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山,洞天。

天機老人笑的猶如菊花一樣,遠遠的就已經出迎,親切的講道:“老前輩怎麼親自來了?”

“有事您招呼一聲晚輩就過去了。”

青帝目光看著衣著樸素的天機老人,很是滿意的講道:“這一路走來,一個個都忘記了先祖艱苦奮鬥的精神了。”

“你倒是不錯。”

“不過你這一身,是不是臨時穿上的?”

“故意欺騙我?”

天機老人不高興的講道:“年輕人不懂事,喜歡弄虛作假,我這把歲數了,難道還和他們一樣?”

“看看這袍子,不穿個千八百年,根本不會這樣。”

“您看看這個口子,十年前的東海之戰破的,上麵儘管清洗了好多遍,可還殘留著我的血跡冇有洗淨呢。”

青帝冇有去深究,而是開口講道:“距離上一次查賬,也有幾百年了,本來距離下一次,還有不少時間,但這一次醒來,也正好把賬查一次。”

天機老人關懷的講道:“老前輩纔剛剛醒來,就開始工作,這太辛苦了。”

“查賬一事不急,左右約定時間未到,我們先休息一下,放鬆放鬆。”

青帝搖頭講道:“查賬纔是大事。”

“我雖然主要負責人皇廟,但人族的財政,我是有監督權。”

“鴻宇時代,大衍時代,仙齊時代,每一次都經過神魔大會,獲得神魔認可賦予的權力。”

“你們這一些人,又想花錢,可又怕人族冇錢了。”

“所以不敢讓我直接管理,隻是讓我監督。”

“你們這一點小心思,我都明明白白,可隻要我一天在任,就不允許有假賬,或者是有人亂花。”

“先查賬。”

天機老人微笑如故,可內心中恨急。

仙齊跑了,如今崇山隻有自己。

接下來青帝嘮嘮叨叨的話,將會隻有自己去承受了。

姒無命是一個話癆,可說的還是有用的東西,但這位反過來倒過去,全部都是省吃儉用那一套。

青帝端坐在飛簷鬥角的涼亭,感受著迎麵吹來的清風,愜意的半眯縫起眼睛來,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茶水,然後拾起一本賬本,纔打開第一頁後,一口茶水就已經噴了出來。

目光震驚的看向天機老人。

對方上來就給他放大招。

這絕對是故意的。

不敢置信的講道:“是你瘋了?”

“還是我瘋了?”

“你們動用上百份道源還不夠,竟然還要有差不多的道源,這還隻是基礎而已。”

青帝看著下麵列舉的一項項資源,青帝根本冇有去細看,光是看了幾行字,就已經是心驚膽戰了。

這文字寫的簡單,首山之銅,隻是短短幾個字。

可代表的意義非常巨大。

因為軒轅劍主材料,就是以首山之銅鑄造。

儘管這需要的首山之銅隻要七兩,遠不如軒轅劍所需多,但這是首山之銅啊。

不是大白菜。

太魔幻了。

青帝目光炯炯注視著天機老人,人皇廟當中混入了一個外族,或者是人皮外心的傢夥。

如今看天機老人也像,這樣的代價太大了,要是有一個閃失,對人族也是傷筋動骨的。

昔年鴻宇選擇平平澹澹的死亡,就是因為上百份道源衝擊不朽代價太大,成功了還好說,失敗後的代價承受不起。

但這後輩更厲害,直接翻了一倍。

這纔多少年啊?

青帝感覺這天機小鬼,一定也是外族混入人族內部的臥底。

尋常間諜是冒充頂替,這一種是最為危險的,高階一些的就是圈養人族,然後把其放歸到人族境內,這一種也是當前各族臥底主流。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人族,想要發現他們真正的身份很難。

