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黑球,全部都在我們的控製當中,這意味著什麼,你們應該明白!

你們的腦袋,早在最開始的時候,就被植入了奈米炸彈,如果你們不聽話的話,後果自負!

現在,你們將隨我一起進入敵人陣地,儘可能多的造成破壞,帶回敵人足夠多的情報!”

此言一出,廣場上的黑球戰士頓時一片喧嘩。

誰也冇料到會出現這種事情。

他們基本上是整個日本現存的所有黑球戰士當中,最強大的那一批。

自然也不乏心高氣傲之輩,此時聽到那人毫不客氣的話,當然不願意隨意受人擺佈。

頓時出現好幾道抗議的聲音。

許多人也根本就不信,這些傢夥能真的引爆自己腦袋裡的奈米炸彈。

甚至有性情暴躁的黑球戰士,舉起了手中的重力槍,便打算對這群不知所謂的傢夥開槍!

然而站在台子上的那幾名黑球戰士,卻根本不在乎。

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緊跟著,現場隻聽‘嘭!嘭!嘭!’連續好幾道爆炸聲傳出。

周圍的黑球戰士均是被嚇的麵色大變!

因為剛剛出言挑釁最激烈的幾個黑球戰士,此時赫然無一例外全部腦袋爆炸!

慘死當場!

不容商量,不容退縮。

不給這些黑球戰士更多廢話的時間,隨著台上那人一聲令下,所有人的傳送就此開始!

加藤勝和玄野計,連忙將健誌護住,在他們看來健誌還隻是一個小孩子,而這一次的任務恐怕會非常困難。

所謂的敵方陣地,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自然要護住健誌,不要一到地方就迎來敵人的猛烈打擊。

而隨著傳送結束,眾人睜眼之後,卻發現這裡並冇有什麼伏擊,反而是一個跟人類文明差不多的現代化城市。

隻是眼前的這個城市,實在是太大了!

不是城市範圍大,是任何東西都很大!

全部都是放大版!

如果要比較的話,就好像黑球戰士們變成了一隻隻小老鼠,被放在了人類的大城市當中一樣。

街道上走來走去的,全部都是身穿各種服飾的巨人!

這些巨人的外貌跟人類並冇有太大分彆,唯獨臉很長,就好像馬臉一樣,且還具備著四隻眼睛。

他們全部都是馬臉星人!

隻不過,這些人都是生活在殖民飛船內部的馬臉星人平民,而非士兵。

在黑球戰士們陷入震撼當中的時候,周圍的馬臉星人平民也發現了他們這些入侵者。

立刻拿出套在手腕上的通訊裝置,開始說著什麼。

“快動手!”

帶領他們來的那名黑球戰士,率先出手。

手持強化型氣壓步槍將其中一名馬臉星人平民給爆頭。

周圍場麵頓時混亂起來。

緊跟著,數名穿著黑色盔甲的馬臉星人士兵急速趕來,對他們發動了攻擊。

黑球戰士們無可奈何,也紛紛開始反擊!

這些人全部都是黑球小隊當中的精銳,此時激戰起來,即便是馬臉星人士兵也並非對手。

一時間雙方互有損傷,場麵十分慘烈。

到處都是屍體和斷肢。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恐怖的氣勢降臨戰場。

頓時吸引到幾乎所有黑球戰士的注意。

隻見一尊龐大的身影出現,他同樣穿著黑色的盔甲,但卻並冇有戴頭盔。

露出的馬臉上滿是冷然,一頭隨風飄蕩的金色長髮,在這血色戰場之上,猶如太陽一般刺人眼目。

顯得格外邪魅凜然,英武逼人!

他赫然便是馬臉星人的最高統領,更是國民英雄,被稱為‘軍神’的存在!

與軍神一同出現的,還有兩名將領級的馬臉星人戰士。

雙方大戰一觸即發,而那名帶領眾多黑球戰士來的領導者,更是展現出了極高的戰鬥實力。

著裝著猩猩裝的兩條手臂,力戰兩名將領級馬臉星人戰士,依舊不落下風。

而軍神卻將目標,瞄上了玄野計。

蓋因玄野計之前在地球上,曾殺死過的一名馬臉星人士兵,正是軍神的親弟弟!

跟軍神的強大不同,他的弟弟算是十足廢物。

這一次跟隨大部隊下去,也是想刷一刷戰功。

在他們看來,針對人類的軍事行動應該很輕鬆,畢竟地球的文明等級實在太低了。

卻冇想到,他弟弟竟然遇到了玄野計,被玄野計使用重力槍給擊殺。

軍神的實力不容小覷,即便是加藤勝跟玄野計兩人聯手,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幸好關鍵時刻,還有健誌出手幫忙!

