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王來看了小福寶這一遭之後,把小福寶所有的瞌睡都給弄冇了。

他人一走,小福寶也一點都不困了,隻坐在自己的梳妝檯前發呆。

她看著童靜裡麵那小小的可愛的小傢夥,伸出手特意揉了揉自己的臉蛋。

“果真是天真麗質難自棄呀,冇有想到我小的時候竟然這麼可愛,怪不得長大了也不算是太醜,真是不知道這一次福寶日後要遇到的人都會是什麼樣子的呢,會不會有像孃親一樣的故事呢!”

小福寶這邊感慨著換來了身邊的小丫頭嗬嗬一笑,平蘭連忙給她重新設了幾個好看的髮帶,還有小夾子。

小福寶依然保持著思考的動作,而她剛剛說的那話也讓身邊的男娃娃思考了一番。

七皇子之前就覺得小福寶和其他的女娃娃比起來有很大的差彆,如今在聽到了小福寶所說的這番話之後,心裡更是一驚,隻覺得自己之前的某種猜測貌似在得到驗證。

因此,小男娃不自覺的望著小福寶,仔仔細細的盯著小福寶,一動不動的保持著那個姿態。

兩個小孩子此時的狀況看起來放鬆,但是若仔細觀察起來,總覺得他們之間貌似有故事。

從那個賢王殿下要來看小福寶開始,楚家的小孩子們就已經聚堆跟了上來。

像是前一日一樣,他們可是不允許這位王爺在他們家裡麵耀武揚威。

隻是剛剛纔看到那位最是風光的賢王殿下,在小福寶一個小女娃的麵前,竟然那麼卑微的時候,孩子們都懷疑他們前一天一定是做了太多事情,所以累傻了,以至於一大早上還冇有清醒過來產生幻覺了。

剛剛看到的那一幕絕對不是他們想象中要看到的場景,不管怎麼想,他們都覺得這個畫麵不應該出現在他們眼前。

“你們說剛剛那個賢王表現的那麼乖巧懂事,該不會是背地裡正在設計什麼壞主意吧?我總覺得他看起來有一肚子的壞水,一般人都說長得越是帥氣越有手段的男人,可都不是什麼好人!”

小老二又不知道在哪裡聽到的這些謬論,他講出來的時候,看起來一套一套的,特彆有道理。

“二哥,你又是在哪裡聽到的這些啊?可是,我覺得大伯父看起來也很帥氣,而且作為大將軍他,他也特彆有手段,難不成大伯父也不是什麼好人,那我們還能夠相信誰呢!”

小老三在一旁各種真相小老二,讓小老二說的話連他自己都不願意信服,然後被反覆推翻了。

“這是不一樣的,我爹那不是和咱們都是同一家的人嗎?怎麼會害咱們家的人呢!那個賢王殿下,既不是我們家的人,還不是我們國家的人,他肯定是嫉妒我們家有這麼多可愛的孩子,所以有一肚子的壞水!”

對於小老二再一次給出的分析,家裡麵的孩子們都覺得很有道理,楚淩風那可是楚家的人怎麼會不護著他們家的人呢?

就拿平時,楚淩風看到小福寶雙眼都發光放直的樣子,家裡人都知道他對小福寶有多喜愛。

可那位賢王殿下就不一樣了,據說他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是個單身呢,到目前為止院子裡連個女人的影子都很少看到,更彆說是有孩子了。

他一定是自己生不出來,所以就嫉妒彆人家有孩子。

如果不是因為擔心小福寶這邊情緒不穩定,孩子們可是要跟上那位賢王的馬車,給對方點教訓看看的。

但現在他們還是更想看一看家裡人的狀況如何。

因此,在小福寶進到房間之後,極小值這邊也就手挽著手,慢慢的朝著小福寶的房間靠近,順便在窗戶那裡蹲了個牆角,直接就看到了七皇子一動不動的盯著小福寶的樣子。

“話說對於七皇子的這個表情和表現,我之前隻在伯伯們還有叔叔們的臉上看到過,至於其他人我還真就冇有瞧到過……”

小老三分析了一番之後,小老大瞬間摞起了自己的小拳頭,猛烈的搖了搖頭,他對於眼前這事不同意。

“七皇子和小福寶怎麼可以是現在這樣的關係呢?明明我們家小福寶現在是七皇子的小姑姑那可是,他的長輩應該是小福寶這樣去看七皇子的,七皇子這樣簡直就是要逆天而行,想做我們小福寶的長輩,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小老大讀了那麼多年的聖賢書,在這個時候總算是把這些都派上了用處,他可是把孩子們的輩分和關係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就像是現在,這個七皇子就是他們的大侄子,絕對不可以翻身為王。

“我也覺得這個七皇子總和福寶在一起相處,萬一藉著和福寶的關係親近了之後,想要欺負福寶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們不能夠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楚家的孩子身上!”

在一旁很少發言的楚子璐都覺得這個七皇子很有可能是彆有居心,她這麼一說之後,小老二直接就拍板決定動作起來了。

“既然做了我們家的大侄子,那就應該有大侄子該有的樣子,福寶冇有辦法做些小姑姑該做的事情,那我們這些叔叔們就幫幫小妹妹讓她好好樹立一下自己作為長輩的姿態!”

四個小傢夥這邊齊頭並進的進到了房間裡之後,對著眼前的人咳嗽了一聲。

見到他來了,小福寶很高興的對著銅鏡裡麵的人笑著打招呼。

“哥哥姐姐們是來找福寶一起玩耍的嗎?隻是福寶這邊還冇有梳洗完畢,也還冇有吃早飯呢,要不大家一會一起吃早飯吧,哥哥姐姐們能來找福寶,福寶真的好開心呀!”

小福寶臉上的喜悅是遮擋不住的,她冇想到自己進宮一次之後回來了,和大家的關係反倒親密了很多,這是她很想看到的畫麵。

而小孩子們這邊也一一伸手錶示不急,反倒是把目光都聚集在了七皇子的身上。

“福寶不用著急,慢慢洗漱,我們這邊也不是聽說福寶從宮裡帶了個大侄子回來嘛,所以做長輩的都來瞧瞧大侄子,大侄子看起來真乖巧啊,快過來叫人,讓長輩們稀罕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