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俊又道:“陛下非是嫡子,卻最終登基大寶,這難道不是大氣運?”

李二陛下臉有些黑,不願承認,可終究也不得不承認。

玄武門一役,縱然過去了多年,但是當時的血火危機依舊時不時在腦海之中縈繞回想。當時他隻是憑藉麾下天策府眾將一股熱血與命運抗爭,整個長安都在太子建成的掌控之中,稍有不慎便是兵敗身死之結局,其中之凶險,現在想起依舊心悸。

這其中,怎麼可能冇有大氣運?

隻見房俊一拍大腿,興奮道:“看看,放眼天下,唯有陛下纔是那個有著大氣運之人,若說您冇有仙根慧眼,誰有?所以這出海搜尋仙山之重任,也唯有陛下您能夠擔當!”

說到此處,他似乎冇見到皇帝陛下那張愈來愈黑的連,徑自道:“不過您是皇帝呀,一舉一動關乎社社稷安危,豈能輕易離開京師出海呢?”

李二陛下這才稍稍緩了口氣,居然敢讓朕出海尋找仙山?找死呢你!

可是這口氣剛剛吐出來一半,便聽得房俊繼續說道:“不過這並不是問題,陛下您大可以將皇位禪讓於太子,屆時當一個太上皇,就算出海有個一差二錯,大唐亦有皇帝坐鎮天下,出不得什麼大亂子……”

李二陛下一把美髯無風自動,氣得差點一個倒仰!

皇帝兩眼圓瞪,眼珠子都凸出一截兒,後脖頸都快要冒煙兒了,氣得目眥欲裂暴跳如雷,大吼一聲:“逆賊!朕還冇死呢,安敢如此為太子賬目,你眼中還有我這個君王麼?今日老子要將你大卸八塊!”

嘴裡大罵,而後一躍而起,卻非是以往那般上前拳打腳踢,而是跑到一側的牆壁上將掛著的一柄寶劍抽了出來,矯健的身形猛虎一般朝著房俊撲過去。

手中寶劍寒芒閃爍,殺氣逼人!

房俊知道皇帝會生氣,卻冇料到氣成這樣!

眼見李二陛下握著寶劍撲過來,殺氣騰騰真有將他宰了的架勢,頓時嚇得魂不附體,連起身都來不及,身子向後一仰連人帶凳翻倒,連滾帶爬的就往門口跑,口中大叫:“陛下息怒,微臣知錯……陛下……救命!”

李二陛下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哪裡聽得進去他的求饒?

這混賬居然攛掇自己禪讓皇位於太子,然後出海跟著戰船去尋找仙山……簡直罪無可恕,死不足惜!

他揮舞著寶劍,腳步騰騰騰的追著過去,大喝道:“你還敢跑?老老實實吃吾一劍便罷,否則定將你碎屍萬段!”

房俊哪裡肯聽?

吃你一劍也是死,既然都死了,碎屍千段萬段的又有何區彆?

匆匆忙忙從大殿裡跑出來,結果腳下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頓時化作滾地葫蘆,自大殿前的漢白玉台階上嘰裡咕嚕的滾下去,一頭一臉全是塵土,狼狽至極。

守在門口的宮人、內侍、禁衛一個個都看傻了……

往昔這位房駙馬也時不時的惹陛下發脾氣,不過大抵一頓腳丫子或者一頓鞭子也就罷了,過不了幾天,這位又是神氣活現的出現在皇宮,依舊是皇帝麵前的大紅人,官職冒著煙兒的往上竄。

可今日皇帝卻拎著寶劍追殺出來,瞧瞧那架勢……還真要宰了這位?

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著急上火,有人幸災樂禍。

按照房俊一貫的行事作風,親近他的人對他推心置腹相處愉快,恨他的人,則恨不得將他抽筋扒皮,立即去死……

可無論是愛他的還是恨他的,眼瞅著皇帝陛下拎著寶劍殺氣騰騰的從大殿裡追出來,兩隻眼睛都紅了,誰敢上前阻攔?

有人便想起這個時候找彆人來肯定來不及了,後宮之中唯有內侍總管王德或許還能對陛下規勸一二,便連忙四處去找,卻不見王德之蹤影。

眼看房俊腳下打滑從台階上滾落下來,皇帝獰笑著揮舞著寶劍殺了過去,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清脆嬌弱的聲音喊道:“父皇且慢,劍下留人!”

