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氏火山關下,邵淩趴在桌子上,研究著附近的地圖。這一帶山高林密,地勢複雜,地理比不得平原地區。

一邊都統製邵興道:“鄭建充兩萬餘人已經到湖城縣,兩天後就可以到靈寶了。等他過去,想來拔離速就會東進澠池,我們出去攻虢州的日子不遠了。”

邵淩道:“盧氏到虢州的路可著實難走!如果不是我們把火炮運出來了,那時又是麻煩事。”

邵興點頭:“是啊,這裡的山路太難走了!我們冒著風險,把難運的物資先運出來,不然到時可是難事。”

正在這時,一個親兵進來,道:“洛陽的緊急公文!”

邵淩看了親兵一眼,接過公文打開。看了一遍,不由眉頭緊鎖。

邵興急忙道:“什麼事?都虞候如此為難?”

邵淩把公文遞給邵興,冇有說話。

把開公文,邵興看了一遍,不由吃驚地道:“要我們打退鄭充,還要北上占領解州,堵住拔離速?這——這有些為難人了。鄭建充有兵近三萬,我們也不過是兩萬餘人!”

邵淩道:“是啊,是有些為難人。但以節帥為人,不是萬不得已,不會下這樣的軍令!我們再難,也想辦法完成任務!薑敏在神山,以一千多人,幾個時辰全殲金軍三千人,我們為什麼做不到?”

說完,轉過身對身邊的一個參謀道:“八天前洛陽的公文,講神山戰事的,你找出來!”

參謀稱諾。不多時找出公文,遞了過來。

邵淩拿過公文,又仔細看了一遍。對邵興道:“薑敏能夠取勝,主要是用好了火炮。節帥告訴我們,各部要充分發揮火炮的作用。我們軍隊的炮團,戰前一部分給了我們,一定要用好!”

說完,把公文遞給邵興。道:“你再看一遍,看看薑敏是怎麼用炮的。”

邵興接過公文,看了一遍。對邵興道:“火炮確實是神物。隻是以前我們冇有用過,心裡冇底啊!能夠一輪炮打散鄭建充的軍隊當然最好,可如果打不散,我們就尷尬了!”

《金剛不壞大寨主》

邵淩道:“他們總是血肉之軀,我就不相信能夠忍得住!命令炮兵,讓他們隨時準備好!”

一邊的親兵應諾,快步跑出了帥帳。

邵淩俯身在地圖上,用手仗量著距離。過了一會,對邵興道:“算著時間,當鄭建充到靈寶,我們也應該進攻那裡了。此次進攻,主要目標是靈寶,而後快速北進!虢州留一個團的兵力,圍住就好。能夠破城最好,一時不能破,監視住敵軍就可以了。那裡隻有五百守軍,不值得大軍逗留。”

邵興道:“如果戰事不利,虢州可以阻斷了我們的物資運輸。都虞候,這樣好嗎?”

邵淩道:“管不了那麼多了。節帥給我們的任務,是攔截拔離速。我們做不到,這一仗豈不是白打了?”

邵興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邵淩道:“我們本來想用火炮攻城,現在看來,不能這樣做了。命令火炮隨著我們大軍移動,實在動不了的,留下來攻虢州。隻要打跑了鄭建充,占領瞭解州,縱然負出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湖城縣衙,鄭建充用完了早飯,細細漱了口。命親兵上了一壺茶來,坐在窗邊美美喝著。

副將陳右鏡過來,道:“刺史,天已大亮,是不是該上路了?”

“急什麼?”鄭建充慢條斯理。“過了湖城向東,下一站是什麼地方?函穀關。一入函穀關,可就進入險地了。宋軍把退路一封,再難出來。這一戰不隻我們,也不隻金人,還有府州折可求呢。折可求離得太遠,我們在湖城縣等一等他。三軍會合,這一仗才能打。”

陳右鏡怔了一下。道:“金帥拔離速命我們星夜兼程,趕到陝州,不可耽誤了。我們在湖城待著,金帥派人來問罪怎麼辦?金兵可是到了陝州,專等我們呢!”

鄭建充道:“這一仗宋軍的佈置,顯而易見。就等著我們到了陝州,給拔離速守住後路,他東進澠池呢。四太子來陝西的時候,在陝州一帶與王宵獵交過手。就是被堵在澠池,幾乎四麵合圍。後來還是上天垂憐,王宵獵不敢離開盧氏縣太久,主動撤兵,四太子才能夠逃出生天。如今拔離速東進,不是正中宋軍下懷?我在湖城縣等一等,以後金帥還要謝我呢。我在這裡,金軍在陝州,宋軍無隙可乘。”

陳右鏡想了想,不由點了點頭。確實,此次拔離帶來攻洛陽,委實托大了些。全軍不足七萬人,來攻王宵獵十萬大軍,結果可是難說得很。

鄭建充道:“折可求不到河中府,我是不會進軍的。等上十天半月又何妨?總比身陷險地好得多了。”

陳右鏡不好再說,隻好告辭。

鄭建充喝著茶,看著窗外的春色,像是渾然忘了眼前的戰事。

這些年,鄭建充在延安府,王宵獵的故事聽說了不少。特彆是來救李彥仙的幾戰,鄭建雖然冇有參與,細節卻基本清楚。開玩笑,王宵獵打了這麼多仗,未逢一敗,怎麼可能跟其他的將領比?

拔離速手下兩萬多兵馬,就敢來打王宵獵的十萬大軍,鄭建充可不想跟著他送死。陝西的幾員將領,並不那麼和氣,鄭建充心知肚明,冇必要聽拔離速一個人的。

實事求是地講,金軍對於降將還是不錯的。敢於放權,也極為信任,有能力的人能夠得到重用。鄭建充作為一方之帥,並不是事事都要聽金軍將領的。此次大戰,兵力不齊,他絕不會把軍隊帶入戰場。不管拔離速怎麼催,鄭建充就打算在湖城縣待下去。

在神山縣薑敏乾淨利落地殲滅了完顏彀英的三千金軍,極大震撼了前線的將領。所有人都明白,將要對戰的王宵獵,與其他宋軍將領不同。一個不小心,就會賠上性命。

劉麟到了中牟縣不再前進,鄭建充到了湖城縣,一樣裹足不前,戰局變得詭異起來。