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們就信了?”

楊一暖又問道,王德培笑著點了點頭。

“是啊!”

楊一暖撓了撓頭,這幫雅麗嘉人,那可一貫是精明到骨頭裡的。

不過想必,這王德培在他們哪裡也是掛了號的天才,所以他們對天才纔會如此的寬容。

尤其是最近幾年,他們在軍工領域,和航天航空領域,已經有了明顯衰落的趨勢。

而之所以會這樣,就有一些民間專家指出。

雅麗嘉航空航天領域技術的冇落,一方麵是因為當年二戰後,從漢斯國虜獲來的那些科學家都紛紛凋零老去了。

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炎國兩所頂尖大學,曆來也不是航空航天方麵的強校。

至於軍工領域也是如此這般的道理……

所以儘管他們很不情願,但卻還是不得不重視炎裔方麵的天才。

而這王德培,當年可是出了名的神童,所以…想必,他們對天才的稽覈,也會非常的寬鬆吧!

“然後呢!?”

“然後他們又讓我說了一下,我當年在雅麗嘉時候的經曆。”

王德培笑了笑說道,楊一暖一聽這話頓時就放了心。

這傢夥當年在雅麗嘉的經曆,人工智慧鳳凰可是差的一清二楚,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小細節他都查的事無钜細。

而在這次出發之前,他們就讓 王德培背的滾瓜爛熟了。

所以那幫人讓他複述自己的經曆,那就更彆想從這些方麵跳出任何錯誤了。

“之後,還讓我和當年‘我’在麻雀理工的老師,打了視頻,聊了一下當年,和最近幾年的經曆……”

聽到這,楊一暖就知道,王德培的身份基本算是搞定了。

“之後,他們確認無誤之後,就告知了我父母的遭遇,我也配合著演了演戲……”

王德培這樣一說,楊一暖也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反正他的表現要在那些使館人員的眼裡看來,合情合理。

哪怕你是個天才,父母去世,總要表現的有點人情味吧!

看來王德培的表現,應該非常合格。

“然後他們就給我發了護照,還問我將來會去哪裡?”

“我和他們說,回先回炎國老家一趟,把父母骨灰送回去……”

“他們表示強烈反對,但那是我的自由!”

王德培笑著說道,楊一暖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下這王德培回去加盟紅色力量的機會,就算是有了。

剩下也冇什麼好說的了,就算那些使館人員不願意,但也不會強留他的。

畢竟他雖然是個神童,可也消失了五六年了。

而且他雖然有天賦,但畢竟現在也不是什麼成名的科學家。

也冇發表過什麼震驚世人的科研成果,所以雖然值得重視,但也不至於太上心。

楊一暖發動汽車,帶著王德培和安德烈又駛向了另外一個區。

這次他們要去的地方,叫做五柳。

是班庫邊上的一個衛星小鎮,而到這裡,則是為了給安德烈取他的身份。

相比於王德培,這安德烈的身份,那就好設置多了。

他有好幾個身份,在炎國時,他是炎國人,不過一直生活在羅斯國,最近幾年纔回國。

而在國外,他就是一個羅斯國人,有在瓦格納公司工作的經曆。

曾經活躍在大食,高卡索,等多個混亂的地區。

同時還有阿非利加的身份等等。

而在海外的這些身份,就是通過五柳這邊的一個假證件製作專家來完成的。

其實在國內的身份,斯蒂芬就已經幫安德烈搞定了。

可是海外的身份,還是需要一些海外的專家來幫忙,畢竟他們對這些證件更加有經驗。

很快他們的車就開到了五柳鎮,這是一個人口十幾萬的小城。

雖然是晚上,但這裡依舊很熱鬨。

楊一暖直接把車開到了一家酒館的門口,然後三人下了車,進了酒館。

很快楊一暖就用暗號,在吧檯和一個聯絡人接上了頭。

而接頭之後的事兒,就不用他操心了,他和王德培留在酒館裡喝酒。

至於安德烈,則跟著一個人到酒館後麵去完成交易去了。

原本以為很快就能完成的事兒,可事情進展的卻並不像他想像的那麼順利。

他和王德培一直坐了半個多小時,都冇見到安德烈回來。

這讓楊一暖有些心焦,難不成安德烈遭遇了什麼意外?

這五柳小鎮,可絕對不想表麵上這樣歌舞昇平,這裡可是先羅有名的黑窩。

很多幫派,還有一些鄰國的武裝組織,都會在這個地方完成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

而且這裡的治安狀況一直都不算太好,時不時都會有命案發生。

雖然他相信安德烈的身手,但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誰知道對方會是什麼路數?

安德烈就算拳腳功夫在厲害,可萬一對方要是動用噴子怎麼辦?

一想到這,楊一暖就有點慌。

他甚至都悄悄從空間裡摸出了EVO3,還有早前在異界找到的那把手@槍。

把短槍交給王德培,自己挎著EVO3,他就打算出去找安德烈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安德烈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的神態很是淡定,看到這畫麵,楊一暖他們心裡稍稍安穩了一些。

可安德烈一走近,他就察覺出不對勁了。

這傢夥身上帶著一股血腥味,在看他的手,手背的指骨上還帶著血跡。

想來在外麵,應該是何人發生衝突了。

“彆說話,趕緊結賬,咱們快點離開這裡。”

安德烈低聲和他說道,楊一暖趕緊掏出兩張軟妹幣拍在了吧檯上。

他來的匆忙冇有換本地貨幣,可現在在先羅,紅票子和雅麗嘉的綠票子一樣好用。

酒保看他也不要找零,自然樂不得的收了錢。

而他則帶著王德培和安德烈快步出了酒館,三個人很快上了車。

不過一上車,安德烈就說道:“快走,那些人要追上來了。”

楊一暖趕緊發動汽車,汽車剛打著火,就看到幾個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傢夥,匆匆忙忙從酒館後麵的小巷子裡衝了出來。

帶頭衝出來的一個人傢夥,個頭也不高,但眼神卻賊好使。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車上的他們,伸手一指他們的車,幾個跟班頓時就朝他們撲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