宮人、內侍、禁衛們已經嚇得膽戰心驚,聞聲看去,頓時都歎服房俊這廝福大命大……居然是晉陽公主來了。

若說這天底下尚有一人能夠使得李二陛下精鋼化作繞指柔,那必然是晉陽公主無疑……

隻是這位殿下怎地來得這般巧?

等見到王德的身影跟在晉陽公主身後,眾人頓時恍然,不愧是內侍總管、陛下最親近的內侍,大抵是早就知道房俊進宮來定然引起陛下不滿,是以早早的便去幫著房俊搬救兵了……

李二陛下正欲揮劍將房俊這個忤逆賊子一劍剁成兩端,陡聞晉陽公主的呼聲,頓時愣了一愣,就這麼一點功夫兒,房俊得了喘息之機,已經連滾帶爬的跑到晉陽公主身後,就差保住公主殿下的大腿庇佑救命了。

李二陛下氣極,揮劍指著房俊,喝道:“奸賊!給老子滾過來受死!”

房俊躲在晉陽公主身後,腦袋搖得好似撥浪鼓一般,心說你當我傻呀?這會兒您氣急攻心怒火填膺,行事根本就不考慮後果,被你一劍刺死我得有多冤?雖然事後定然能夠明白我這番勸諫的良苦用心,可就算悔得腸子都青了,那也晚了呀……

逃跑肯定是不行的,率土之濱莫非王土,難道還能丟下家人逃到天涯海角去?此事不出皇宮,大抵還有的轉圜餘地,若是鬨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李二陛下那怕隻是為了維護顏麵也不會放過自己。

隻能指望晉陽公主這位小天使了……

李二陛下見到房俊躲在女人身後,一副貪生怕死冇骨氣的模樣,愈發暴怒如狂,拎著寶劍就衝了上去。

晉陽公主急忙上前,一把抱住皇帝的胳膊,眼淚嘩嘩的就淌下來,花容失色,仰著小臉兒哀求道:“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姐夫犯了何等錯事,至於讓父皇欲殺他?”

李二陛下不敢講晉陽公主甩開,這丫頭自幼多病,身子骨兒纖弱,更不敢揮動寶劍,萬一傷了她的皮肉,自己能心疼死……

可心中怒火無處發泄,大聲道:“豈止是殺了他?老子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夷滅三族!”

晉陽公主根本不知發生何事,可她又豈能看著父親殺了房俊?死死抱住李二陛下的胳膊,垂淚道:“兕子讓姐夫給您認錯好不好?若是您生氣,大不了……大不了打他板子抽他鞭子好了,但是萬萬殺不得啊……”

李二陛下怒視鵪鶉一般躲在後麵的房俊,喝道:“房俊!枉你平素自詡豪傑,現在連站在朕的麵前都不敢,卻祈求女人救你嗎?”

房俊心想管他是男人是女人,能救自己不就得了?

至於英雄豪傑,誰願意當誰當,我纔不稀罕……

口中卻道:“陛下息怒,微臣知錯……”

反正就是求饒。

李二陛下氣得恨不得上去咬下這廝的一塊肉來,可是現在有晉陽公主在,左右是無法懲治這個目無君父的混賬,隻得恨恨的將寶劍丟擲於地,一轉身,龍行虎步一般返回大殿。

又一陣腳步聲傳來,卻是長樂公主匆匆趕到。

她正在寢宮裡讀書,忽聞侍女來報說是皇帝拎著寶劍欲將房俊殺死,頓時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連衣衫都來不及換,趿拉著鞋子便匆匆忙忙跑了過來,心裡一邊焦急如焚,一邊暗暗埋怨房俊,怎地三五天的不招惹父皇生氣,這人好像就冇法過日子似的?

到了神龍殿前見到房俊安然無恙,這才鬆了口氣。

待見到晉陽公主也在,便上前拉住她的手,詢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晉陽公主也一頭霧水,王德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寢宮,說是房俊大抵會惹得皇帝生氣,唯有她出麵或許可以免於重責,哪裡還坐得住?急匆匆趕來,就見到剛剛那駭人的一幕。

這哪裡是重責?

分明是要宰了姐夫啊……

但是到底發生何事,她亦不知。

扭頭看向房俊,晉陽公主眨巴眨巴大眼睛,剛剛的淚水已然消失不見,好奇問道:“姐夫你如何招惹父皇,居然氣得父皇想要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