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弟,既然你是星火商行的老闆,那我們也就不收著藏著,開門見山的說吧。”

“兩位老哥有什麼事情儘管說,隻要我周某人能夠做到的,周某人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在所不辭!”周森打了個哈哈道。

“讓老弟上刀山下火海倒是不必了,其實,我還真有個事兒需要老弟幫忙。”其中一個天國人壓低嗓子道:“我們手中,有一大批軍用物資需要出手,希望老弟能夠幫上忙。”

“這……一些普通的軍用物資我這裡冇有問題,但是,那些刀槍弓箭什麼的,我真冇有辦法,你們也知道,十字軍到處都查得緊,一旦被髮現,查扣貨物不說,還有殺頭的危險,恕我無能為力啊!”周森歎息了一聲道。

“老弟,真冇有辦法?”

兩個天國人互視了一眼,一臉失望道。

“老哥,不是我不幫忙啊,如果是一點點,我也無所謂,就當交朋友了,聽你們的口氣,想必不是一點點,我現在的貨物,多是運往俄爾,你們也知道,俄爾人都窮,一些整套甲胃還要分開了買,如果是兵器,他們根本買不起,除非是運往大漢帝國的內陸黑市,但問題是,現在通往大漢帝國內陸的交通要道都被你們十字軍封鎖,這一路過去,關卡無數,根本不可能啊……”

“也是。”

“哎,看來老弟也有難處啊!”

“辦法倒是有。”周森假裝沉凝了一下道。

“什麼辦法?”兩個天國人頓時大喜,異口同聲的問道。

“你們也知道,我在大漢帝國內陸地區,也有很多分行,多少還是有些路子的,如果你們能夠幫我護送幾個關卡,哪怕是到了你們十字軍管轄的地盤,我也能夠化整為零,慢慢把貨物給消化了。”

“我們護送?”一個天國人皺起眉頭。

“老哥,我也是冇有辦法,如果你們的數量太大,我不敢冒風險啊,你們也知道,那勞什子的不敗戰神已經殺到了山海雄關,現在與瓦爾城相鄰的幾座城市,都是草木皆兵,戒備森嚴,如果我運著大批的刀槍弓箭過去,豈不是自尋死路?”

“這倒也是。”其中一個天國人道:“老弟,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先回去想想,反正今天晚上要弄出一個結果來。”

“行,我等你們的訊息!”

“老弟,我想問一下,如果我們幫你護送,你的資金……”

“老哥放心,我們星火商行講究的是信譽第一,隻要老哥答應護送,我可以預付百分之七十的款項,到達了目的地後,再支付剩餘的百分之三十,您看怎麼樣?”

“老弟就是爽快,行!我們回去和老大商量商量就給您回信。”

……

周森挽留兩人吃飯,兩人有心事,謝絕了。

此時,已經離晚宴不到一個時辰,不過,沙漠的陽光,依然是火辣辣的,格外耀眼。

小玉的婚禮已經到了**部分。

整個瓦爾成的酒樓都是人滿為患,有些酒樓,甚至於把桌子擺到了大街上,到處瀰漫著喜洋洋的氣氛。

在露天的大市場裡麵,人們東一簇西一簇,聚集在一起聊天,都無心做聲音。

所有的人話題都是在聊小玉,嫉恨這,羨慕者,什麼人都有。

九天玄女,沉慧敏,明閒明空,還有萬屍之王在露天市場逛街。

周森攻陷帝君城和山海雄關的訊息還冇有傳到大漢軍隊裡麵,不過,俄爾帝國被周森策反的訊息早就傳得沸沸揚揚,神魔大陸無論是男女老少,都已經知道。

當眾人得知周森的訊息後,立刻第一時間禦劍飛行趕往俄爾帝國。

活該周森倒黴。

眾人原本是要星夜趕到俄爾帝國與周森會合,但是,沉慧敏卻堅持要在瓦爾城的露天市場購買一些丹書符籙使用的材料,在沉慧敏一再堅持之下,眾人覺得再急也不急於一時,反正已經知道周森的訊息了,便按下飛劍,落到了瓦爾城的露天市場。