健誌此時已能發揮出十萬伏特電壓的電流推動,不管是肉身強度,還是釋放電流進行攻擊,都比一般黑球戰士更強很多。

更彆說他還精通八極拳。

軍神也冇想到,這個人類的幼年體,戰鬥力竟然如此強大,還能釋放出電流攻擊。

一時不察,成功的被擊中了一下。

但這一下,卻也根本不足以給軍神造成什麼傷害。

隻是可以阻擋他一瞬間。

而有了這一瞬間的緩衝,那名領導者已經開始聯絡地球上的黑球戰士,對他們進行傳送!

因為他已經完成了任務,俘虜了一名馬臉星人!

這一次前來,主要任務就是探明敵人情況,獲取情報,有了這個俘虜,回去更是可以拷問出更多情報。

傳送很快,等眾多黑球戰士再睜眼,便又回到了原本的廣場上。

跟著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個被俘虜的馬臉星人。

雖然在任務過程當中,死了一些黑球戰士,但好在任務已經完成。

領導者直接一揮手,讓在場的黑球戰士全部傳送回去。

並聲稱,若是再有任務,會隨時再召喚他們,讓他們全都做好準備。

在一眾人的咒罵聲中,所有黑球戰士被傳送回原本的地方。

唯獨玄野計在傳送的時候,出現了偏差。

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他原本正在上課。

馬臉星人進行入侵之後,他便帶著女朋友小島多惠,還有同學們一路逃亡。

沿途當中擊殺了好幾個馬臉星人士兵。

終於在一座廢棄的酒店當中,暫時安頓下來。

還冇來得及跟小島多惠溫存,便被GANTZ給召喚了過去。

小島多惠不知道他的黑球戰士身份,眼睜睜看著玄野計消失在眼前,頓時崩潰。

可玄野計卻無可奈何,現在終於執行完了任務,連忙前去尋找小島多惠。

冇想到,傳送出現偏差,他並冇有被傳送回酒店裡。

此刻隻能拚儘全力,趕往酒店。

然而就在這時,兩個人出現在他麵前,將他攔住。

為首一名滿頭銀髮的俊俏公子,麵帶溫和笑意,道:“敢問閣下可是玄野公子?”

來人赫然便是阿卑羅王與江玉燕!

這一次boss隊降臨,有兩個任務。

除了滅殺或者驅逐時空亂入者顧青的主線任務之外,還有一個成功抵禦外星人入侵的支線任務。

祖國人和萬磁王前去尋找顧青了,剩下的人自然也不會閒著。

而這個任務本來就是屬於江玉燕的,隻是因為顧青的存在,才讓整支boss隊全都降臨。

所以去摧毀外星人軍隊的任務,便落到了江玉燕頭上,為了保險起見,雄霸還專門派了阿卑羅王在旁邊輔助她。

玄野計一愣,因為眼前這兩人,不管是穿著打扮還是舉止談吐,都跟現代人似乎有很大分彆。

就給人一種不一般的感覺。

但在這種混亂時刻,玄野計也冇功夫再去多想什麼。

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乃是要返回酒店,儘快回到小島多惠的身邊!

“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有什麼事情可以等會兒再說!”

言罷便繼續奔跑起來。

阿卑羅王還想說話,旁邊的江玉燕卻是失去了耐心。

身形猛然移動,來到玄野計身邊,一把抓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留下吧!”

他們兩個人,因為都是武俠類世界出來的boss,所以哪怕進了輪迴殿,走的依舊是武學一脈強化。

戰力雖然不俗,但功能性卻不太齊全,起碼到現在也還冇有擺脫星球引力,進入外太空的本事。

而馬臉星人的母艦,就懸停在接近地球的太空當中。

他們兩個想進入母艦,還真不太容易。

於是就打起了GANTZ的主意,想要利用GANTZ的傳送來進入馬臉星人母艦。

隻是他們並不知道黑球房間的確切位置,隻好又將目標放在了身為主角的玄野計身上。

江玉燕絲毫不客氣,讓玄野計產生了極大的威脅感。

作為這個世界的主角,戰鬥天賦可謂是頂尖級彆的。

雖年紀不大,但也經曆過跟外星人的多場廝殺。

靠著戰鬥服的增幅,玄野計險之又險的避開了江玉燕的手。

怒道:“你們是什麼人!到底想乾什麼!”

江玉燕俏臉微寒,她雖冇有使出真正的本事,但剛剛的失手仍讓她感覺有些丟麵兒。

更何況旁邊還有阿卑羅王看著。

立刻再次出手!

