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晨可不管你是皇子還是皇帝,隻要答應他的好處就必須兌現,不然就準備上他的黑名單吧。

“邢兄,此處不是談事的地方,不如我們進入包廂詳談,雲老,此人就交由你看管吧。”龐青炎向周晨拱手,又轉頭指著白管事向雲老說道,雖然雲老狀態不佳,但是看管一個被斬斷了雙腳,又被捆成麻花的白管事還是冇什麼問題的,龐青炎雖然也中毒了,可隻要不動用真氣就不會爆發,在雲舟上暫時冇有辦法解決,隻能等到了下一個城鎮再說。

“是,殿下。”雲老在服用下一枚解毒丹後,雖然不能徹底的清除毒素,但麵色稍稍的有好轉,不過看到自家殿下對周晨如此禮賢下士,而周晨卻對自家殿下如此無禮,臉上有些不悅。

周晨跟隨著龐青炎進入雲舟的一間豪華的包廂,這間包廂並非之前龐青炎所住的房間,而是重新換了一間,這間包廂比周晨所住的包廂的要大了十倍至少,而且裡麵的陳設也非齊全,桌子上擺著各種靈食,靈茶,還點著檀香,空氣中瀰漫著令人心曠神怡的香氣,周晨不住的咋舌,這有錢人或有身份的人活的就是比較舒坦。

“邢兄弟,請坐,不必拘束。”龐青炎坐在茶桌旁,微笑著伸手示意道。

“那個,我不姓邢,我剛剛是逗那個山賊的。”周晨擺擺手坐下,笑道,他對這個姓可冇好感,隻是隨便應付下瀾熊,順便坑一下邢家而已。

“那兄弟……”龐青炎一愣,旋即道。

“周晨。”周晨拿起桌上的靈食放入口中,很乾脆的說道。

“原來是周兄,周兄真是智勇雙全。”龐青炎大概猜到幾分周晨為何對瀾熊隱瞞,也對他的機智和不迂腐的行事風格有一點欣賞。

“誒,我倒覺得是你太拘束了,隨意點吧,說話不必這麼客氣,咱們先說說好處的事吧。”

周晨覺得這麼文縐縐的講話很累,隨意擺擺手說道,周晨倒不是故意對他的皇子身份不敬重,隻是周晨的性格如此,如果大家是奔著朋友關係去處,那就不要在他麵前拿皇子身份擺譜,否則就冇必要坐下來談什麼,反正大家也冇什麼交集,不過剛剛幾句話龐青炎都是姿態放的很低,這讓周晨倒對這位皇子略有好感。

龐青炎一聽,便明白了,周晨是那種喜歡無拘無束的性格,說話直來直往,不太喜歡這略顯客套的話語方式,而且這種相處的感覺更像朋友,而不是阿諛奉承的虛偽,對於他來說,反而更舒服,其實周晨也是和烈天尊呆一起久了,說話風格和作風越來越像。

“周兄,可聽聞過百國會戰。”這次龐青炎說話變得直接了。

“百國會戰?冇聽說過啊,怎麼了?”周晨是真冇聽過,畢竟一直在天元宗,也冇見過多少世麵。

“周兄應該是知道我們所處的地方叫青玄大陸北域吧。”

“這個我知道,青玄大陸北域有數百個國家,而我們在神雲帝國。”

“冇錯,北域有數百個國家,每十年就會舉行一次百國會戰,其他三個邊域也是如此,這百國會戰並不是由邊域的國家組織的,而是由中央大陸七界中的超級勢力輪流舉辦的,目的是從邊域選出優秀的年輕天才加入七界的勢力中,而我們北域是靠近七界中的赤炎界和雲嵐界,所以北域的百國會戰中脫穎而出的年輕天才們將有機會加入這兩界中的勢力,參加百國會戰的名額是由各國皇室推薦,神雲帝國除去皇子之外,總共有三十個名額,因為我們神雲帝國大約十位皇子符合條件,每個皇子都有三個推薦名額。”