當五人到露天市場後,立刻發現不對勁,因為,原本繁華的露天市場,顯得格外的冷清,很多攤位直接就用收攤了,空蕩蕩的,有人攤位則是聚集在一起,聊得熱火朝天,壓根就冇有心思做生意,詢問價格的時候,一個都是不耐煩的表情。

五人之中,唯獨萬屍之王冇有來過這瓦爾城露天市場,其她四人,可是都來過,自然是知道這露天市場昔日的繁華。

“大嬸,今天市場上為啥冇有什麼人?”沉慧敏終於忍不住了,詢問一個看起來麵善,正在收拾攤位的大嬸。

“嗬嗬,小姑娘,今天是我們薩摩人小玉姑娘結婚,人們都去吃喜酒了,我這會也要去了。”那大嬸笑道。

“哇,整個市場的人都去吃喜酒?”明空一臉驚訝道。

“可不是這市場上的人,整個瓦爾城的人都會去吃酒的,據說,瓦爾城的一些鄉紳土豪,還有十字軍的一些高級將領都要去道賀呢。”大嬸一臉自豪道。

“小玉是乾什麼的?這麼厲害,全城都要吃喜酒!”沉慧敏問道。

“嘿嘿,小玉不厲害,不過,她的夫君可厲害了,是星火商行的大東家馬勇。”

“放屁……星火商行的大東家是……”沉慧敏頓時怒髮衝冠,破口大罵,卻是被九天玄女一把拉住。

“喂喂,我說小姑娘,說得好好的,你罵什麼人?”

“對不起,對不起,她腦子有點問題。”明閒連忙道歉。

“喂喂……”被明閒罵腦子有問題,沉慧敏自然不依了。

“大嬸,這訊息是星火商行釋出的嗎?”九天玄女製止了沉慧敏,問道。

“當然,可是瓦爾城星火商行分行的大掌櫃親自宣佈的,而且,各大酒樓,也是大掌櫃親自聯絡的……咦,我不和你們囉嗦了,到了吃飯的時間,對了,你們也可以去吃飯,大掌櫃說了,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去吃飯,運氣好,還會有紅包拿……嘻嘻……”

“……”

眾人看著那大嬸喜滋滋的邀著一群女人走了,都是一陣沉默。

“會不會是周森?”明空一臉擔心道。

“你傻了?周森會和彆人結婚嗎?”沉慧敏敲著明空的腦袋道。

“可是……我總感覺怪怪的……”明空一臉魂不守舍,忐忑不安。

“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就是,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順便吃一頓免費大餐。”萬屍之王那雙深陷的眼窩裡麵閃爍著電芒。

“我有不好的預感。”明閒搖了搖頭。

“什麼不好的預感?”沉慧敏被雙胞胎姐妹弄得心上心下。

“可能真的是周森,要不然,彆人還真弄不出如此大的聲勢。”明閒眉頭緊鎖。

“大家彆急,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胡思亂想也解決不了問題。”九天玄女到底穩重一些,立刻做出了決定。

“嗯嗯……”

眾人也想不出什麼好點子,一路打聽,很快,就找到了周森暫住的酒樓,不過,讓她們鬱悶的是,酒樓之外,人山人海,她們不可能擠進去。

“現在姐姐,我們走吧,肯定不是周森……”看著酒樓之外的人山人海,沉慧敏突然打了退堂鼓。

“喂喂,我們都到了……哦,我明白了,你在害怕,你在害怕,哈哈……沉慧敏害怕了,沉慧敏害怕了……”明閒幸災樂禍的哈哈大笑。

“你不怕?”沉慧敏情緒低落。

“啊……”幸災樂禍的明閒就像被一隻無形的手卡主了喉嚨。

“我們走吧。”九天玄女突然轉身要走。

“是周森,我感覺到他的氣息了……”

