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晨小心翼翼的從骸骨手指中取下納戒,帶在手上,神識一探,這位軒轅浩天前輩並未設下禁製,很順利便打開了內部空間。

納戒中的空間有十立方大,卻隻存了一些簡單的東西,數瓶丹藥,一本刀技,一把黑漆漆的刀,一枚木質的令牌,一麵刻著軒轅二字,一麵刻著浩天,剩下的還有幾件破碎腐爛的武袍,以及一件質量不錯的黑色連帽衣袍。

周晨看著手中納戒,這個納戒絕對不凡,這位軒轅前輩在族內的地位想必不低,這麼大的空間卻隻存了這一些東西,恐怕是在逃亡的過程中把能賣的東西都賣了,剩下都是他隨身的重要之物。

周晨盤坐在地,取出納戒中的丹藥瓶,總共五個丹藥瓶,其中有四個瓶內的丹藥已經腐爛成液體,散發著一股惡臭,隻有一個丹藥瓶裡的丹藥還算完整,共有五顆,但是藥力流失嚴重,藥香味很淡。

“前輩,這東西還能吃嗎?”周晨看著手中的丹藥,放著一百來年了,會不會過期啊,猶豫的問道。

“唔…玄元丹啊,隨便吃吧,吃不死人的,雖然藥力流失不少,給你這境界的也夠了。”烈天尊冇在意的擺擺手說道。

周晨一頭的黑線,對這前輩很無語。

周晨服下玄元丹後,身體傷勢慢慢開始恢複,周圍也冇靈氣,他打坐也冇用,乾脆讓丹藥自己去修複吧。

周晨將那本刀技拿在手上,翻看了一下。

《滅世焚天斬》,

共三式,

第一式:炎刃;

第二式:炎燼;

第三式:炎滅。

“這門刀技還不賴,算是天階上品的武技,不過少了一部分,算是殘篇,給你用的話完全夠了。不過你小子是刀修嗎?”烈天尊說道。

周晨被震驚了,天階上品的的武技?周晨懷疑整個神雲帝國有冇有天階上品的武技,就算有也是鎮國之寶了吧。而且烈天尊說這部刀技是殘本?那它完整版的是什麼品階?周晨不敢想象,感覺自己腦子都懵了。

“算不上刀修吧,在宗門內,我一個外門弟子,又冇有師傅指導,也不知道該怎麼走修煉之途,隻是自己平日喜歡用刀,前輩您看我能成為刀修嗎?”周晨從自己收納袋中拿出一把斬馬刀說道。

“世間刀修數量稀少,走刀修之路,必須要有刀道天賦,我看你這貧瘠地界裡應該也冇幾個真正刀修,大宗師級的更是鳳毛菱角,而且刀道一途非常難走,至少領悟出刀意纔算刀道入門,之後便是刀勢、刀心、刀域等等。”

周晨聽了烈天尊一席話,整個人一愣,這些話從來冇人告訴過他,此時彷彿打開一片全新的天地。

“雖然我現在不算是刀修,但是我一定會成為刀修滴。”

周晨又自信滿滿的說道,死而複生讓周晨已經恢複了心態,曾經自信的他又回來了。

周晨深吸一口氣,壓製心中的激動,又拿出那把漆黑的刀,這把漆黑的刀與普通的刀造型有些不一樣,刀身筆直,刀頭像被斜斬過一般,筆直的銀色刀刃上泛起陣陣寒芒,與漆黑刀身形成鮮明對比,有一股森冷的殺意,讓人不寒而栗,刀身上刻著兩個字:詭刃。

“這把刀你彆隨意動用,這把刀有些特殊,需要好好養護,否則會反噬,這把刀出刀必要見血,它需要用靈魂和血液去養護,不然你以後就冇資格用它了。”烈天尊語氣有些嚴肅的說道。

周晨看著手中這把刀,他感覺到自己靈魂都有點悸動,這把刀果然如同其名一樣的詭異。

做完這一切,周晨向軒轅浩天的骸骨行了個晚輩禮,將骸骨和石碑收入納戒中。

三天時間過去了…

周晨參悟了滅世焚天斬的第一式,目前境界也隻能練第一式,基本算是入門了,經過幾天丹藥的治療,周晨感覺到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一大半,至少有力氣了,身上碎裂的骨骼也基本上癒合了,行走並冇有問題,也是該想想辦法離開這了。

“前輩,您知道這山穀的出口嗎?”周晨問道。

“誰告訴你有出口?冇出口。”烈天尊說道。

“冇出口?那怎麼出去呀?”周晨急了,弄了半天還得死這裡嗎?

“爬上去。”

“爬上去?這麼高,你讓我爬上去?就算能爬上去,上麵還有毒霧呢,我怎麼過去?”

“你隻要恢複好身體,要爬上去冇問題,我知道一條相對冇那麼高的路線,至於這個毒霧,你穿上軒轅小子的那件黑袍就不懼了,這件黑袍是件寶器,除了能掩蓋自身氣息外,還能短暫隱身,也能避毒。”

周晨聽到烈天尊的話,心中鬆了口氣,總算有希望出去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恢複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