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樂公主忙道:“父皇勿惱,以女兒對於房駙馬的瞭解,似乎並非是如此忘恩負義不知輕重之人,父皇對他大加簡拔信重有加,他豈能讓父皇禪位呢?此中怕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

李二陛下瞪圓了眼睛:“天無二日,民無二主,若是朕禪位於太子,以後將如何自處?皇帝乃天下至尊,難不成朕往後見了太子,還要一揖及地行那臣子之禮不成?此獠就是狼子野心,太子對其推心置腹,自認為一旦太子登基便可以給他加官進爵,簡直可惡!”

李二陛下對房俊當真是一路簡拔,哪怕朝中多有反對之聲,卻依舊將房俊扶植到檢校兵部尚書的職位,假以時日去掉這“檢校”二字,便是妥妥的九卿之一,朝堂大佬。

他自認自己對房俊皇恩浩蕩,可此時這廝居然蠱惑自己為了求仙問道得到長生之法而將皇位禪讓……

他纔不管房俊的真意到底為何,皇權乃是皇帝之逆鱗,無論是誰觸及,必然遭受反噬!

晉陽公主眼珠兒轉轉,說來說去,癥結在這裡……

她站在皇帝身後,正替皇帝按摩呢,想要給房俊一個顏色,卻因為房俊正彎腰低頭施禮看不到,隻得說道:“姐夫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父皇對你那麼好,你怎麼能這麼傷父皇的心呢?該打!”

長樂公主也道:“就是,你這人平素棒槌也就罷了,這等大事上頭,豈能信口開河胡言亂語?你若是心中當真如此想法,本宮也不饒你!”

姐妹兩個相繼出言嗬斥,實則卻是再為房俊製造辯解的機會……

房俊要都快要折了也不敢抬頭,辯解道:“陛下明鑒,微臣言語失當,罪該萬死。可是微臣之本意卻是想要向陛下覲見,仙道長生實乃虛無縹緲之事,陛下身為人間帝王,自當銳意進取勵精圖治,使百姓安居樂業,使帝國繁榮昌盛,帶領大唐之虎賁蕩清環宇攻城掠地,讓吾大唐之版圖比之現在大上十倍、百倍!豈能將精力全部消耗在追逐長生那等虛妄之事上,進而本末倒置,將帝國陷入動盪不安之困境?”

這確實是他的真實想法,隻是剛纔自作聰明言辭激烈了一些,導致李二陛下反應太大根本就不給他辯解的機會……

若是剛剛被一劍刺死,他當真比竇娥還冤!

放眼朝堂,可能最不想當忠臣的那個人就是他了……

忠臣有什麼好的?

總是忠言逆耳惹得皇帝不喜歡,什麼事兒都要較真兒依律行事惹得大家針對,與奸臣作對惹得無窮無儘的謀算陷害,家人享受不到奢華富貴還要跟著提心吊膽,除了有一個好聽的名聲之外,簡直一無是處。

做一個佞臣多好?

說皇帝喜歡聽的,做皇帝喜歡看的,有皇帝撐腰那些奸臣縱然再是看你不順眼也乾不掉你……若是某一天心血來潮乾一件正經事,史書上定然會對你極儘誇讚。

為啥?

君不見許多忠義之臣一聲鐵骨錚錚直言諍諫,隻是做了一件錯事便聲名狼藉罵聲不絕,而那些諂媚奸狡之徒一輩子搞破壞乾壞事,往往隻是做了那麼一件好事,後世便能津津有味的說什麼浪子回頭……

一個誤入歧途的人,與一個改邪歸正的人,你說誰做的好事多,誰做的壞事多?

然而最終的評價卻天差地彆……

世間之事,就是這麼不公平。

李二陛下怒氣未消,叱道:“放屁!吾大唐現在已是威服萬邦、稱霸宇內,版圖較之前隋之時增大了十之二三,眼下又將征討高句麗,除去西域以及極北之地,儘在大唐版圖之內,還說什麼大上十倍百倍……難不成要將那些一望無際的大海的都算上?”

房俊默然無語。

這皇帝看似英明神武,實際上地理完全不及格啊……

眼見房俊無言,李二陛下以為將其壓服,心中快意,哼了一聲,道:“怎麼不說話,是朕說錯了,還是你無言以對?”

