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

王賁和蒙恬離開,可走在路上的他們,腦海中卻不斷回憶著剛纔的一切。

“蒙兄,對這公子政你怎麼看?”

“年紀不大,骨子裡卻異常霸道,你我也算鹹陽城中有名的狂徒,可我麵對這公子政,卻一點都狂不起來。”

“我也有同感!”

王賁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自言自語道:“對比公子顯的囂張、公子成蟜的陰險,公子政的霸道讓我窒息。”

“對了蒙兄,你有冇有留意公子政說的‘上次坐在身後的兩位’這句?”

“注意到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好像呂相出現後,他纔看了我們一眼,就那一眼就記住你我了?”

說到這,

蒙恬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當時匆匆而彆,短短三天,他們對公子政的印象都有些模糊了,

可人家隻是隨意看了自己一眼,就給記住了?

差距啊!

還不等王賁說話,兩人臉色同時一變,略顯稚嫩的小臉,瞬間拉拉了下去——

隻見四名家將,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前方,兩名來自王將軍府、兩名來自蒙將軍府。

看到二人,

四人同時開口道:“公子,將軍命公子回去!”

片刻後,

王翦府上書房,

看著不斷擦拭自己寶劍的王翦,王賁隻感覺一股冷氣從腳底出現,直衝後丘,

“怎麼樣?”

“父親,些許小傷,孩兒不疼!”

以為父親關心自己的王賁,含著熱淚說出了心裡話,此時他的臉雖然還麻疼,但是架不住心裡暖啊。

可還不等那股暖意,暖遍王賁的半邊心房時,一道帶著冷意和憤怒的聲音,忽然傳入了他的耳中——

“老子問的是公子政此人如何?誰特麼問你的傷了?右臉也癢癢了是不是?”

唰!

一句良言三冬暖,一句惡語酷暑寒!

王賁呆滯的看著虎目圓瞪的王翦,頓時感覺自己渾身冰涼,大腦陷入一片空白。

直到王翦左手舉起來,這才猛然驚醒——

“父親,公子政給孩兒一眾自信、霸道的感覺,因為交談時間短,所以孩兒還冇看出其他!”

“自信?霸道?”

王翦放下即將抽出去的巴掌,沉思片刻後說道:“有點意思,滾吧!”

王賁:“……”

與此同時,

蒙武府上書房中,

蒙驁坐於主座,蒙武站在其右側,兩人四目齊齊落在少年蒙恬的身上,盯得蒙恬內心慌得一批。

蒙驁右手虛握,食指、無名指併攏,有節奏的敲著桌子,淡淡的問道:“你見了公子政,感覺此人如何?”

“呃……自信、霸道。”

蒙恬看了眼老爹和爺爺,冇有要揍他的樣子,暗中鬆了口氣後,繼續說道:

“至於前幾日坊間所傳,公子政如何如何,孫兒還懷疑這一切都是呂相暗中所為,可今日一見公子政,孫兒就動搖了,公子政此人……太特殊了!”

蒙驁看向蒙武,輕聲說道:“和呂不韋說的大差不差,看來這個公子政,今後會是個人物。”

說完,

蒙驁徑直起身離開了書房,走的時候,還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蒙恬,那滿是關愛眼神兒,讓少年蒙恬心裡毛毛的。

片刻後,

蒙武端坐在書房正座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冷汗直冒的蒙恬,沉聲問道:

“你知道為何,你之前於書房外偷聽軍機,為父不收拾你嗎?”

蒙恬一臉小心翼翼、聲音中卻帶著絲絲自豪的說道:“我跑得快?”

哢嚓!

蒙武雙拳一攥,眼中頓時冒出怒火,把少年蒙恬嚇了一大跳,正想再撒丫子跑路時,

蒙武氣勢陡然一落,隨後歎了口氣道:“蒙恬,後天王紇將軍收子王翦,你代我蒙家走一趟!”

“啥???”

蒙恬冇聽明白,震驚看著自己的老爹問道:“我去?父親,你妹開玩笑吧?”

“就是你,正巧王紇老將軍也想見見你,這是你爺爺的意思,也是為父的命令!”

蒙武說完起身,來到蒙恬的麵前,拍著他的肩膀,神色無比自豪的說道:

“小兔崽子,這才一眨眼的功夫,你都長這麼大了,是個男子漢了!”

說著,

還不輕不重的拍了拍蒙恬的肩膀。

蒙恬一臉的問號,渾身肌肉不受控製的緊繃,但依舊壓不住心裡那種毛毛的感覺,

他看著蒙武眼神一狠、牙一咬,用悍不畏死的口氣說道:“父親,你要打便打,彆這樣,我慌!”

出乎意料的是蒙武並未動怒,而是淡淡的說道:“準備準備吧,彆忘了後天,你要代表我蒙家去給王紇將軍道喜!”

說完,

蒙武便大步流星的離開了書房,不再理會書房中,一臉懵逼和不安的蒙恬!

這一夜,

蒙恬冇有睡好,他總感覺心裡毛毛的。

王賁也冇有睡好,因為敏銳的他,並冇有在自己父親臉上,看到一丁點被王紇收為義子的喜悅,

反而是眉宇間掛著一丟丟悲痛,好像有人要死一樣!

趙政也是如此,隻是假寐了稍許,便去了書房,繼續看書學習去了。

而姬空則是在囊括了馬廄的小院子中,練了一晚上的劍,院子的一角,不知何時挖出了一口葬人的坑,

這所院子的地理位置,佈置的十分巧妙,隨時可以看到趙政的寢臥和書房!

……

次日一早,

天剛麻麻亮,趙政便帶著姬空、小路子,向著朝陽門的方向趕去!

這個世界的鹹陽,也和趙政認知的鹹陽不同。

此處的大秦秦都鹹陽,共有九道城門——

四大正門分彆是:正東朝陽門、正西綏益門、正南渭陽門、正北五陵門;

三大側門分彆是:東北天王門、西南清泰門、西北乾清門;

兩大偏門分彆是:南側昂霽門、東側迎旭門。

九道城門分列鹹陽四周,如果從上空看去,就會發現這九道城門,如同九條真龍匍匐於鹹陽城******衛著鹹陽宮!

趙政還知道,在周天子死前,鹹陽城隻有八門,並冇有第九門——迎旭門。

而昭襄王殺了周天子後,自洛邑步行月餘迴歸鹹陽,

歸來後卻未走八門,而是直接撞開東麵城牆的南側一角,順著秦軍提前開辟的路,一步步踏進鹹陽宮,

於是纔有了東偏門——‘迎旭門’!

而此時,

正東朝陽門外,卻早已熙熙攘攘、顯得熱鬨非凡,因為今天是個大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