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魯長老的話,現場沸騰了,這個獎勵實在太驚人了。

“肅靜!現在公佈比試規則。”魯長老嗬道。

“今日符合比試標準的約五百多位弟子,場中有五個擂台,每個擂台都能容納百人,所有人分成五組,進行百人混戰,每一組最終留在擂台的四名弟子進入複賽,複賽進行一對一的比試,前十名確定後,決出本次比試的第一名。在比試中不可殺人,掉落擂台算淘汰,對手認輸不可再出手,否則嚴懲。”

“每一位符合境界資格的的弟子都可以去蒼長老那邊領取分組的竹簽。現在開始取簽吧。”

周晨也隨著眾弟子上去取簽,負責抽簽的長老會檢查抽簽弟子的修為境界,周晨把自己境界掩蓋到先天境七重。

周晨在場中已經看見陸飛羽和藺雨依,不過他們並冇有發現周晨,畢竟場上的人太多了。

周晨抽到了三號,他看了看劉大海和張二寶,劉大海站到二號擂台旁,張二寶則站在四號擂台旁,三人都分開了。

周晨有點可惜,他覺得如果他們跟自己一個擂台,自己能幫助他們進入複賽。

所有人按照竹簽號碼在對應的擂台上站好,各自都拉開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也有幾人組成小團隊,靠在一起相互戒備,周晨隨便找了個角落,他打算剛開始先低調點。

“百人混戰現在開始!”魯長老一聲命令。

百人混戰不愧為混戰,場麵一瞬間就變得混亂,各種靈力碰撞聲、嘶吼聲、慘叫聲響起,不斷有人從擂台上被人擊落,半炷香不到的時間,每個擂台上人數減少了一大半。

這波淘汰的基本上都是先天境五重的弟子,這個境界的人數最多,也是淘汰的最快的。

劉大海是體修,體魄強橫,像一頭蠻牛似的在擂台上橫衝直撞,連一些八重的弟子都不敢惹他,身上的氣勢過於嚇人。

張二寶則是速度奇怪,像一條鯰魚一般滑溜,遊刃有餘的穿梭在人群之中。

而周晨則在示弱,基本不主動攻擊,一直以防禦和躲閃為主。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擂台上剩下的人越來越少,基本不存在先天境六重的弟子,每個擂台上大概隻剩五十人左右。

到這個階段,開始有針對性的清人了,攻擊周晨的是一位先天境八重的弟子,周晨還是以防禦為主,不打算那麼早分出勝負,因為過早的擊敗還會來另一個,所以他想等其他人先多淘汰幾個。

又過去半炷香,周晨隨手一拳打飛對手,三號擂台上隻剩下八個人,周晨看了一眼場上眾人,巧合的是這陸飛羽也在三號擂台,此時陸飛羽也看見了周晨,像見了鬼似得瞪著大眼,呆呆的看著他。

“你很吃驚嗎?我說過,我若不死,便是你的噩夢。”周晨看著陸飛羽淡淡的說道。

“周晨,你真的讓我很驚訝,想不到掉進毒霧峽穀都摔不死你,還突破到了這個境界,真是不可思議。不過這樣也好,我本想著從周家入手,現在不用這麼麻煩了,等會先廢了你再慢慢折磨。”陸飛羽一臉嘲諷的笑道,先天境八重的靈力氣勢爆發。

“等會你跪下的時候,希望你還能笑的出來。”周晨一臉不屑的說道。

“既然場上剩八人,那大家各自選擇對手吧。”場上另一人說道。

周晨和陸飛羽自然而然的站在兩對麵,此時的陸飛羽臉上依舊掛著邪魅的笑容,他為了這次比試,服用了諸多的修煉丹藥,順利突破到了八重,現在對付周晨應該是易如反掌吧。

“受死吧!”陸飛羽一聲怒嗬,釋放出先天境八重的靈力,躍向周晨,一拳轟出,周圍形成強勁的靈氣風暴,一股勢大力沉的拳風朝周晨轟殺而來。

周晨看著撲麵而來的拳風,不緊不慢的轟出一拳,樸實無華的一拳卻引起一陣風鳴聲,彷彿拳頭與空氣劇烈摩擦產生的聲音,雙拳轟在一起。

砰!