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這個對於地理如此無知之人亦敢這般猖狂?

房俊忍了忍,冇忍住,低聲道:“陛下明鑒,大海再是蒼茫無涯,可終歸還是有邊際的,大海之邊際,定然是陸地……”

晉陽公主急的連連向房俊擺手,可房俊低著頭彎著腰,什麼也看不見。

長樂公主以手撫額,對於房俊的棒槌脾氣極度無語。

都這會兒了,你就低個頭認個錯,就能折了你的脊梁不成?偏偏不但不肯認錯,反而要嗆著父皇……

李二陛下果然大怒:“放屁!簡直就是歪理邪說,大海無涯,哪裡來的儘頭?若是按照你的說辭,海外有陸地,那麼陸地豈不是還要有儘頭?陸地外再有海,海外再有陸地……你娘咧!慫娃又在消遣於朕,不能忍也!”

越說越氣,這特孃的說來說去到底有冇有儘頭?

起身就待尋找寶劍……這次是晉陽公主和長樂公主一起拉住他的胳膊。

李二陛下無法掙脫,隻能怒視房俊,若是目光可以殺人,此刻房俊早已千瘡百孔死無全屍……

房俊連忙道:“陛下明鑒,微臣自皇家水師建立之日,便已經派遣一支船隊向東橫穿大洋,探索新的陸地,算算時日,今年冬天最遲明年開春,必有訊息傳回,大海到底有冇有儘頭,若是有,那麼大海的儘頭到底有什麼,自然可以知曉。”

殿上三個人儘皆愣住。

誰也冇想到,房俊居然派遣了一支船隊橫穿大洋,去搜尋新的陸地……

長樂公主和晉陽公主儘皆好奇,想要知道答案,李二陛下則想著這船隊若是去的足夠遠,是不是更有可能發現海外仙山?

瀰漫的火氣終於有些消散……

房俊心頭一鬆,續道:“海外是否尚有陸地,尚在未知之數,然則陛下是否知道,在西域之西,順著絲綢之路橫跨雪山穿越沙漠之後,尚有一大片地勢平坦肥沃異常的土地?”

李二陛下蹙眉:“你是說西突厥?”

侯景之亂爆發的那一年(公元552年),阿史那土門率領部族擊敗鐵勒,自號“伊利可汗”,建立突厥汗國。隋文帝統一中原之後,因突厥汗國屢次攻入大隋腹地劫掠燒殺,隋文帝遂對突厥汗國采取分化離間兼以軍事進攻等政策。大隋開皇三年,隋分軍八路反攻突厥。

突厥汗國本是一個靠軍事力量在很短時間內建立起來的多民族國家,部落之間、民族之間經濟文化強弱參差不齊,矛盾在鐵腕政策下被壓抑下來,隨著對隋的軍事行動的失利及隋的分化離間政策成功,突厥汗國最終分裂成為東西兩部。

大唐貞觀四年,東突厥在李靖手中覆滅亡國。

西突厥則向西攻略,稱霸西域,並控製絲綢之路,極盛勢力範圍,東起敦煌,西儘裏海。雖然其後在唐朝的打擊之下元氣大傷,卻依舊盤踞在蔥嶺以西的肥沃之地,時刻威脅著絲綢之路的安全。

西突厥確實是大唐的仇敵,若想西域安穩、絲綢之路暢通,必須予以覆滅。

房俊卻遙遙頭:“大陸之遼闊,豈止西突厥盤踞之一隅?微臣掌控水師,時常與番邦商賈交流,得知裡海之西,尚有拜占庭帝國,前朝之文獻當中稱其為拂菻國,其地域之遼闊不遜於大唐,帶甲百萬世代征伐,其**民儘皆信奉東正教,認為人死之後可以上天堂,所以作戰之時悍不畏死。那片土地之上河流交錯土壤肥沃,波斯人、斯拉夫人、倫巴第人……無數種族世代交戰,即為了爭奪宗教之正統,亦為了爭奪生存之土地,各個驍勇善戰。除此之外,還有信奉真主的***所創立的阿拉伯帝國,即吾等口中的大食國……天下之大,豈止眼中所見之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