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賈環離開之後,雪雁出門偷偷地看了一眼之後,確見到賈環真的離開了。

她這纔回頭看著林黛玉,走了過去,說道:「小姐。」

「好了,彆說了。我心裡麵清楚。」

林黛玉澹然一聲,明顯知道雪雁的意思,繼續說道:「夫君是一個乾大事業的人,現在已經貴為鎮北王,未來又當如何?」

「雪雁,你跟隨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你也我身邊知冷知熱的人物,我並未把你當外人。」

「如果有一天夫君成為九五至尊,成為那至高無上之人,身為正妻的我必定為皇後,到那個時候,善妒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作為母儀天下的皇後,要是成天忌憚和妒忌後宮裡麵妃子,隻怕家宅不寧,皇後的位置也不能夠長久,寬宏大度,一步先手棋子占據道德和仁義的高地,未來要是這些妃子不知趣,林黛玉自然會讓這些人領略到皇後的厲害之處。

曆代以來的明君背後都有一個賢惠的皇後。

但凡皇後善妒,往往下場都不會太好。

林黛玉身旁冇有兄弟幫襯,父母雙亡,剩下來的日子,全部都需要靠著她一步步走下去,不得不謹慎行事。

薛寶釵隻是開頭,未來還會有更多。

三宮六院,就算是皇帝獨寵皇後,隻怕朝廷裡麵大臣也不會答應。

曆代以來的後宮基本上選拔的女子都是王公貴族之家的女子,民間選秀女的事情,固然也有,卻不占據主流。

類似於賈府將賈元春送入宮中當女史,現在被封為貴妃,就是這個路數。

後宮裡麵的妃子,多數都有權勢,母族非同小可。

這也是九子奪嫡背後的權力爭鬥。

要是背後冇有母族勢力支撐,縱然身為皇子也隻能夠成為閒散的王爺,無法執掌大權,更彆提坐在皇帝的那個位置了。

可以說,母族弱勢,那就必須要忍讓和立德,讓自己處在很高的位置。

隻有這般才能夠坐穩正宮的位置。

林黛玉雖冇有學習過這方麵的內容,可是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想著自己還未出生的孩子,這些事情不得不去思考和學習,為了自己的子嗣,她願意忍讓退步,寬以待人,贏得民心。

身為賈環身邊正夫人,大夫人,很多人都盯著林黛玉看。

她們的想法也有很多,謀奪這個位置的人多,妒忌林黛玉的人更多。

「高處不勝寒啊!」

林黛玉也是微微歎息一口氣,說道:「隻是走上這條路,也就冇有退路了。」

雪雁聞言也是驚悚不已,毛骨悚然,驚駭地捂著自己的嘴巴,心道:「大老爺要當皇帝,小姐當皇後?」

想到這個可能性,她也就明白為什麼林黛玉會有這個想法了。

母族弱勢,冇有外人幫襯,再性格驕橫,不給賈環麵子。

隻怕是怕步了陳阿嬌的後塵。

通讀曆史可以知道過去的發生的事情,從而獲得警醒,避免重蹈覆轍。

林黛玉何等冰雪聰明,這一步的退讓,既贏得了賈環的寵愛和薛寶釵的感激,更能夠贏得下麪人的人心,奠定自己的正宮位置。

看似林黛玉讓了,實際上是寸步不讓。

按照古代的封建製度,嫡長子纔是最大的牌。

隻要林黛玉所生養下來的兒子,能夠平安長大,不荒Yin無道,達到劉備兒子劉阿鬥的水準,那麼這個繼承人的位置,就不會旁落到他人之手。

母憑子貴,並非虛妄。

恪守準則,行中庸平和之道,那就是真正的無懈可擊。

賈環雖然

現在寵愛林黛玉,但是,林黛玉清楚這種愛終究會成為一種長久的陪伴,已經為人母的林黛玉心頭更清楚,這件事情要是讓賈環率先提出來,自己就會陷入到被動狀態,反不如自己掌握主動和先手,先發製人。

後宮爭寵,本就是常有的事情。

縱然林黛玉心頭吃醋,也不會多說什麼。

「好了,今天就弄到這裡,你把這些東西收撿一下,明兒我還要用得上。」

林黛玉放下手中的東西,躺在床上,想著未來的事情,也是疲憊了不少。

林黛玉已經提前跟薛寶釵通了氣,姐妹之間也是在賈環出去征戰之後,好好暢談了許久,也算是表明她願意接納薛寶釵,給予積極的信號。

薛寶釵也是一個聰明人,立刻就明白林黛玉的心思和想法,也不爭寵,隻是愣著,冷著,呆著,冇有輕舉妄動。

一個妾太出頭不是好事情。

這也是薛寶釵的孃親薛姨媽交給薛寶釵的生存之道。

妾要爭寵,必定讓大夫人心情不好,到時候總是要為難你的。

王夫人雖是嫡母卻因為陳年舊怨,不能夠發出聲音,地位也低。

現在的賈府賈環一個人說了算,她也隻能夠真正吃齋唸佛了。

再想要跟往常一樣管著人,卻是不能了。

趙姨娘也是收斂了不少,覺著索然無味。

以前賈府之內壓她一頭的人很多,甚至很多人都瞧不起她。

但是,母憑子貴,趙姨娘有了一個好兒子賈環。

憑藉賈環的身份和地位,誰敢給趙姨娘臉上看?

現在的趙姨娘擁有了前所未有的權柄和待遇,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甚至就連王夫人都要讓著她。

這也讓趙姨娘開心了好久,隨後就是覺著無趣。

做夢都想要得到的東西,當你真正得到之後,也就覺得無趣起來。

人的**的閥門是不停地提高的。

當你獲得一百萬的時候,你會想著一千萬,當你獲得一千萬的時候,你會想著一個億,每次獲得的越多,渴望也就越多,永遠冇有一個知足的。

趙姨娘作威作福了一段時間之後,也就消停了下來。

賈環對於這些事情,瞭如指掌,卻也冇有多說什麼。

隻要趙姨娘高興,也就隨她去了。

此刻,趙姨娘正坐在薛寶釵的房間裡麵跟薛寶釵談話。

突然,大門被推開,賈環從外麵走了進來,見到趙姨娘在薛寶釵的房間當中,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尷尬的說道:「孃親,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