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自孟川和各方打了招呼,正式閉關後,時間便自由自在的流逝了,冇有為誰停下來的意思。

凡俗生靈在為自己的生活奔波忙碌著,百年之後,墓碑一座,又有新生兒來到這個世界,重複輪迴。

修士們在追求境界的提升,壽命的延長,一個接一個的倒在了大道路上,能夠走到長生領域的,少之又少。

孟川迴歸了九天十地宇宙,可這個世界依然像他不在時一樣的運轉。

不會因為他的離去而讓世界停滯發展,也不會因為他的歸來而讓世界整體起飛。

甚至,這世間的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孟川何時離開,又是何時歸來的。

在他們心中,孟川或許一直存在吧,一切隻能是揣摩。

天帝也罷,道祖也好,終究是遠離人世了。

人們信仰天帝,朝拜道祖,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依然還是靠自己來過。

群仙繼續閉關修煉,想要和仙王之境縮小一些距離。

在有仙王級神位的加持下,他們取得的進步斐然。

十萬年時間抵正常修煉的二三十萬年時間是冇有問題的,突破至仙王的時間,必將大幅度縮短。

狠人,無始,青帝,葉凡也正在向著準仙帝而努力著,甚至比群仙還要刻苦。

畢竟,群仙離孟川的距離實在太遠了,若是說修為追上孟川,幫助孟川,這不現實。

激勵自己不能這樣子來,這不是胡說八道嘛。

但狠人四人不同,四人俱是仙王,並且在仙王中也不是弱者,都是巨頭,無上巨頭級彆的存在。

他們離孟川也不近,但若是他們能再近一步,以準仙帝的實力,不說一定能幫到孟川,但肯定是有其作用的。

準仙帝之境,無論放在哪一界,都不會是弱者了。

不過,與之前孟川前往聖墟時不同,現在狠人等人閉關,都留了一分注意力在外麵。

孟川突破之事,牽動著所有人的心,他們要保持對外界的關注。

就這樣,數萬年時間恍然而過,似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但有些變化,終究是發生了。

本該在自己小天地內閉關的孟川,突然出現在了道界神城之外,廣袤的無人區裡。

在孟川出現的那一刻,狠人等人關注著外界的那一縷注意力立馬發現了孟川,直接將他們真身驚醒。

“要開始了嗎?”葉凡隔著虛空望向孟川,眼含期待之色。

孟川冇有和他們打招呼,眼神放空,陷入空明至境。

在孟川身後,一方諸天萬界之影緩緩浮現,太大了,狠人他們也隻能觀測到這方諸天萬界的一角。

《劍來》

星海轉動,世界以一種特定的規律運轉著。

一方方世界,猶如在呼吸一樣,打開了無量次元通道,吞吐精華。

那一方方世界中的最後一抹虛幻之意在閃爍著,有隱去之意,似即將變成真實。

真實與虛幻之間,存在與不存在之中,締造著奇蹟。

諸天萬界之外,一方處於縹緲雲霧中的世界若隱若現,超脫大千,遁離大道。

孟川眼中重新凝聚出了神,“這一天,終於來了……”

孟川低語,但聲音卻傳遍了九天十地界域,衝入了界海之中,在上蒼迴響著。

上蒼之中,服用了大道金丹,狀態相對來說比較好的洛天仙和猛海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了界海這一方諸天。

“是他。”洛天仙自語。

“他要路儘昇華了。”猛海的聲音中帶有一絲不可思議,心中震動。

離他們上一次相見,纔多久?

十多萬年罷了。

竟然就走到了這一步,實在是匪夷所思。

“這是好事,上蒼諸天之福也。”洛天仙說道:

“路儘昇華,不求外物,不靠天地,隻憑己身,我們幫不了他。”

“不過,我們也倒是可以為他遮掩一番,一位路儘級的誕生,可是會被詭異們嗅到的。”

“善。”

路儘昇華的動靜太大了,輻射上蒼諸天,驚動無數人,若無遮掩,必定會被厄土察覺。

而想要遮掩路儘昇華的動靜,也隻有路儘級存在,即仙帝才能夠做到。

厄土中,正在閉目療傷的石昊睜眼,目光垂落,望向了自己的故鄉。

石昊露出笑容,隻覺得身上的傷勢都似乎痊癒了,身心俱是舒爽。

“終於等到了……”

石昊也出手了,覆蓋著九天十地界域的力量在不計消耗的揮發著,遮掩來自大道層麵的波動。

“大業將成。”

孟川立於道界無人區,眸子越來越璀璨。

時間如河,在他麵前靜靜流淌,孟川望向上遊,從帝落時代便有著他的足跡。

一樁樁,一件件,恍如昨日。

經過這幾萬年的閉關,在不算亂古以及帝落時代的情況下,孟川在遮天時代已經整整生活了二十萬年了。

一段段分隔於不同時空的孟川,組成了完整的他。

孟川輕吐一口氣,諸天萬界都凝滯住了,然後……

是無量的爆發!

諸天萬界在急劇擴張,天象在震動,由下至上,再至外連成了一線。

時間長河伴隨著嘩啦啦之音浮現,不同的是,孟川這次處於時間長河之內。

但孟川離河麵很近很近了,就隔著一層表麵。

時間長河的中遊,現在時空,太突然消失,出現在時間長河之中。

時間長河的上遊,過去時空,與過去合二為一的元重新顯化了形體,於過去望向現在。

時間長河的下遊,未來時空,在那無數條未來時間線中,出現了無數個孟川的身影,他們或是轉身,或是扭頭,注視著孟川。

“就是此刻!”

孟川低喝,聲動萬古,音傳歲月。

元極儘昇華,展現大道雛形,過去真義勃發,撬動了整個時間長河的上遊。

“轟隆隆!”

時間長河狂暴了,扭曲了,波及了已經恒定的過去時空,添了新的變數。

荒古時代,一位位人族的大帝抬頭仰望星空,他看見了光,無邊無際的,遮蔽星空的光。

太古時代,一位位古族的皇騰空而起,在他的感知中,世界似乎顛倒了,上是下,下是上,上又不是上也不是下,下又不是下也不是上。

神話時代,一位位古天尊看見了龜裂的大地,散開的天空,一分為數瓣的世界。

亂古時代,世界凝滯了,人,仙,仙王,準仙帝都凝滯了,無法動彈,蟬停在了空中,雲兒化作了頑石,隻有念頭可以轉動。

仙古時代……

神古時代……

帝落時代……

直至那開天辟地之時,整個過去時空皆受到了影響,從本源上的影響。

這是屬於過去道果的權柄,他即過去,過去即他,掌控時空,無弗遠屆!

刹那之間,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