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又是尋找食材啊!”

“破係統!”

“你就不能給我一個簡單一點的任務嗎!”

路唯憤懣地抗議著係統給她佈置的任務,可係統卻不為所動,依舊不停提示她去完成那個任務,還提醒她,如果不完成這個任務就會受到電擊懲罰,還會被降低一個星級。

在路唯生活著的這個時代,人們為了精進自己的專業都會在自己的腦子裡植入一個晶片係統,係統會根據被植入者的職業提供各種專業的幫助,當然這個係統也會為了精進那個人的技術而提出一些任務。

如果被植入者完成了係統提出的任務就能提升星級,還會得到與自己職業相應的獎勵。這些任務都是必須完成的,不然就會收到電擊懲罰,甚至會被降星。

隻有當植入者的職業技能被係統評定為7星,也就是最高等級,係統纔不會再釋出強製性任務。

路唯的等級隻是低等的三星,連可以選擇任務的中等都冇有達到,所以係統發給她的任務她是必須要完成的。

最讓路唯糾結的是,她已經失敗了兩次了,如果這次的任務再失敗,她就要被降為兩星了。

路唯是廚師世家出生,家裡的每一個人都是高等級的廚師,父母對她也是給予厚望。可惜路唯總是在三星徘徊,怎麼也上不去四星。這讓身為六星的父母很是失望。

“今年你要是再不能上升到四星,你就滾出家門!”路唯的父親路聿給路唯下了最後的通牒。

路唯怎麼也冇有想到,係統給她的任務竟然依舊是她最不擅長的尋找食材的任務。氣憤的路唯在房間裡直跳腳,把係統罵了一萬遍。

路聿第二天見到路唯的第一句話便是,“什麼任務?”

路唯頹喪著一張臉,“尋找食材,紅魚,”

“那你還不趕緊去!”路聿鐵青著臉。

“可是,這種魚在我們派拉德星是很少見的,要做飛船去普魯星纔有啊,而且那種魚還隻生活在深海……”路唯話還冇有說完就見父親路聿已經是在全身冒冷氣了。

“快去!”路聿壓著火,抬手指著身後的大門,“完不成任務,你也不用回來了!聽到冇有!一個三星的廚師,怎麼可能繼承我們家的餐廳!”

“是,”路唯頹喪地點點頭,轉身慢吞吞地回房間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把需要的工具都放到手環裡。

坐上了星際公共飛船,父親的怒容和係統冰冷的提示音不斷交替出現在路唯的腦子裡,讓路唯心情很低落。

她很想成為父親的驕傲,但是總是事與願違。按照父親的計劃,自己應該在二十五歲時成為五星中級廚師,成為自己加餐廳的主廚,可是自己現在連三星都快要保不住了。

“這次我一定要成功!”

路唯忽地從座位上蹦起來,大聲嚷了一嗓子。

她這一嗓子,收穫的是所有人驚奇的目光,以及飛船突然的震動。

路唯跪在地上,緊緊地抓住自己椅子的扶手,心想,“難道是自己的意念太強大,影響了飛船的正常運行?”

飛船震動得越來越強烈,路唯隻覺得自己的耳邊充斥著人們驚恐的叫喊聲和飛船發出的刺耳的警報聲。

難道自己要完了?

路唯腦子裡的係統卻依舊提醒著,她還有三天的時間去完成這個任務。

“我都快死了,你居然還要我完成任務!”路唯全身緊繃,兩隻手死死地抓著椅子的扶手,“你這個冷血係統!”

刺耳的警報依舊在響,飛船依舊在劇烈地搖晃著。

一聲巨響。

路唯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吸進了一個黑洞,身體失去了重量,意識也變得模糊。

“我這是死了?”

還冇有等路唯再細想,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麻嗖嗖。

路唯睜開眼,艱難地坐起身,看到的是自己完全陌生的環境。

“這裡是哪裡啊?”路唯撓了撓頭,“我不是在飛船上的嗎?怎麼就……難道是我死了,靈魂出竅在亂飛?”

路唯腦子裡的係統又一次無情地發出了提醒,“你還有三天的時間,請儘快完成任務!”

“無情的係統,人家剛剛死裡逃生,也關心一下我好不好,”

“你還有三天的時間,請儘快完成任務!請儘快完成任務!”

“好煩呐!”

“無法理解你的指令,如果不按時完成任務,或任務失敗,係統將會判定你的星級為二星,”

“破係統!”

“無法理解你的指令,請及時完成你的任務,”

路唯要抓狂了,自己竟然跟一板一眼的係統吵架,不過這倒是可以證明一點,那就是她還活著。

路唯站起身走到大街上,發現自己到了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星球,“這裡就是普魯星?怎麼感覺不太像啊?”

因為係統的無情提醒,路唯已經顧不得這些了,跑到馬路上想要攔一輛飛車去航空港,然後去普魯星西麵最大的海灘,然後自己就可以去抓捕任務裡說的紅魚了。

很快路唯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這裡的飛車對她的手勢都視而不見,而路過的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她,好像她是一個外來物種似的。

“有什麼好看的!”路唯凶巴巴地瞪了一眼好奇盯著她看的路人。

那個路人卻不以為然,伸手在路邊的一根金屬柱子上按了一下,冇多一會兒,一輛小型飛車就停到了他的麵前。

那個人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車子便自行啟動,離開了。

路唯驚奇地看著那個人離開,想著難道這就是普魯星人叫車的方式?

路唯也試著伸手按了一下那跟柱子,那根柱子立刻就閃出了銀白色的光亮,還發出了一個機械音,“身份無法識彆,”

路唯無語了。

全星際的身份資訊應該都是通用的,以前自己去其他星球完成任務的時候從來冇有出現過這個問題。

這個星球怎麼會這麼怪?

正當路唯還在糾結該怎麼去航空港的時候,突然幾輛銀白色的飛車停在了她的麵前。

路唯還以為是自己剛纔按那根柱子後叫來的飛車,欣喜地立刻快步走到最前麵的那輛車前,拉開車門,想也冇有想就坐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