就在一群人轉身要走的時候,萬屍之王突然興奮的大叫大嚷,突然,他似乎意識到氣氛有點不對,轉眼朝四個女人一看,隻見四個女人眼睛之中,已經浸滿了淚水。

顯然,四個女人都感受到了周森那熟悉的氣息。

周森並冇有隱藏自己的氣息,因為,冇有必要,這個世界上,熟悉他的氣息的人,都是他的信任的人。

“如果周森乾了對你們不起的事情,我幫你們殺了他!”萬屍之王見四個女人那可憐的樣子,頓時生了憐憫之心,殺氣騰騰道。

“要你管!”沉慧敏怒視著萬屍之王。

“喂喂,大家應該統一戰線好不好……”

“誰和你統一戰線!”沉慧敏無名火起,拔出飛劍就要刺,嚇得萬屍之王連連後退,躲在了九天玄女背後。

這段時間,萬屍之王可是被四個女人折騰得冇有脾氣了。

如果是一個女人,萬屍之王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對方是四個,而且,這四個人,有一個丹書符籙高手,動不動就把他炸得雞飛狗跳,還有一個是飛昇前期的高手,萬屍之王雖然不懼,但是,哪怕碎魄神劍,卻是厲害,剩下的兩個也不是軟柿子,不僅僅是心意相通,那叫明閒的尼姑,更是心腸歹毒,萬屍之王可冇有少吃虧。

四個女人同時對付萬屍之王,萬屍之王再牛氣,也被折騰得冇有了脾氣。

當然,最主要還是因為周森。

周森當初可是交代過萬屍之王,要他幫忙照顧四個女人,萬屍之王自詡一言九鼎君王,自然不會食言而肥,何況,他也認為,堂堂一個萬屍之王和一群女人一般見識,本就是非大丈夫所為。

一陣漫長的沉默。

“我相信周郎!我們應該給他一次解釋的機會,我可不想明明一句話可以解釋的誤會,非要等到鬨快要鬨出人命的時候在解釋清楚。”九天玄女突然道。

“我也相信周森哥哥”明空立刻道。

“哼,我暫且觀望,總之,如果周森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就……我就……我就……”明閒說了半天,卻是想不出報複周森的辦法

“你就怎麼樣?”萬屍之王不合時宜的追問道。

“……我就給他滿天下帶綠帽子!”

“……”萬屍之王無言以對。

“他對我不仁,我就對他不義!”明閒得意洋洋道。

“我信他。”沉慧敏臉上陰晴不定,遲疑了一會,終於吐出三個字。

“如果真是他結婚,你們怎麼辦?”萬屍之王跳躍性思維好像突然康複了。

“……”四個女人麵麵相覷。

“你們放心,隻要你們一句話,我就幫你把那無情無義的傢夥給閹了!”萬屍之王深陷的眼窩裡麵電芒亂竄,十根長長的指甲互相摩擦,發出令人心季的聲音。

“你有完冇完,信不信我現在就炸死你!”沉慧敏心煩意亂。

“完了完了……”萬屍之王眼疾手快,一閃,就藏到了九天玄女背後,他可是非常清楚,這群人裡麵,也就九天玄女能夠壓製住沉慧敏。

“我們還是進去看看吧,免得胡思亂想。”

最後,還是九天玄女做出了決定。

四人商議了一番之後,又問詢了一些人,觀察發現,隻要攜帶重禮,通常是有機會進入酒樓的。

問清楚情況之後,四人找了一家禮品店,買了一大堆的東西,雇傭了幾個彪熊大漢抱著,一路喲嗬,硬是在人山人海之中擠出了一條通道。

當然,人們看到他們一行人抱著堆積如山的禮物,加上四個女人貌若天仙,一個個都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並不真需要死命的擠。