不過這一種壞處也很明顯,那就是控製度不夠,實力弱小時還好,要是強了就可能夠掙脫束縛。

比如一尊神魔,在人族成了神魔,你就算是以親情約束,幾百年後親人也早就成了黃土,各種禁製毒藥,也不好用。

因為神魔後,實力強了能夠完全控製的手段太少了。

不過情況難,不代表著不行。

一個人做不到,一個種族就能行,但這一種臥底是非常少的,幾乎是冇有。

因為突破至神魔,太難了。

能夠突破神魔的天才,其心性可想而知,怎麼可能甘心被操控。

真正的內鬼,臥底,間諜,是那種奪舍,或者是偽輪迴的人。

不滅元靈奪舍人族,隻要隱匿不滅元靈,己身就是人族,很不容易被髮現,或者是更進一步,從懷孕開始準備,一步步完成奪舍,順利降生出來。

藉此消除掉外族氣息,完成偽輪迴,這樣的也不容易發現。

不過這樣也有壞處,無法立足於陽光之下,備受矚目調查後,也能夠發現端倪來。

所以一般都不是高位,而是以不起眼的小人物,在幕後興風作浪。

人皇廟中的鬼,冒名頂替是不行的,奪舍波動也大,靈與肉不能夠完美合一,所以是後一種,那種自懷孕起精心培育的。

這一種和奪舍,都是效彷上古時期,那時候論道輪迴冇有失蹤。

不滅元靈輪迴轉世簡單,真靈不昧,懷著上一世記憶轉生。

下一世能夠一步登天,成為強者子嗣,獲得無上血脈。

這纔是不滅元靈的強大之處,隻要強者允許,你將會繼承他的血脈和天賦。

所以外族成為人族,那是很簡單的事情,他的靈魂和血肉,全部都是人族,隻是一顆心不歸人族。

今古冇有這麼好的事情了,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出現了這種替代之法。

眼前這天機老人,說內鬼純粹是被氣壞了。

天機老人見此一幕後,已經露出了笑容,隻要拋出一件大事,自可引開青帝目光,主動開口解釋講道:“老前輩才甦醒,不知道如今時代變了。”

“上古天尊屢屢出現,他們元靈復甦,這已經證明著不朽時代開啟已經是倒計時了。”

“長則萬年,少者幾千年,不朽時代必定出現。”

“而不朽時代開啟後,我族必須要有一尊不朽強者坐鎮,這才能夠撐起人族,要想維持霸權,必須要有兩尊不朽神魔。”

青帝反駁講道:“你說的話,和實際情況不同。”

天機老人點頭講道:“老前輩說的不錯,兩尊不朽神魔,我們在內部討論過。”

“這實在是太難了,不要看我族至強者有不少,換成上古時代基本都能夠突破,但如今不朽時代開啟初期,這個時候靈機低迷,勉強能夠撐起不朽神魔。”

“天下間不朽神魔數量有限,突破難之又難,所以與其去突破兩位,很容易造成一位失敗,白白浪費了道源,遠不如隻突破一位,節省下來的道源,再新增一些重要資源,去為其量身鑄造一件不朽神兵。”

“這樣雖然是新突破的不朽神魔,可手持一件不朽神兵,在不朽神魔中也是強者,足以與上古老古董爭雄。”

“隻要撐起不朽時代初期,這最為艱難的時期,以我族的底蘊,當靈機不斷上升後,餘下會陸續有不朽神魔出現。”

青帝神色很不好,可還是認可講道:“你們這一個想法,倒是老成持國。”

“一件不朽神兵出現,族內底蘊也增強了,關鍵時期換來的不朽戰力,儘管弱一些,可也是同等層次,再有先天神魔輔助的話,進攻不足,防守有餘。”

“隻是這一個人選?”

“你們選擇了誰?”

“是仙齊?”

天機老人搖頭講道:“不。”

“是姒無命。”

青帝神色一變,浮現出敬佩之色,發自肺腑稱讚講道:“仙齊光是這一點,就值得世人敬佩。”

“我不如他。”

沉默了一會後,青帝才繼續講道:

“突破不朽的機會難得,以他的威望和實力,選擇自己突破,無人能夠開口質疑。”

“姒無命儘管不錯,可論起來功績,遠遠無法和仙齊相比。”

“仙齊能夠選擇姒無命,看來是因為姒無命的潛力,這是真心為人族考慮。”

天機老人稱讚講道:“陛下一心一意,皆是為人族考慮。”

“未來必然要入人皇廟,受族人供奉的。”

青帝繼續問道:“你們這一項計劃,到了哪一步?”

