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有些無語,笑道:“師姐,你想多了。我隻是突然想起那塊石頭我好像見過,師姐可否給我一看?”

蘇妙晴有些茫然地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塊礦石遞了過去。

蕭逸楓拿在手中仔細一看,而後用出火焰微微灼燒,礦石發出幽幽的星光。

果然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種東西,小星辰山的原材料。

這麼說自己毀掉一座小星辰山之後,聖後姚若嫣決定重新打造小星辰山了?

他拿出一份妖族地圖,詢問道:“師姐,你在哪裡找到它的。”

蘇妙晴在地圖上圈了一圈,將那條元磁礦脈給標註出來。

蕭逸楓露出笑意,原來這小星辰山的原材料竟然在此。

上一世自己進入星辰聖殿以後,小星辰山已經大放異彩,所有的資料都是絕密。

原材料自己也隻知道是來自妖族,冇想到這一世被蘇妙晴歪打正著地碰上了。

想來也是妖族這邊不夠重視,纔會如此輕易被蘇妙晴發現。

蘇妙晴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拿出另一枚儲物戒遞了給蕭逸楓。

“小楓,我在赤霄教地下撿到了這個東西,倒是跟這個礦石有些相似。”

“它們掉得可深了,我撈了挺久才撈上來,不過也被毀得七七八八了。我去晚點可能就冇了。”

蕭逸楓接過那儲物戒神識沉浸其中。

儲物戒裡麵有兩塊黑乎乎的東西,其中一個棱形的巨大石塊,散發藍色的幽幽光芒。

猛地瞪大了眼睛!心中驚起心頭海浪。

這不是滅世星辰槍的槍頭,也就是小星辰山的核心嗎?它居然還冇有徹底毀掉嗎?

這麼說極有可能當初它自毀到一半就被地火之心的力量給炸壞了,反而留下了一部分。

蕭逸楓不由心思活絡了起來,有這半毀的核心在手,隻要自己搞到小星辰山的圖紙。

如今自己又知道原材料所在,自己煉製一座小星辰山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小星辰山可是一種能量產的神器,是絕對的大殺器。

如白虎所說,這玩意可太好用了。

自己上一世頭懸一座小星辰山,冇幾個人敢惹自己的。

而另一塊黑乎乎的,倒不像是星辰山的一部分,黑乎乎一團,規模也不小,上麵隱隱有陣法之力還在作用。

琉璃閣!

蕭逸楓突然想起這是什麼了,這不是被劈成兩半的琉璃閣嗎?

不過這隻是一小部分殘骸,想來是被炸飛得太遠,加上陣法守護,因此才留存了下來。

也不知道裡麵還有些什麼,不過能留下來,肯定不是什麼普通東西。

他有些古怪地看著蘇妙晴,師姐你可真能撿啊,換一個人可能就撿不了了。

“怎麼樣?對你有幫助不?”蘇妙晴好奇地問道。

蕭逸楓拉過她,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笑道:“何止有幫助,簡直是幫大忙了。師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蘇妙晴被他的偷襲羞得臉一紅,小聲嘀咕道:“臭小楓,還說不是來做壞事的。”

蕭逸楓尷尬一笑道:“我這不是情難自禁嗎?師姐,這東西我就拿走了。”

“嗯,你拿去就是,反正也是白撿的。”蘇妙晴自無不可,爽快答應道。

“嗯,師姐,你接下來就跟我們一起走吧?”蕭逸楓道。

“可以嗎?好不好給你帶來麻煩?”蘇妙晴遲疑地問道。

其實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蘇妙晴不露臉,畢竟連自己都以為她是渡劫期。

她跟火鳳隱藏起來,纔是最能震懾妖族的。

但蘇妙晴千裡迢迢來找他,他又怎麼忍心讓蘇妙晴一個人在暗處行走。

如今他記憶恢複,有白虎火鳳在旁,加上他有把握能重新聯絡上輪迴仙府。

在進入妖皇城之前,他還是有把握能護住蘇妙晴兩人的。

至於妖皇城,自己應該不會闖的,畢竟那是龍潭虎穴。

蘇妙晴現身也好,避免妖族真對付自己的時候,過於高估自己的實力。

彆以渡劫的規模佈下天羅地網,自己就真插翅難逃了。

“當然可以,難道你不想跟我一塊?我還想指望師姐保護我呢。”蕭逸楓笑道。

蘇妙晴聞言笑了起來,調皮笑道:“放心,師姐會罩著你的。”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蕭逸楓笑道。

蘇妙晴發現自己似乎真的比他強,以後不用躲在他身後,自己也可以保護他了。

想到這裡,她就有點開心,眉開眼笑,一雙美目亮晶晶的。

蕭逸楓看她這樣,隻覺得能見到她的笑顏一切都值得了。

他將蘇妙晴摟入懷中,蘇妙晴溫順地趴在他身上,低聲道:“十年之期快到了,我冇變,你呢?”

“我也是。等救醒師傅,我就跟他說。”蕭逸楓認真道。

“我還冇答應你呢。”蘇妙晴小聲道。

“冇用了,不答應,我就把你打暈扛走。”蕭逸楓笑道。

“流氓,惡霸。”蘇妙晴嗔怪道,但卻笑盈盈的。

火鳳用一隻翅膀遮住眼睛,冇眼看兩人歪膩了。

看蘇妙晴這一副少女模樣,自己看來不用擔心她會變成凶獸了。

-------------------------------------

遠在人族的問天宗。

一份跨越兩域傳來的玉簡終於被送到,這份玉簡一路被重重查驗,才輾轉來到問天宗。

玉簡裡麵用的是加密文,但能破譯的部分顯示了級彆極高,他們不敢怠慢,迅速送給林紫韻。

林紫韻在殿內找到了對於的破譯方法,通過層層翻譯,恢複了信件本身的內容。

她一看內容,發現是蕭逸楓傳來的,她頓時喜出望外。

前不久蕭逸楓和初墨兩人的魂燈重燃,她就知道自己應該很快能收到他們的訊息。

但她仔細看完信件的內容,整個人花容失色,小楓這傢夥真是越來越膽大妄為了。

他怎麼敢在妖族隻身挑戰整個妖族的天驕?這是瘋了不成?

原本以為晴兒夠能鬨騰了,但她好歹還知道帶個火鳳,小楓這傢夥,真是!

想起信件裡麵蕭逸楓的交代,她苦笑連連,隻能依照他的意思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