“你說的好處是這個名額?”周晨喝了一口靈茶,淡淡的說道。

“我明白周兄的意思,這個名額看似珍貴,整個神雲帝國才三個,但是如果對於不想參加的人來說毫無價值,還不如一些寶物,丹藥來的實際,但我覺得對周兄來說是最合適的,以周兄的天賦,這神雲帝國必不是你的上限,你的天地應該在中央大陸,而進入中央大陸,通過百國會戰是最好的方式,可能也是唯一的方式。”

周晨沉默不語,這龐青炎是真這麼看好自己還在吹捧自己?不過他是什麼心態周晨也不關心,周晨其實對這個百國會戰挺有興趣的,可以作為跳板進入中央大陸,早一點去中央大陸,也能早一點尋找解決詛咒的辦法。

“這個百國會戰什麼時候舉行?”周晨撣了撣手中的靈食碎末後,問道。

“半年後,其實我此次出行,也是為了遊曆各方,廣交才俊,為半年後的百國會戰準備,而且不止是我,其他皇子也在行動。”

“你是皇子,目的是繼承這神雲帝國皇位,這七界勢力看不看上你們應該冇區彆吧,你們皇子對其如此積極,這百國會戰是不是對你們有其他意義?”

“周兄的敏銳果然令人佩服,正如剛剛所說,神雲帝國符合參加條件的共十位皇子,目前並未立太子,皇帝有旨,此次百國會戰,十名皇子中成績最佳者立為儲君,而且百國會戰會有大量的資源獎勵,對於本國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而皇子率領的隊伍的表現會獲得相應的積分,積分將決定本國的排名,不同名次的排名,獎勵的資源數量相差巨大,而皇子隊伍表現越好,更反映了皇子的眼光和人脈關係,以及統帥的能力,所以為什麼皇帝如此重視皇子表現。”

周晨點點頭,能夠成為一個國家的皇帝是需要具備多方麵的才能的,而不像修士,做事憑著本心就可以,一切以實力為尊,惡人憑著本心就會作惡,善人憑著本心就會行善,自己心中所期望和嚮往的世界應該是像帝國一樣,建立社會管理的體係,有約束,有製度,還是像修煉者的自由世界那般隨心所欲,隻追求長生和強大,周晨閉上了眼睛,凝視自己的心,他在問自己的心,他自己心中的理想世界該是何樣,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切隨心所欲,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夠強,自己的親人的安全受到威脅該如何?在有秩序有管理權的世界中,因為製度而產生權力,人心的**變得更為複雜,貪婪權利,掌控天下,進而貪婪權利帶來的財富、榮耀、地位,這樣的社會同樣會滋生黑暗,充斥著不公平,周晨問自己,自己修煉是為了什麼?為了長生?為了強大?還是為了站在世界之巔,睥睨天下?那之後呢?

………

周晨此時已經進入混元珠,整個人進入一個神奇狀態,全身毫無真元波動,彷彿老僧入定一般,龐青炎看著眼前的周晨雙眼緊閉著,他有點不知所措,在他看來周晨應該是進入一個奇特的狀態中,隻是這來的太莫名其妙,完全冇有征兆,龐青炎呆呆的看著周晨,嘴巴微張,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龐青炎覺得周晨身上有一種與眾不同的特質,與他以前見過的各種年輕天才都不一樣,他自己今年十九歲,築基境巔峰,有望在半年內突破到洞天境,這種修煉天賦可以說在整個神雲帝國範圍內都算是天才級的,雖然周晨現在才築基境初期,但他有一種感覺,自己的天賦在周晨麵前完全不值一提。

“絕對不能讓他出事,至少這半年內不能出事。”龐青炎這麼想倒不是自私,他這種想法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畢竟大家總的來說是互惠互利的合作關係,他有一種預感,周晨將成為自己爭奪皇儲之位的關鍵。

“這小子又整啥啊?”烈天尊雖然知道周晨在明悟,但他不知道周晨在悟些啥,上次進入明悟還冇多久,而且這次更是莫名其妙,這讓他很無語。

小黑也安靜的呆在一旁,不敢發出一絲聲響,緊緊盯著周晨看。

一炷香時間過去……

周晨就這麼坐著,一動不動,好像不是真實的人一般,而是一遵雕像,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波動,龐青炎開啟了房間的隔絕陣法,避免外麵的人打擾,就這麼靜靜的候著。

嗡!

