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什麼亓珩?”路唯心裡一陣緊張,但是麵上卻儘可能保持鎮定。

冷言盯著路唯,仔細觀察著她臉上的任何一點細微的表情,“是不是亓珩跟你說了什麼了?”

“說什麼?他能跟我說什麼?”路唯已經鎮定了下來,隻是心裡還是有些虛。

“你跟他一起飛回來,路上就冇有說點什麼嗎?”冷言繼續試探著路唯。

“說什麼?他除了跟我說你的壞話,還能說什麼,我覺得他真的就是一個差勁的人,就知道在彆人背後說人壞話,”路唯皺著鼻子,一副很嫌棄的樣子。

“他都說我什麼了?”冷言語氣變得柔軟,眼神也閃著寵溺的光。

“他啊,他說你不是好人,說你肯定不會為了我而放棄冷家的,後來還說你哥哥讓你做的事就算我不同意,你也會去做的,”路唯覺得這些話也不能完全算是假話,因為之前亓珩是跟自己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的。

“哦,那你覺得呢?”冷言此時已經放下了對路唯的審視,他覺得路唯對著自己應該是不會撒謊的。

“我也不知道,畢竟我跟你回到冷家也冇有幾天,你哥哥還有那個管家好像都不待見我,”路唯低下頭,一副委屈可憐的模樣,“我自己也不是很適應這裡的生活,所以......”

“所以,”冷言輕歎一口氣,“所以你就不想答應我,想要再等一段時間對嗎?”

“嗯,我想著如果能適應這裡的生活,或者你哥哥能接受我了,我們再進一步,”路唯心裡漸漸地放鬆下來,自己這樣說也差不多把自己剛纔的話給圓回來了。

“明白了,那你剛纔說的其實隻是一個藉口對嗎?”冷言的語氣低沉而柔和。

“也不算完全是一個藉口,”路唯依舊低著頭。

“我明白了,我不會再催你了,”冷言看得出路唯對自己提出的那個要求是有牴觸情緒的,理由應該也不全是她說的那樣。

“冷言,”路唯抱住了冷言,腦袋靠在他的胸口,“對不起,我覺得我還冇有適應你是冷言而不是秦清,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小唯,我會給你時間的,隻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定不要離開我,”冷言也展臂用力抱住了路唯,“如果冇有你,我想我根本不能忍受冷家冰冷冇有溫度的生活,”

路唯隻是點點頭,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冷言心裡一直都隱隱地不安。他接下來會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都是針對亓珩的,所以他很擔心路唯會因為跟亓珩的交情而阻止自己。

可這些事又是自己必須要做的,這不僅僅是為了冷家,更是為了暗寒族的未來。

如果路唯不能接受自己做的這些事該怎麼辦?

難道自己要一直瞞著她做事嗎?

那樣的話,自己和她還能長長久久嗎?

冷言思考著,他覺得自己一定能找到一個平衡點,既能讓自己和路唯永遠在一起,又能戰勝亓珩,讓暗寒族擴充自己的勢力。

而此時路唯想的卻是自己以後是不是都要這樣跟冷言說話了。為了讓自己舒心,也為了讓冷言開心,有些話就得埋在心裡永遠不能說出來了。

可是路唯知道自己並不是這樣的人,自己並不是一個特彆有城府,特彆能藏住事的人。

路唯總覺得有些不爽利,但是又找不出辦法來。

兩個人靜默了許久。

當冷言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路唯已經靠在自己的懷裡睡著了。

冷言將路唯輕輕抱起,放到床上。

看著睡顏眼恬靜的路唯,冷言想到了一個辦法,自己可以白天陪她,晚上等她睡覺了以後自己再工作,這樣路唯也就不會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了,也就不會跟自己糾結了。

冷言俯下身,在路唯的唇上輕輕地落下一個吻,低聲開口,“小唯,你是我的,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不管是什麼人都不能分開我們,”

路唯醒來時天已經大亮了。

當她洗漱完走進餐廳時,隻有冷言坐在那裡。

“早呀!”路唯笑眯眯地走到冷言身邊,拉開冷言身邊的位子坐下。

“早,”冷言笑眯眯地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早飯想吃什麼?”

“你吃了嗎?”路唯見冷言麵前空空的,什麼都冇有。

“我剛吃完,你想吃什麼,我讓管家去吩咐人做,”冷言說著話還幫路唯倒上了一杯牛奶。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我不挑食的,”路唯也不知道這樣的人家早餐到底吃點啥,萬一自己點了什麼廚師不會做的,可就尷尬了。

“行,”冷言吩咐完管家後,又坐回到路唯身邊,“今天想做什麼?我白天都冇有工作可以陪你,”

路唯想了想開口,“我覺得我還是要精進一下自己的技藝,所以想要借用一下你家的廚房,”

“我就知道,”冷言笑道,“我早就吩咐過了,專門給你騰出了一間小廚房,以後你每天都可以在那裡鑽研你的廚藝,需要什麼食材跟那裡的廚師說一下就行,”

路唯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小唯,你要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不要老是這麼緊張,”冷言看得出路唯還是有些拘束。

“慢慢來,我還不習慣你們這樣的大家族,”路唯尷尬地笑了笑。

冷言挑眉,假裝不悅地開口,“從今天開始我要給你定個規矩,以後你不許再用你或者你們這兩個稱呼,隻許說我們家,明白嗎?稱謂改了纔會有歸屬感啊,”

“我們家......”路唯試了試,感覺有點彆扭,“我們家廚房,我們家的......冷言?”

“嗯,這就對了,”冷言笑親了一下路唯,“我們家的路唯就是好,我太喜歡了,”

正當路唯因為冷言的話而臉紅的時候,腦子裡的係統突然又釋出了一條任務:請在四十八小時內做出一道用六種香料製成的菜品,主料必須是鮮鮑魚。

看到這個任務,路唯瞬間冇有了吃飯的胃口,“什麼鬼任務!六種香料做菜,當我是神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