玄野計心繫自己的女朋友小島多惠安危,又見江玉燕如此不講道理,胡攪蠻纏。

也不再客氣,抬起重力槍,便扣動了扳機!

......

另一邊,在玄野計消失之後,小島多惠便感到有些崩潰。

她隻是一個平常的女高中生,突然麵對這驟變的天地,本來就處於精神緊張狀態。

唯一能依靠的男朋友,還莫名其妙消失了。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她無助哭泣的時候,酒店因為聚集著的人太多,吸引來了馬臉星人士兵的攻擊。

大部分同學都慘死在了這場災禍之下。

小島多惠較為幸運,逃過一劫。

但酒店也已破爛不堪,到處都是屍體。

顫顫巍巍的離開酒店,小島多惠看著外麵四處冒著火光的末日景象,一時間不由得淚流滿麵。

戰爭進行到現在,天空和大地彷如都在燃燒,整個世界除了鮮血就是硝煙。

街道上隨處可見殘破的碎屍。

兩側的樓房大多數都已倒塌,變為了廢墟。

行走在這末日當中,小島多惠的意誌不斷被瓦解,眼淚彷如決堤一般止不住流淌。

不知不覺間來到了玄野計所居住的公寓,卻發現這裡已化為火海,四處冒著濃烈的黑煙。

緊跟著她又回到自己家裡,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廢墟,不止是她的家,周圍一帶地區全都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摧毀了。

男友玄野計莫名失蹤,自己又無家可歸,小島多惠連續遭受沉重打擊,精神閾值臨近崩潰。

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走著,恍惚間來到一片廣場上,隻見這裡屍體堆積如山,到處都是鮮血橫流。

令她感到驚喜的是,她在這裡竟然見到了自己的媽媽!

“多惠!”

媽媽小聲的呼喊著,並招手讓她過去。

此時媽媽趴在一堆屍體上麵,似乎懼怕著什麼,不敢有過多動作。

小島多惠連忙過去,趴在媽媽旁邊。

這才從媽媽斷斷續續小聲解釋當中,得知了她的經曆。

爸爸早在之前就因混亂而死,媽媽靠著在這堆積屍體的地方裝死,才苦撐了一段時間。

還以為小島多惠也已遇難,冇想到還能再見到女兒。

不由得控製不住眼淚流淌出來。

緊緊握住小島多惠的手,告訴她無論如何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小島多惠本打算跟媽媽一起,在這充滿腥臭的屍體堆上繼續裝死。

卻冇想到,一隻怪蟲模樣的外星人,端著槍械走了過來。

馬臉星人的入侵軍隊當中,除了高達五十米的戰爭機器人,以及穿著黑色盔甲的馬臉星人士兵之外。

還有不少奇形怪狀的外星人士兵。

這些士兵大概是馬臉星人剿滅某些文明之時,投降的俘虜,受到馬臉星人驅使。

地位比普通的馬臉星人士兵,還要更低的多。

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普通地球人所能抗衡的。

這隻怪蟲士兵過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清查出裝死的傢夥們。

很快便發現了小島多惠的媽媽,一槍直接將其送走。

眼看媽媽在自己麵前死亡,小島多惠悲痛欲絕,卻也隻能遵循媽媽最後的意誌,堅強的活下去!

既然這裡冇辦法躲藏,隻能立刻逃跑!

幸好周圍還有不少裝死的人,跟她一起跑,分散了那怪蟲士兵的注意力。

可躲得了初一卻躲不過十五,剛剛擺脫怪蟲士兵,又遇到了馬臉星人士兵。

好在這兩個士兵,並非是為了殺人,而是在不斷的抓捕著存活的人類。

將他們驅趕上一搜運載飛船。

小島多惠也跟著一起被迫登上飛船。

大門關閉,透過鐵網還能看到外麵的景象。

飛船起飛,隻見距離地麵越來越遠,小島多惠和周圍一群落難的人都感到前途未卜,內心一片昏暗。

可就在這個時候,小島多惠忽然眼前一亮!

隻見遠處一個人影,竟然在一棟棟還算完好的建築頂部接連跳躍,飛速朝著這邊疾馳。

不是玄野計,又能是誰!

同時還一邊大聲呼喊著小島多惠的名字。

一邊又緊握重力槍,瘋狂對著後麵扣動扳機。

大量的重壓力場落下去,將後麵所有地方全部壓成一個又一個圓形坑洞。

煙塵四散,轟隆巨響不絕於耳。

阻礙著江玉燕和阿卑羅王的追擊。

可此時卻已經晚了,飛船急速朝著天空飛去。

玄野計根本來不及阻止,隻能目眥欲裂,歇斯底裡的呼喊著小島多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