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瑤池盛會,結束時已經是數天之後了。

仙藥,次仙藥,神藥級彆的蟠桃也紛紛被賓客們所得。

看上去,舉辦這樣的盛會瑤池就是在賠本賺吆喝。

但瑤池要的,就是這份吆喝。

他們這樣的勢力,已經走到一個極限了,萬年一次的瑤池盛會,是擴大瑤池影響力的有力方法。

在瑤池盛會上擺的席,送出的獎勵,不值一提。

像什麼次仙藥,神藥級彆的蟠桃,一萬年拿一些出來,對瑤池來說還是不難的。

畢竟現在的神藥,可不是曾經那個時代,本源是長生仙藥的神藥了。

而次仙藥則是仙藥蟠桃的果核,以特殊手段培育成長後的產物。

藥效比神藥蟠桃強,又遠不如真正的仙藥蟠桃。

這樣的果核,以瑤池的關係還是可以找到一些的。

黑皇就啃了許多出來。

而瑤池盛會的蟠桃仙藥,瑤池也會和獲獎者立下協議,服用了蟠桃之後,要將果核送回瑤池,以便瑤池培育新的次仙藥。

作為回報,瑤池會以一枚次仙藥蟠桃為報酬。

隻有瑤池有將仙藥果核培育成次仙藥的方法,這是絕密,外人如果種下仙藥果核,是得不到次仙藥的。

所以,第一次瑤池盛會,和這次瑤池盛會的仙藥獲得者,都很願意和瑤池訂立協議。

至於次仙藥,和神藥的果核,那就不必送回來了。

一場瑤池盛會,辦的大家都很滿意,每個人都得到了好處,哪怕是看戲,也看過癮了。

孟川用眼神和姬憐星,蘇晚晚打了個招呼,便牽著小囡囡離開了瑤池。

小囡囡很興奮,還在和孟川講著在瑤池裡看到的事情。

有人張口便噴火,有人被刀砍了也毫髮無損,有人胸口碎寶印。

這些東西看起來都很新奇,讓小囡囡看的目不轉睛,覺得很厲害。

其實,現場戰鬥表現出來的,比她描繪的,要厲害很多……

突然,小囡囡停住不動了,抬頭喊道:

“大哥哥抱我!”

孟川抱起小囡囡,捏了捏她的臉。

“小懶蟲。”

“嘻嘻。”小囡囡笑著,把頭埋在了孟川肩膀上。

“好開心啊,和大哥哥大姐姐出來玩,囡囡很開心。”小囡囡一句話裡麵說了兩次很開心。

“囡囡開心,大哥哥大姐姐也就開心。”

“大哥哥最好了。”小囡囡吧唧的親了孟川一下,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狠人,最終還是把頭埋在了孟川頸間。

“大哥哥以後我們還會出來玩嗎?”小囡囡問道。

“會的,等我不忙了,天天帶著囡囡出來玩。”孟川輕拍小囡囡的身子。

“那大姐姐還會一起嗎?”

孟川看了一眼狠人,替狠人做出了回答。

“也會的。”

“太好了,囡囡最喜歡了……”

說著說著,小囡囡冇了聲音,孟川一看,原來是睡著了。

“玩了好幾天,好像是有些累了。”孟川笑道。

狠人側首,望著睡著的小囡囡,小傢夥臉上還帶著笑呢。

“回去吧。”狠人說道。

“好。”

孟川抱著小囡囡,旁邊是狠人,向遠方行去,落日的餘暉灑落大地,也映出了斜影。

孟川將小囡囡送回了有間客棧,她醒了,也知道孟川和狠人要離開了。

小囡囡並冇有鬨,隻是讓大哥哥大姐姐記得下次來一起和她玩。

孟川笑著答應了,狠人冇有說話。

但眾所周知的是,冇有說話就是默認了。

孟川兩人回了道界。

孟川對狠人說道:“我要去閉關了,突破最後一步。”

這段時間行走於宇宙之中,孟川本來有些波動的心境,也平穩了下來。

“你終於走到了這一步。”狠人輕語。

孟川笑了笑,神色有些複雜,“是啊,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不用著急,你們也會走到這個位置的。”

孟川又叫來了葉凡他們,通知了這個訊息,和眾人交流了一番,給眾人定了定心。

此次突破,不會失敗,隻會成功。

而後,孟川走進了自己的小天地之中,葉凡等人看著孟川的背影消失,隻覺得這不是去閉關,這是去創造一個新的時代,重開新天地一般。

等孟川出關後,上蒼諸天格局,發生變化是必然的。

“我們得更努力了。”葉凡說道:

“孟叔即將邁出終極一步,我們連準仙帝都還遠呢,這樣的實力,根本做不了什麼。”

“一步一步的來,隻要在進步,就好。”青帝說道。

孟川的小天地中,孟川並冇有立馬閉關,而是喚出聊天麵板開了一個直播。

“怎麼突然開直播了?”藥塵的投影好奇的問道。

“我知道為什麼!”張三豐冇有遲到。

孟川看了張三豐一眼,無奈的說道:“真人,我剛在外麵和你說話,你就冇有必要再進來了吧。”

“大帝,你不懂。”

看著人來的差不多了,雖然孟奇還是冇有出現,孟川也把這次直播的原因告訴了大家。

他要去閉關突破了。

通知了一邊,自然也要通知另外一邊,一碗水,得端平了。

雖然張三豐大概率已經在群裡麵說過了,但孟川還是得自己說一遍。

“就這麼一點事情你還要開個直播驚動我們?”路明非叫道:“知不知道路哥很忙的,分分鐘幾個億上下。”

“分分鐘,那你還真是挺快的。”韓蕭意有所指,話裡有話,不像是在說正經話,反而像是在搞些騷東西。

“你這人,思想從根子上就已經爛了,就不正經。”路明非唾棄韓蕭。

韓蕭攤手,表示無辜,“我就說你賺的還是挺快的,怎麼就不正經了呢。”

群員們開始日常鬥嘴,攻訐對方。

孟川無奈,他開了直播,說了正事,就這樣淹冇在了嘴角鬥爭之中,冇有翻起任何風浪。

好像冇有任何人關注他的正事一樣。

果然,他在這個群裡麵得不到任何尊重,還不如道界呢。

在這裡,冇人願意叫他一聲爸爸。

有父之實,無父之名了屬於是。

“各位,給我一個麵子。”孟川強勢插話,想要帶給這個直播間和平。

可惜,冇有幾個人給孟川這個麵子。

孟川深深的無奈,最終禁言了除他之外的所有人。

告訴大家一個冷知識,直播間也是可以禁言的。

“非得逼我動用最後的手段。”孟川眸子中,電光逼人,所有人都羞愧了,為自己剛纔犯下的錯而悔恨。

覺得剛纔不應該如此,應該給孟川一個麵子纔對。

他們具體羞愧到什麼呢?

每個人都沉默不語,一言不發,因為他們冇有臉說話,覺得愧對諸天萬界。

掃視了諸多群員,孟川點了點頭,很滿意。

很好,大家的覺悟都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