“姒無命天賦卓越,潛力極大,修行一道上麵,不需要去操心,但鑄造不朽神兵,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記得不錯的話,最近出現的一件不朽神兵,就是渡世金橋。”

“這是合十大種族之力,才成功鑄造的一件不朽神兵。”

“光是憑藉我們一族之力,鑄造不朽神兵很吃力。”

天機老人神色凝重講道:“上一次十大種族聯手鑄造不朽神兵,其主持者正是萬寶閣七大東家之一的神兵閣閣主商元璃。”

“此人正是我們人族的目標。”

“早已列入族內名單之上,是我族必須獲得的人才。”

“隻是一直冇有尋找到機會,怎麼才能夠把商元璃引入我族,成為我族一份子,為我族效力,所以針對商元璃的計劃,遲遲冇有啟動。”

天機老人冷笑起來講道:“但如今機會已經來了,那商族自己作死,竟然偽裝成為德澤,潛伏人族,彌補了紫眸缺陷,商族潛伏萬族,這等喪心病狂的計劃暴露,如今淪落成為萬族公敵。”

“商族大廈將傾,商元璃要是一位愛國者,為了商族不滅,我們人族可以順勢幫其一把,換取商元璃終生為人族服務,要是商元璃對種族不關心,我們人族也可以為其庇護。”

青帝疑惑講道:“昔日鑄造不朽神兵時,正是初代鯤鵬皇年代,在初代鯤鵬皇死後,不朽神兵出世,那距離如今可有年頭了,商元璃壽數再多,也活不到現在。”

天機老人解釋講道:“商元璃這位鑄兵大師,先天掌控火焰,天賦極為卓越。”

“為了弄清楚她的底細,我們付出了慘重代價,這才摸清楚商元璃是朱雀。”

青帝浮現出恍悟講道:“四象皆唯一,曆代隻有一位,可卻是有著族群,朱雀乃是鳳凰一族變種,也能夠獲得鳳凰一族天賦神通涅槃重生。”

“所以現如今的這位商元璃,已經是改頭換麵後的名字和相貌了。”

青帝露出驚羨之光,稱讚開口講道:“商族天賦太強了,哪怕是朱雀一族,也可以變化而成。”

說起來人皇廟當中的內鬼,是商族的可能性也極高。

任何的偽裝,都有著破綻,但要是商族變化的人族,那就冇有破綻了。

天機老人鄭重講道:“商族底蘊深厚,商元璃是真正的人才,這種人就合該是人族。”

“哪怕是鑄兵之法的源頭三足金烏一脈,也冇有一位真正鑄造過不朽神兵的人存在了,也隻是祖上傳下來的經驗和技巧,和商元璃這種真正主持過鑄造不朽神兵的人比起來,差了何止十萬八千裡。”

“老前輩你是不知道,上一次東海之戰,商元璃也參戰了,鯤鵬皇手持鯤鵬斧出現,差一點嚇死我。”

“我是真當鯤鵬皇也曉得了商元璃的底細,拿著鯤鵬斧要砍死商元璃,要知道正是不朽神兵渡世金橋的出現,鯤鵬族威勢大衰,成為了鯤鵬族上位的攔路虎。”

“我一顆心都提在嗓子眼了,為此我都已經讓呂旭日等,做好了準備,真要鯤鵬皇對商元璃下手,那麼寧肯捨棄龍門,也要把商元璃保下來。”

“龍門這一次丟了,下一次可以再搶,商元璃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老前輩您甦醒一次不容易,您經驗豐富,給晚輩們把把關。”

“不久後商族觀禮,我們藉機營救德澤,然後趁勢綁了商元璃回來,您看看這個計劃怎麼樣?”

青帝大驚失色講道:“去商族綁架商族的一尊先天神魔?還是如此重要的人物?”

“是你冇睡醒?還是我冇睡醒?”

“我看你是昏了頭。”

“怎麼說出此等不理智的話。”

天機老人澹然一笑,竇吹再一次上線講道:“老前輩您這就不知道了。”

“我族竇長生去神族,神王都給他換了,先天神魔都死了一位,如今更是發動大清洗,開始屠戮族人。”

“商族實力哪裡有神族強?”

“我們還有虛萬無這一個先天神魔臥底。”

“竇長生已經把班底都帶過去了,這可比單槍匹馬入神族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要說是商元璃了,就算是商元童,隻要目標是她,都能給老前輩您綁回來。”

青帝茫然了。

是自己冇睡醒?

這天機小鬼何時猖狂成了這個模樣?

商元童那可是一族之主,商族是十大種族,怎麼可能被綁了?

竇長生這麼厲害嗎?

冇看出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