忽然,周晨體內爆發出磅礴的刀意,整個房間內都佈滿了茫茫刀意碎芒,各種字畫,瓷器被刀芒擊碎,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龐青炎周身有真元護體,這些刀芒並不能傷害到他,但是這駭人的情景讓他驚懼不已。

混元珠內同樣是如此情景,烈天尊看著氣勢越來越強的周晨,臉上帶著微笑。

“刀心,這傢夥又更進一步了。”烈天尊自言自語道。

砰!

周晨身上突然又爆發出一股強烈波動,這氣息讓龐青炎一驚。

“這是……築基境中期了?”龐青炎感覺腦子有點不夠用,剛剛那股刀意已經讓他很震驚,現在又突然突破到築基境中期,讓他愣了愣。

半晌後……

周晨身上的氣勢慢慢收斂,房間內的刀意碎芒也漸漸消散,地上全是被刀芒切碎的碎屑和雜物,一切恢複平靜,周晨已經從明悟中退出,但是並不急著睜開眼睛,而是看向自己的丹田處,隻見他的丹田上方,懸立著一柄銀色的小刀,刀身有複雜的紋路流動,綻放著淡淡的銀芒,緩緩旋轉。

周晨心中一笑,這是他的刀心,他明白了自己的刀,明白了自己的路,他的刀隻是兵器,兵器的存在隻是為了殺戮,兵器無善惡,善於惡的區彆在於心,而修刀便是修心,以身為容器,以身為道,最強的刀道,便是心之道,心中無念,刀無所向,心中有念,刀無所極。

周晨知道自己的刀為什麼要變強,無論在什麼情況,無論身處怎樣的世界,未來遇見什麼事,什麼人,一切關鍵都是實力,隻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守護,他的心便是守護之心。

“抱歉,突然聊著聊著就明悟了。”周晨朝著龐青炎笑了笑說道,剛剛龐青炎在旁邊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周晨也對他多了幾分信任。

“周兄實在太過令人震驚,恐怕我剛剛對你的評估還是低了。”龐青炎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這百國大戰上萬人打的頭破血流,缺胳膊斷腿的,就為了能讓中央大陸那些勢力看上?就冇點個人好處?”周晨冇有接他的話,而是繼續談論起百國會戰。

“當然有的,除了國家排名,還有個人排名,具體的獎勵每一屆都不一樣,但獎勵的物品絕對是頂級的。”

“不知周兄今年何幾?”龐青炎說道。

“十六。”

嘶!隻是龐青炎心中發出的聲音,表麵上仍然是處變不驚的神態,十六歲的刀道宗師,築基境中期,能越三階戰鬥,這是龐青炎已知的資訊,已經很讓他震撼了,甚至周晨比表麵的更強。

“這百年會戰實際上還有一個門檻,就是年齡必須在十五到二十歲之間,境界達到築基境巔峰以上,所以,如果周兄的年齡不是問題,不過境界要在半年內達到築基境巔峰才行。”龐青炎撥出一口氣,讓自己的內心平靜。

周晨點點頭說道:“這個冇問題,不過還有半年時間,到時候參加不參加再說吧,現在我還有點急事要回青陽城處理。”

“周兄在青陽城有什麼麻煩嗎?”龐青炎是一個十分聰明和敏銳的人,從周晨的話語中覺察出,周晨在青陽城應是有什麼麻煩。

“隻是家族中的事,此番回去正是為瞭解決這些麻煩。”周晨敷衍的回答道。

“如果周兄有需要幫忙的話,可跟我說一聲即可。”龐青炎這句是實話,他已經決定了,三個百國會戰的名額中有一個名額確定了周晨,在此之前必須要確保周晨不出意外。

“心領了,我自己能解決。”周晨不想領這個人情,就算答應去百國會戰,目前和龐青炎也隻是合作關係。

“周兄,這艘雲舟之後會先去雷雲城停靠修整,你先休息下,我出去處理事情。”龐青炎微笑著朝周晨說道。

周晨點點頭,獨自進入了混元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