除了一堆禮物的功勞之外,萬屍之王那醜陋的形象,也是功不可冇。

萬幸的是,隻從大漢帝國爆發戰爭之後,形形色色的妖怪超能力者已經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普通百姓已經見怪不怪了,如果是以前,萬屍之王很有可能被一通亂棍打跑,或者是衝出一群超能力者斬妖除魔。

除了萬屍之王,四個女人可謂是心情沉重。

到了大廳之後,五人順利的過來了酒樓老闆的第一道關卡。

麵對四個美若天仙的女人,冇有人會不給麵子,當然,醜陋的萬屍之王,被酒樓老闆直接無視了。

過了第一關,第二關就是小玉的族人,薩摩人。

這一關,也冇有任何問題,畢竟,人家是客人,而且帶著堆積如山的禮物,這可是小玉的麵子啊!

五人的拜訪很快就通報到了周森那裡。

此時,周森已經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因為,他早已經察覺到了眾人的氣息。一開始,周森最先察覺到萬屍之王的氣息,倒是冇有放在心上,以為萬屍之王來獨自尋他,讓他始料未及的是,緊跟著,他察覺到了沉慧敏一群人氣息。

“夫君,外麵有幾個人求見。”小玉走了進來,看著團團轉的周森,輕輕道。

“我知道了。”周森斥道,語氣嚴厲。

小玉冇有說話,默默的走到了裡屋。周森也立時意識到剛纔的語氣過重,連忙跟進裡間。

“抱歉……”

“夫君不用抱歉,是小玉不好,讓夫君為難了。”小玉臉頰上的淚水,無聲的流了下來。

“你彆哭,我會處理好的,從現在開始,你不要出去,明白嗎?”看著小玉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周森心頭一軟,這事兒如果從薩摩人的風俗追究的話,小玉從頭到尾都是受害者,而且,她壓根就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不敗戰神周森。

“嗯。”

“我是認真的,千萬彆出去!”

周森一字一頓的叮囑小玉,他可不敢冒這風險。

四個女人之中,九天玄女和明空可能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但是,沉慧敏和明閒,周森卻是不敢肯定,以她們的脾氣,突然暴起傷人也是有可能的。

一番叮囑之後,周森整理了一下嶄新的衣冠,硬著頭皮走了出去。

大廳裡麵,小玉的姐姐和姐夫,還有星火商行在瓦爾城的分行掌櫃正陪著四個女人和一頭殭屍。

小玉的姐姐姐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正喜氣洋洋的自言自語,而那知道原委的掌櫃,額頭上卻是冷汗之流,坐立不安,不是的瞅著周森的房間,當他看到周森的時候,頓時如釋重負,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起身,朝眾人深深施禮之後,藉故離開了。

四個女人,四雙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周森的身上。

“你們出去。”周森避開四人那殺人的目光。

“妹夫……”

“出去!”周森厲聲道。

此時,那掌櫃連忙走過去,一手一個,連拉帶扯把兩夫妻拉了出去,順便把門也關上了。

“咳咳……願意聽我解釋嗎?”周森尷尬的咳嗽了幾聲。

“說!”

四個女人,一臉冰寒,異口同聲的吐出一個字。

“等等,周森,你背上的荊條呢?”思維跳躍的萬屍之王突然道。

“什麼荊條?”周森一愣。

“你犯下了這麼大的罪孽,難道不負荊請罪?”萬屍之王嘎嘎怪笑,那聲音之中,充滿了落井下石的快意。

“……”周森頓時無語。

“我這裡有荊條,要不要?”萬屍之王繼續落井下石。

“閉嘴!”四個女人忍無可忍,異口同聲道。

“閉嘴就閉嘴,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萬屍之王冷哼了一聲,滴滴咕咕喃喃自語,卻是再也不敢插科打諢了。

“該我說了……咳咳……”

周森清了清嗓子,開始把昨天到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冇有絲毫遺漏,甚至於包括自己的心理活動都老老實實的交代。周森很清楚,要想獲得四個女人的原諒,就不能有絲毫的隱瞞,要不然,後患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