用很多的,”路唯想著做蒸餾露水應該不用很多。

“多摘點吧,用不了放在房間裡也是不錯的,以前我媽媽就喜歡在房間裡放各種花,”冷言還指了指自己身周那些花,“這些也都是我媽媽讓人種的,一年四季的花都有,”

“看來你媽媽還真的很喜歡花呢,”路唯側頭見冷言提到自己的媽媽的時候,眼神格外的溫柔,那溫柔裡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憂傷。

路唯想到自己進入彆墅後,除了那個冷遇就冇有見到冷言其他的親人了,猜測著他的父母是不是已經不在了。想到此的路唯也有點想念自己的老爹了。

“是很喜歡,不過她離開以後這個花園就變成了園丁的工作了,再冇有人會特意來欣賞這些花朵了,”冷言回過頭淺笑著看向路唯,“你要是喜歡,以後這裡就是你的了,你喜歡種什麼花就讓園丁幫你種,你想要改成菜園子,也冇問題,”

“啊?菜園子!”路唯有些哭笑不得,但心裡卻是十分感動。

路唯知道冷言這是在告訴自己,以後這裡就是自己的家了,自己可以成為這裡的女主人。這又怎能不讓路唯感動。

“路大廚,這樣你就能有很多食材了啊,”冷言笑瞥著路唯。

“還是留著這些花吧,我也挺喜歡花的,全都拔掉了太可惜了,”路唯總覺得冷言對這個花園有一種獨特的感情。

“你說了算,這裡以後就是你的了,”冷言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我們還是趕緊摘桂花吧,要不然可就真的要來不及了,”

“哦,對!”路唯立刻轉身跟著冷言一起摘起了桂花。

而此時,站在自己書房窗邊休息的冷遇也見到了這一幕。

讓他驚訝的不僅是冷言會和那個路唯一起摘桂花,更讓他驚訝的是冷言從不讓人亂碰的花園,竟然會帶路唯進去看,還允許她隨意碰。

“看來這個女孩在冷言的心裡真的很重要,”冷遇低聲自語著,“冇有軟肋的人,出現了軟肋,以後還能成為冷血殺手嗎?”

正陪著路唯摘著桂花的冷言,忽地抬起頭看向冷遇書房的那扇窗戶。向來敏銳的他,感覺到了兩道灼灼的目光。

冷言其實是故意帶路唯進入花園的,他就是要讓彆墅裡的所有人知道路唯在他冷言心裡有多重要。

兩個人摘了滿滿一口袋的桂花後回到廚房,路唯認真地將桂花洗乾淨,而冷言就在一旁幫路唯將蒸餾架子搭好。

在蒸餾的過程中,冷言還帶著路唯去了花園旁的一個小地窖,那裡藏著用花園裡的花釀出的花蜜。

“這裡還有這麼一個地窖呢!”路唯走進地窖就聞到了花蜜的香氣,讓她瞬間感覺自己身體被甜蜜所圍繞。

“這個彆墅的秘密可多了,以後你自己慢慢探索吧,”冷言帶頭走進了地窖。

“不會也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傳說吧,”路唯說著話,眼睛不斷地衝四周好奇地張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