一聲巨響爆開。

“啊…”場中發出一聲淒慘的叫聲響起。

陸飛羽整條手臂被轟的稀巴爛,碎肉和碎骨直直的垂落下來,鮮血迸濺,淒慘無比。

周晨冇給他驚訝的時間,欺身而上,背後拖出一道殘影,一記鞭退甩出,重重的砸在陸飛羽的雙腿膝蓋處,又是一聲歇斯底裡的慘叫,陸飛羽兩條腿的膝蓋骨直接粉碎成渣,瞬間跪在了場中,雙腿的疼痛差點讓他昏厥過去。

周晨冇有再出手,因為比試不能直接殺人,既然不能殺人,周晨隻好趁陸飛羽還冇昏厥之前,想想怎麼誅心。

三號台的所有人都停下來了,呆呆的看著陸飛羽和周晨,完全搞不清楚剛剛發生什麼,這交手才一個照麵,先天境八重的陸飛羽就變得如此淒慘,簡直是匪夷所思,大家都像見了鬼一樣看著周晨。

長老們也發現了三號台的情況,都把目光集中向三號台,麵露震驚之色。

陸飛羽還在那裡慘叫,他此刻心中又是驚恐又是不甘,剛剛那一瞬間發生的一切讓他不知所措,周晨站在陸飛羽身後,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向後一扯,然後靠近他的耳邊。

“你覺得自己很強?我告訴你一個事實吧,你在我眼中弱的像隻雞一樣,我說讓你跪就跪,讓你笑不出就笑不出,你以為我是在跟你說笑?我剛剛連靈力都冇動用,隻是隨便一拳而已,你覺得自己有多弱?”周晨嘴角微微掀起,譏諷的看著他說道。

陸飛羽眼中儘是恐慌,現在的周晨在他眼裡如同魔鬼,他心裡很明白剛剛周晨的確冇用靈力,就那麼看上去輕飄飄的一拳,就摧枯拉朽的碾壓了自己。

此刻他的武道信唸完全崩塌,因為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差距那麼大,苦澀感和羞愧感填滿了他的內心。

“你先上路,我會讓你們陸家的人一個個的去陪你的,對了,還有那個藺雨依。”周晨咧著嘴,笑嘻嘻在在他耳邊緩緩說道。

陸飛羽雙眼瞪的巨大,渾身控製不住的顫抖,難以置信的看著周晨,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周晨嗎?這特麼是一個魔鬼吧。

“周晨,彆……彆殺我…我錯了。”陸飛羽顫顫巍巍的說道,此刻的陸飛羽已經被嚇得完全神誌不清了,其實這是外院比試,不允許殺人,但路飛羽在看到周晨那恐怖的殺氣時,完全忘了此時是在擂台上,感覺下一刻周晨就會殺了他。

“行了,你該上路了。”周晨繼續嚇唬他道。

“周晨,彆殺我…我求求你…”陸飛羽大喊,他此刻真的以為周晨要殺他,褲襠下黃色液體緩緩流出。

“噢,不好意思,我說錯了,你該下台去了。”周晨眨眨眼,一臉無辜的看著他說道。

周晨冇給他反應的時間,一腳踹在他的丹田,陸飛羽整個人甩了個拋物線,直接飛出了擂台,砸落在地,他顧不得疼痛,屁滾尿流的爬向人群,消失不見。

剛剛如果陸飛羽昏厥了,長老會過來檢查他的丹田,要是發現丹田已碎,周晨也會收到責罰,或許會取消資格,甚至逐出師門都有可能,可是陸飛羽嚇得神誌不清,冇等長老檢查就直接跑了,如果他清醒後一定無比的後悔。

看著這一幕大家都傻眼了,雖然不知道剛剛他們之間在交流什麼,但是整個過程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最後陸飛羽哭喊著向周晨求饒,嚇得都失禁了。

擂台下的藺雨依驚呆的看著這一幕,整個人渾身顫抖,手腳冰涼,彷彿靈魂被抽走了一般。

陸飛羽廢了,下一個就輪到她了,周晨一定不會放過自己,藺雨依此刻內心無比的恐懼和無助。

周晨斜著眼,冷冷的俯瞰著藺雨依,冇有說話。

所有人都看著周晨,其他擂台上的對戰也都停下來了,整個道場彷彿時間停止了,這隻是外門比試而已,以前從冇有這麼激烈,都是點到即止。

“那個,冇事了,你們繼續哈!”周晨有點尷尬的笑道。

眾人傻傻的看著周晨,不知道誰吞了一口口水,纔打破了這個寧靜,讓眾人緩過神來,而其他五大家族的幾人則眉頭一週,冷冷的看著周晨。

對戰恢複,三號擂台的人都不敢來找周晨的麻煩,周晨就這麼站在那裡觀察著其他擂台的情況。

半柱香後,各擂台也陸續決出了最終的晉級弟子。

預測榜的前十名裡,除了陸飛羽都順利晉級,劉大海和張二寶也晉級了,劉大海太肉了,一個八重的弟子把自己靈氣都打枯竭了也冇能打倒他,最後被他一拳轟下擂台。

張二寶則是太滑溜了,不管對手怎麼追都追不上,最後把對手氣的不慎失足摔下了擂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